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教学可以并应当取代单独的讲师

我们在学术界的所有努力中,合作实质上都是很重要的——那么为什么在教室中是一个例外呢?Kwong Nui Sim 和迈克尔·考林(Michael Cowling)问道

二月 15, 2021
Older university lecturer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为什么我们如此经常地独自讲课呢?闭上你的眼睛,想象教室里的一位教授。最有可能的是,你想像的是一位年长的男性(或者可能是女性)在黑板前或讲台后,在演讲厅前独自对着满场学生做手势。他/她的角色是课程协调员,即使他们有教学助手/导师团队,他们也通常独自负责课程的内容和交付。

然而,在我们学术界的所有其他工作中,合作都是很重要的。在研究和服务方面,政府机构为建立卓有成效的合作伙伴关系而颁发奖项;行业界建立了工作小组;而拥有全国与跨国合作的履历对于职业发展至关重要。那么,为什么在教室中合作成为例外?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做些什么吗?


THE Campus resource: How to support staff to design quality online courses


2020年的教训是我们应该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

冠状病毒大流行冲击了许多行业,尤其​​是高等教育。在这些行业中,社会距离和物理空间的封闭驱动了基于虚拟教学、学习和协作的新技术增强学习(TEL)计划的采用。我们所习惯的演讲厅和黑板擦被Zoom会议和聊天窗口所取代,这带来了好处也带来了局限性。最近的证据表明,在21世纪的第3个10年中,这将成为“新的”甚至是“连续的”常态,大学会更倾向于这种模式。

考虑到新冠病毒已经震动了高等教育,为什么不接受这种推动变革的动力呢?展望未来,我们应该让TEL推动我们重新定位教师在高等教育中的角色,重新设定和重新思考教学是否是一项单独的职责——我们不仅在谈论为资源池做贡献,而且实际上是与具体的课程协作。

具体而言,TEL可以鼓励在教学空间(例如共享问题库)中更强的协作精神、在该空间中可以分担工作量(如在线教学和学习),从而为学生提供更好的教学体验。如果教师之间有更强的协作精神(也许可以分享视频讲座),那么向线上转变所带来的困难就不会更多地落在一个人的肩膀上。

讨论这个问题的最佳时机就是现在,因为世界各地的大学都在漫长的旅程中安顿下来,其中包括全球大流行病的不确定性,并且很可能包括计划其他潜在的干扰因素。


THE Campus: Building peer support networks to help staff navigate digital teaching


但我的教室属于我!

那么,如果有些教授似乎不可避免地抵触呢?他们觉得自己不再“拥有”自己的教室?讽刺的是,“教学协作” 确实存在,但是很少有学者像他们在研究领域那样激活这种方法。尽管学者们对研究合作非常满意,但他们在教学领域的合作似乎并不那么直观。

我们认为,学者们应该拥护和利用“一支多人同心的团队”,为学生的学习提供更多的资源和机会。毕竟,如果学者们同意研究合作产生更多更好的结果,那么教学合作会不会一样?到目前为止,教师们倾向于将注意力集中在很大程度上同步的授课方法上,而忽略了“才华赢得比赛,但合作赢得冠军”这一事实。

接种新冠疫苗也能抵抗教学的孤独性吗?

最重要的是,在后新冠世界中,教师的角色正在演变。迄今为止,在线和/或远程教育是针对任何物理空间中断情况提供的唯一解决方案。数字公民正在杀死“台上的圣人”。但是,即使我们回到校园的传统环境,问题仍然存在:为什么我们要独自教书?

缺乏真正令人满意的答案会告诉我们一切。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停止专注于孤独的讲台了,尤其是在整个世界都处于挑战性、非常规的旅程中。

Kwong Nui Sim系奥克兰理工大学(Auck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AUT学习转型实验室的一位资深讲师、学习与教学咨询师。迈克尔·考林(Michael Cowling)系澳大利亚中央昆士兰大学(CQUniversity)的信息与传播技术助理教授。

本文由张万琪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