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学的全球卓越地位岌岌可危

路易丝•理查德森(Louise Richardson)称,英国脱欧、国内资助受到威胁和公信力下降可能共同破坏大学这一重要的国家资产

九月 12, 2019
white cliffs
Source: Alamy

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最新榜单刚刚发布,看到如此多的英国大学榜上有名,令人非常欣慰。 

很难想象英国生活的另一个方面,从商学到艺术,再到体育,英国具有如此多的大学在全范围内保持高水平的竞争力。这展示了英国学术界的水平、国际伙伴关系的强大以及公共资金的雄厚实力。

我们英国人面临的真正挑战是,面对“脱欧”、资金链断裂的威胁以及公众对大学教育非凡力量的评价下降,如何保持这一地位。这些威胁对英国大学的影响已经在今年的世界大学排名中有所体现,英国排名世界前200位的大学中,大多数排名比去年下降。 

“如何成为一所伟大的大学,并没有什么秘诀可言。那就是:大学必须吸引最好的学者和学生,并创造一个最有利于他们开展工作的环境。在这个工作环境中,人们的生活受到重视、好奇心驱动的研究得到开展、人们颂扬创造力、重视教学、坚决捍卫学术自主权。 

伟大的大学不会像中世纪那样与周围的世界隔绝。相反,他们与世界接触并从中学习;他们捍卫国家文化,推动经济发展,充当社会流动的引擎,解决社会问题,不断拓展知识前沿阵地。 

我们需要确保,无论英国脱欧的后果如何,英国都能够吸引世界各地最好的学者和学生。这需要英国放宽签证制度,并热烈欢迎他们及其家人。 

我们还需要确保,无论英国脱欧的后果如何,我们都能够与世界各地的合作者网络建立国际伙伴关系。上周,我在泰国参观了玛希多牛津热带医学研究中心(The Mahidol Oxford Tropical Medicine Research Unit),来自牛津大学的学者和当地学者正在那里开发有效方法,以诊断和治疗疟疾和被忽视的热带疾病。我们的热带医学实验室总共雇佣了来自亚洲和非洲的2000名员工。这些伙伴关系对全球健康至关重要,但它们只能补充而不能取代牛津大学在整个欧盟所建立的密集的研究伙伴网络。  

这就是我们必须确保在英国脱欧后继续参与欧洲研究的原因所在。欧洲的研究资助对英国大学的成功至关重要。由于我们学术人员的素质出众,英国是获得欧洲竞争性资助最多的国家,占欧洲研究委员会全部资助的21%。如果失去了欧洲研究委员会的资格,任何国家的替代计划,无论从地位、远见还是漫长的时间跨度而言,都不可能与欧盟几十年来精心制定的这一多边体系相媲美。

然而,英国大学的持续成功也需要可靠的国家资助。《奥格尔报告》提议将国内大学学费削减至7500英镑,只是希望财政部能补贴差额。工党提议在执政的头100天内完全取消学费,而不知道维持现有资源所需的122亿英镑的成本将从何而来。我们的养老金和工资不断攀升,还需对监管要求做出回应。随着成本的增加,如果我们的资助减少,我们根本就无法维持现状。 

在适应不断变化的世界和寻找新的资金来源方面,英国大学表现出了极强的独创性。与其他大学类似,牛津大学近年来在知识产权商业化运作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我们通过发行价值7.5亿英镑的100年期债券,以及与英国法通保险公司建立40亿英镑的合资企业,充分利用了市场对我国教育体系的信心。我们还在努力灌输我们的美国竞争对手所享有的那种教育慈善文化,牛津大学最近收到一笔1.5亿英镑的捐赠,用于在校园里创建一所新的人文中心,就是这种文化的最好体现。 

如果要保持英国大学的成功地位,我们必须让公众相信,我们所做的事情具有持久价值。高等教育的价值受到质疑,大学学位的价值单纯地用毕业生的工资来衡量。大学教育的经济效益很容易量化,但我们不能将它的价值局限于此。我们必须更有效地为大学和我们对国家的财富、健康和组织结构所做出的无数贡献辩护。

在今年的世界大学排名中,欧洲排名前10的大学中有7所来自英国,世界排名前10位的大学中有3所来自英国。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如果要在未来充满挑战的时期保持下去,英国的大学、学校、政治家和公民都必须齐心协力保护大学这一重要的国家资产。

路易丝•理查德森是牛津大学的校长。

相关文章

相关大学

Reader's comments (1)

Well said Louise. And £150million for the humanities is a good result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

玛丽·彼尔德(Mary Beard)最近承认自己是每周工作100小时“狂人”的推文引发热议。但学者们如此拼命工作合理吗?谁有权决定?这些学术狂人应当对此保持沉默吗?让我们听听这些学者怎么说

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