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为新冠疫苗颁诺奖还为时过早吗?

mRNA技术的先驱者、牛津疫苗科学家和比尔·盖茨为科学界最高奖项的潜在竞争者

二月 10, 2021
Melinda Gates and Bill Gates on stage during the Robin Hood Foundation’s 2018 benefit in New York City.
Source: Getty
Melinda and Bill Gates in 2018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在疫情肆虐之时,考虑为新冠药物争取科研奖励似乎为时过早。但是科学家们如此迅速地研发出有效疫苗的惊人成功提出了这样一种前景,即诺贝尔奖最早可能在10月就能表彰新冠病毒的征服者。

正如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所预期的那样,如果诺贝尔奖的确试图奖励“在上一年度曾给人类带来最大利益的那些人”,那么其基金会的考虑范围很难超越新冠,尤其是如果任何相关突破约在2021年下半年让人们恢复正常生活。

“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病毒是否能从疫苗逃脱。”罗莎琳德·富兰克林研究所(Rosalind Franklin Institute)所长、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结构生物学教授詹姆斯·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说: “我们还不知道免疫力能持续多长时间。”

奈史密斯教授说,在知晓疫苗的长期影响前,他会谨慎地给予奖励,但他表示疫苗应该能按照预期奏效。

他说,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他在牛津大学的同事萨拉·吉尔伯特(下图)、阿德里安·希尔和安德鲁·波拉德是合理的竞争者,因为阿斯利康现在正生产的可负担疫苗可能会产生深远影响。

Dr Sarah Gilbert

然而,从“新颖性”的角度来看,他指出卡塔琳·卡里科(Katalin Karikó)是值得的赢家。这位匈牙利裔生物化学家在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与长期合作者德鲁·魏斯曼(Drew Weissman)对mRNA技术进行了数十年的研究,为辉瑞-BioNTech和Moderna研发的两种mRNA疫苗奠定了基础。

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微生物和免疫学助理教授贾斯丁·里奇那(Justin Richner)解释说:“卡里科和魏斯曼无疑是该领域的先驱者——他们的基础研究和优化为整个领域奠定了基础。”里奇那教授自己正研究基于RNA的登革热疫苗。他说,科学家们也在探索如何将mRNA疫苗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和癌症以及新出现的新冠病毒变种。

里奇那博士说:“尽管新冠疫苗的迅速研发表明了这些技术进步的重要性,但不仅是疫苗,mRNA技术的整个领域都应被视为医学的一种变革性方法。”他认为制药行业中的mRNA调查员也值得认可。他说,一位候选人是安迪·盖尔(Andy Geall),他在诺瓦迪斯美国研究中心(Novartis’ US research centre)的疫苗团队在2012年曾使用RNA技术为大鼠接种呼吸道病毒疫苗。

但是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的高级引文分析师大卫·彭德尔伯里(David Pendlebury)认为与新冠相关的诺贝尔奖不太可能在今年出现,理由是委员会“强烈的保守主义(通常)导致一些研究至少需要等待二十年或更长时间才能被认可”。彭德尔伯里自2002年以来就一直利用引文数据成功地预测了59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彭德尔伯里博士说:“科学必须经受住时间的考验,而且基于研究的疫苗也必须被证明是有效且安全的,而这是很有可能的。”他说,诺贝尔奖委员会将医学奖授予额叶切除术被认为是一个具有警示性的例子。

他补充说:“这并不是说卡里科、魏斯曼和其他人不值得获奖,但诺贝尔大会方面现在认可的话会令人生疑。”

也有人猜测比尔及梅琳达·盖茨是否有机会获得和平奖,因为自2005年以来,他们已经为疫苗研发的投入预计为160亿美元,包括去年对他们共同创立于2000年的全球疫苗联盟Gavi的16亿美元捐款。

肯特大学(University of Kent)慈善中心主任贝丝·布里兹(Beth Breeze)说:“比尔·盖茨在2015年曾预测一场传染性疫情能使世界陷入停顿,然后帮助设立1亿美元的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这绝对值得一提。”布里兹博士补充说,盖茨对政府、国际组织和其他亿万富翁的激励作用也应被考虑在内。

布里兹博士说,继1999年“无国界医生”组织和去年的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等慈善机构支持的组织获得类似奖项后,将该奖项授予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及其科学人员是有最可能的情况。

她说:“向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将恰当承认在新冠疫情期间捐助者和行动者的英勇努力。”

jack.grove@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Print headline: Too soon for a Covid Nobel Prize?: mRNA pioneers, Oxford vaccine scientists and Bill Gates are potential contenders, but success of jab yet to be proved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

相关文章

尽管有越来越多竞争性奖项出现,但正如某位获奖者所言,“每个学科的年轻学生都曾幻想荣获诺贝尔奖”。目前,成千上万的人涌入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浪潮之中,那么颁奖委员会是否会最终放弃对某一位科学天才的偏执呢?杰克·格鲁夫(Jack Grove)如是说

8月 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