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高校面临新一轮裁员潮

随着新一轮新冠防疫限制在澳大利亚铺开,数百工作岗位面临风险

七月 18, 2021
Geelong, Victoria - December 11 2018 The ‘As Good As New’ secondhand dealer on Ryrie Street. The store has a ‘closing down’ sign on the front.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随着新一轮新冠疫情在澳大利亚多地暴发,澳大利亚高校的教职工正面临新一轮的工作岗位和课程裁减。

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目前正就重组和“课程合理化”向员工征求咨询意见。这将取代约 230现有员工并减少约290个空缺职位。虽然该校也设想增加约300个新职位,但该计划将减少相当于200个全职职位的总体人力水平。

在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一个重组计划会将5所学院合并为3所并放弃一些“表现不佳”的课程,作为这个计划的一部分,最多130名相当于全职的专业员工和数量不确定的教员岗位或将被裁减。

西澳大利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提议削减社会科学学院的16个学术职位,并取消另外7个职位的研究权。这是一项价值4000万澳元的全机构降低成本计划的初始部分,其学术工会估计这项计划将使300至400人失业。

该校的人类学和社会学课程将与城市和区域规划硕士学位课程一起被完全淘汰,而国际关系、亚洲研究和其他领域的课程将被削减。

塔斯马尼亚大学 (University of Tasmania) 也提议从其澳大利亚海事学院裁掉最多5名高级学者,而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在6月通知34名学者裁员消息。

鉴于肆掠的新冠病毒迫使大约40%的澳大利亚民众呆在家中,裁员提议重新出现在各大高校。维多利亚州已进入第5轮封锁,悉尼民众至少要到7月底才能结束居家隔离,而其他地方也实施了临时限制措施,这清楚地提醒我们新冠危机还远未结束。

澳各高校表示,当下必须削减人力成本,以避免财物灾难。拉筹伯大学预计今年的收入将比2019年减少1.65亿澳元,这主要是由于国际招生人数减少。阿德莱德大学预计明年的资金缺口为2200万澳元,而2023年增至4700万澳元。西澳大利亚大学则表示,其财政“问题”早在疫情大流行前就已存在。

工会代表猛烈抨击了这些“被误导的”裁员提议,认为这是对员工去年为维持课程交付而进行“奉献和巨大牺牲”的不良回报,而他们的数千名同事却被拒之门外。

员工尤其质疑阿德莱德大学和西澳大利亚大学等是否需要裁员,因为这些机构去年分别录得4100万澳元和5500万澳元的盈余。大学领导层则表示,这些盈余数字包括了一次性的捐赠和研究资助,掩盖了潜在的财务弱点。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政策专家安德鲁·诺顿(Andrew Norton)表示,虽然校长们被指责过早进行裁员,但他们别无选择。缺乏新的国际招生而带来的“管道效应”意味着未来几年将出现最严重的损失。他说:“即使在第一年情况还可以,但减少人力以匹配长期收入是合理的。”

诺顿教授表示,准就业毕业生改革也消除了交叉补贴的机会,因此大学无法再支持低入学率的学科。“让你在某些课程上盈利和其他课程上亏损的旧的‘秋千和环形路系统’已被打破了,”他说:“现在每门课程都必须按自己的方式付出代价。”

拉筹伯大学、西澳大利亚和塔斯马尼亚大学在去年签署《就业保护框架》的少数机构之列,该框架是与工会达成的旨在尽量减少失业的协议。该协议于6月30日已到期。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请先注册再继续

为何要注册?

  •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十分便捷
  • 注册成功后,您每月可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订阅我们的邮件
Register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