普及高等教育是消除错误信息的关键

蒂姆·布莱克曼(Tim Blackman)说,高水平的公众信息素养将使谎言的传播和影响最小化

十一月 25, 2020
binary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一个小组最近开发了一款名为Go Viral! 的游戏。基于预防接种理论,它教玩家如何通过社交媒体传播错误信息,但其真正的目的是教育他们认识到错误信息的危险性。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但是,在大学需要如何让社会预防数字时代最糟糕的阴暗面这一点,它只是蜻蜓点水而已。

新冠大流行以一年前无法想象的速度和深度将我们浸入数字世界,与此同时,谎言传播之轻而易举更加令人不安。对于那些主要负责帮助理解气候变化等复杂现象的信息机构来说尤其如此,尽管这些现象常常存在许多不确定性,而且其未知程度也不清楚。

在数字世界中,教育最重要的作用是亚历克斯·比尔德(Alex Beard)在其2018年出版的精彩作品《天生的学习者》(Natural Born students)中所说的“不被欺骗的能力”。教育不仅要教会学习者创造或发现信息,还要教会他们发现什么是真实的,能够摆脱不确定性和无知信息的真实性声明的束缚。

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是识别和解决机器偏差。企业已经在招聘中使用人工智能,但算法做出的判断是基于一个非常狭窄的社会阶层的世界观,这个社会阶层由少数几所高度挑剔的大学的毕业生组成。

事实上,弗林·科尔曼(Flynn Coleman)在其2019年出版的《人类算法:人工智能如何重新定义我们是谁》(A Human Algorithm: How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Redefining Who We Are)一书中指出,有偏见和不道德的信息对公平和客观决策造成的威胁,与错误信息一样大。她认为,现在需要的是让公众对人工智能(AI)有更多的了解,并允许公众发出更多的声音。

高等教育就是这样一个平台,还可以帮助提高对AI的认知能力。但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向更多样化的学生开放大学。由于大学也处于数字化技术的前沿,包容性和多样性就显得尤为重要。

换句话说,为了让高等教育能够给予人们抵抗错误信息的能力,我们需要普及高等教育,以便每个人的大脑都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开发,获得必要的公共信息素养,从而将错误信息的传播和影响降到最低。尤其当民粹主义政客借由不能接受高等教育的群体的支持,利用其无知而获取权力时,这一点尤为重要。

对天生的学习者来说,普及高等教育应该不难实现。研究表明,成功的学习——获得信息——会在我们的大脑中触发一定剂量的奖励多巴胺,就像食物和性一样。所以,说“不是每个人都能从大学获益”是错误的。当然,有些人会花更长的时间来掌握一个主题,少数人可能永远不需要这样做,但这种差异可以通过专业的课程设计、优秀的教学和大量的反馈大大缩小。此外,认知的多样性创造了丰富的社会学习环境。

然而,许多国家的高等教育体系更多地关注人的选拔,而不是培养每个人的能力,这造成了一种社会分化,对那些被排除在高等教育之外的人造成了严重影响。我们需要从根本上重新思考。数字时代所需要的不是挑选出谁是最好的,而是询问可以给彼此提供什么,以及如何才能最好地合作。

从根本上说,未来的高等教育需要关注三件事。首先,学会思考。机器逐渐蚕食需要人类思考的任务,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的同事、开放大学的知识媒体研究所所长约翰•多明格(John Domingue)预测, AI的私人学习教练能够帮助我们学会机器所不能思考的方式——我们可能50年内就可以通过大脑直接沟通。

大学也需要关注如何去做。毕竟,学就是做,不管是做一个实验,做一个物体,做一个论证,还是协商一个协议。我的同事莫妮卡·格雷迪(Monica Grady)是一位杰出的太空科学家,她告诉我,我们很快就会有虚拟现实的方法,使触觉、味觉和嗅觉在学习中变得像视觉和听觉一样重要。

第三,学生需要学会关心。我们必须在学习中建立起同情心和价值观,不仅因为这是一件好事,也因为学习是一件最好一起完成的事情,就像比尔德说的那样“倍增彼此的能力”。

风险在于数字化会扼杀公立大学。数字创新的速度正在破坏一种一劳永逸地学习内容的教育模式。很明显,在数字世界里的学习必须是终身的,更多的是基于短期课程和微型证书的学习,甚至是跨机构的学习。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可以将这些融入学习成果或职业标准。

目前,提供需求量很大的短期数字课程的商业平台肯定会发挥作用。但它们不可能成为数字世界的公共卫生系统。只有公立大学才能发挥这一作用,因为他们的教学质量有保证,有严格的、得到适当资助的研究作为支持,并由专注的、独立思考的专业人员承担。必须普及公立大学教育,让每个人都能受益一生。

蒂姆·布莱克曼(Tim Blackman)系开放大学(Open University)校长。

本文由陈露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o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ader's comments (2)

Forcing academic training onto dumb people will not make them or society better off. It will lead to a dumbing down of course contents until it is actually more like FE to accommodate everyone's abilities. It will then be more like selling it under the wrong label. At the same time, it won't curb conspiracy theories because you can educate people only so much when they don't actually want to learn this stuff and aren't receptive to the message.
Many of the lessons of critical thinking that combat misinformation, the teasing out of narratives etc. are done well in active dialogue with students, and students with each other. At a time of increasing AI, we should be pivoting towards smaller teaching, using human interaction more, brain on brain! The exciting, unexpected and challenging directions that conversation between a student and a guide are full of learning opportunities for dealing with complexity, and confronting weak arguments. The trend towards more students and fewer staff is pulling in the opposite direction. Universal HE has attractions, but we aren't yet reaching a good enough level of personal interaction with current student numbers to give them resistence against those social media conspiracy rabbit ho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