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学排名3.0: 我们如何衡量跨学科研究?

在这个系列博客的开篇中,邓肯·罗斯(Duncan Ross)概述了下一代世界大学排名方法将如何评价研究

一月 23, 2020
skydiving team collaboration cross-discipline
Source: iStock

欢迎来到我们全新的排名博客,每个月我将在此讨论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的各个方面,以及它在未来几年会如何变化。

正像我之前所宣布的,为了在2021年下半年发布升级版本的排名,我们将于今年9月在多伦多大学举行的世界学术峰会上推出一种名为世界大学排名3.0的新方法。本博客将探讨我们正考虑在下一迭代排名中纳入的一些新指标。

本月我将专注在研究环境这个支柱领域,目前涵盖三个不同方面:

  • 声誉
  • 收入
  • 生产力

声誉由我们对在职学者的年度调查而收集,每年通过地理分层采集覆盖全球超过1万名研究人员的回复。

收入调查评估大学吸引研究资金的能力。该指标按研究人员数量进行标准化,并采用购买力平价(PPP)来加以平衡。

生产力的界定是基于大学学者人数标准化的学术出版数量(包括论文、会议文献、书籍、章节和评论)。我们还按学科对这个衡量方式进行标准化,注意确保我们考虑到那些没有申报学者大学的学科论文。

所有这些都是与研究有关的实用标准,当与评价研究的质量(引文影响)相结合,会是评价大学的有利组成部分。

但是,我们也许还要考虑另一个因素。

被反复引用为卓越研究特点的一种方法是跨学科项目。在本博客中,我将其定义为涉及多个学科研究人员的工作。它也可以被称为跨学科或多学科研究。

当然,这一项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被上述指标衡量过了。然而,世界大学排名中使用的文献计量建立在分层科目分类的基础上,究其根源来自于西欧对学科关系的看法。虽然身在21世纪的我们可能不再将学科简单归属于哲学或自然哲学,但这仍然塑造了我们的议程。

此外,几乎所有文献计量提供方都从关注自然科学开始,而且我们通常认为这些学科在内容和学科划分的粒度等方面都取得了更长足的发展。在世界大学排名中,我们使用Elsevier的“全科学期刊分类”(AJSC)编码系统,但这不是唯一存在的系统。大多数国家都有自己的编码学科体系:美国的指令程序分类(CIP)编码;澳大拉西亚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标准工业分类(ANZIC)和英国很快将用以取代联合学术编码系统的高等教育分类科目(HECoS)。

那么,是否有改进空间对跨学科研究进行更正式的衡量呢?如果我们要推进这项工作,可能需要考虑什么?我们能否预见任何意想不到的后果?

一个关键的考虑因素是我们如何定义交叉或多学科的工作。正如我前面提到的,现行等级制度中的学科精细程度远非平等,这导致某些学术领域的跨学科程度明显高于另一些领域。

这就给我们带来了一个相关挑战:并非所有的跨学科研究都同样不寻常(尽管我们可能会问,不寻常的是否必然就是“好”的)。

我的同事比利·王(Billy Wong)提供了一个有用的指标——分析大学的各项表现(在本例中指传统的文献计量、领域权重引用影响力)如何与不同学科联系起来(具有高度正相关性以表明该机构在两个领域均表现良好)。毫不意外地,我们看到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密切相关,或者是农业科学与美术呈负相关。

表格: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中按学科分类的大学引文表现相关性

来源: 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


我们如何解释呢?我们可以忽视相近性,用类似上图的矩阵来考量不相关学科间的协作而不是类似领域的合作。但这合理吗?

或者,我们可以衡量大学在跨学科议题上的表现,如气候变化或性别平等。我们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纳入泰晤士高等教育大学影响力排名的初衷正是如此;例如,我们针对SDG 13气候行动的排名,着眼于从大气科学到生态学和社会科学等广泛学科的大学研究。但是,应该选择哪些主题?这个决定本身可能就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

您对于如何改进我们的世界大学排名有何想法? 请将建议或问题发送至 profileranking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邓肯·罗斯是泰晤士高等教育的首席数据官。 

相关文章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

玛丽·彼尔德(Mary Beard)最近承认自己是每周工作100小时“狂人”的推文引发热议。但学者们如此拼命工作合理吗?谁有权决定?这些学术狂人应当对此保持沉默吗?让我们听听这些学者怎么说

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