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式”研究指南

罗伯特·德弗里斯(Robert de Vries)和约翰·杰里姆(John Jerrim)说,只有失败者关注优秀的科学,因此“最好”去造假,改变方向并依托裙带关系

一月 20, 2021
Donald Trump holding a beaker (montage)
Source: Getty/iStock montage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是个受困于无法克服通往成功的障碍之人——他的大脑里似乎住着一群愤怒的黄鼠狼,别无他物。然而,他刚刚在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治办公室度过了4年。如果他的惊人成就教会了我们什么,那就是要把成功视为重中之重。道德、责任、对真理的承诺,这些都是您可以并且如果想取得成功就应该忽略的想法。

学术界和政治界都是如此。因此,对于准备迎接“特朗普式”成功道路的读者,我们提供了这些基于证据的技巧。

1. 迎合客户
招聘和晋升小组没有时间阅读您的出版物并评估其科学价值。但是,他们会关注您发表的地方,特别是您是否在该领域的顶级期刊中发表过文章。因此,您晋升的最佳策略不一定是进行最严格的研究,而是专注于撰写顶级期刊喜欢的论文。因此,您应该……

2. 造假

支持您假设的结果更有可能被发表。导致这种“出版偏见”的某些原因是科学家未能提交负面或混合结果用以发表。但是,也有证据表明,审稿人更喜欢正面的发现,尤其是在最负盛名的期刊上。正面的发现也更多地被引用。因此,如果您追求“经典引用”,请确保结果指向正确的方向。

最简单的方法可能是利用您的“研究者自由度”。在处理数据时,几乎总是可以使用许多合法方法,例如在选择的度量、变量的编码方式以及统计分析的选择上。这些通常会产生稍微不同的结果。为什么不选择产生最清晰、最有把握的发现的方法呢?毕竟,评论者或读者几乎无法知道您已完成此操作;您的职业生涯将会感谢您。

3. 控制信息

如果您确实坚持要报告混合的结果(无论是基于对科学伦理的某些‘错误承诺’或因为期刊迫使您预先注册分析结果),这并不意味着失去一切。即使您的结果部分严格地报告了您的所有发现,但如果您忽略那些不愿面对的负面结果,您的标题、摘要和结论也需要更好地“推销”您的论文。

确保这一系列的操作也被传递到任何新闻稿件中。媒体报道将提高论文的知名度并增加引文数量,但主流媒体甚至比学术期刊更喜欢清晰、正面的结果。

4. 筹款,筹款,再筹款

排在发表之后,对您的职业而言,下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研究经费。但是拨款很难获得。您的申请提案将被彻底审核,并且必须超过许多其他申请人的提案。因此,您自然要花费大量时间来确保您的申请具有最高的科学质量。

但是,大部分时间可能会被浪费掉。在同类研究中规模最大的一项研究中,我们分析了向英国最大的社会科学研究提供者提交的4000多种资助申请的评分。我们发现,不同审阅者为同一申请提供的质量评分几乎没有相关性。因此,您成功的机会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谁碰巧审查了您的建议:这就是开奖的运气。其他国家的研究也有类似的发现

结果是,超出基线质量水平之上,提交经费申请等同于开彩票。而且,就像在任何彩票中一样,您参与的次数越多,中奖的机会就越大。

5. 对裙带关系的信任

由于这常常是一件令人费力的工作,因此资助方会发现很难招募人员来审查研究经费提案。因此,许多资助方都允许申请人推荐审阅者。

这些“提名审稿人”本应完全根据其科学成就、以公正的方式评估该申请。但是,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发现他们给出最高评分的可能性比独立审阅者高3倍半。

由于经费申请本身就是抽奖活动,因此提高成功机会唯一的最佳方法不是从科研角度完善您的申请书,而是要确保您提名一位富有同情心的审稿人(有证据表明,同样的技巧也可以用于发表论文)。利益冲突规则可能会阻止您提名一位亲密的同事或一位家庭成员,但是仍然有很多选择——也许是在会议上一同喝酒的好友或是几年前的合著者。我们确定您总能想出一名评阅者。

如果他们能帮到您,您可能也无法向他们提供特朗普式的赦免,但请不要担心:隐性的交换条件也许就绰绰有余了。

罗伯特·德弗里斯(Robert de Vries)系肯特大学(University of Kent)定量社会学的高级讲师。约翰·杰里姆(John Jerrim)系伦敦大学学院(UCL)教育学院的教育学教授。

本文由张万琪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

相关文章

Reader's comments (1)

Times were when the professoriat sought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world and why people behaved they way they do and voted the way they do. Then to construct a useful and balanced argument to make people think. Now it seems that has been largely replaced by 'two minutes hate' and pathetic sneering at those with whom they disag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