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利用虚假的安全感”在考试中作弊

澳大利亚研究警告称不应为看重考试防作弊而放弃论文评估

二月 24, 2020
Source: Alamy
Tricksters students reported fudging multiple-choice exams and quizzes at more than twice the rate that staff reported catching them out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尽管高校教职工大多在书面作业中发现学生舞弊情况,据那些承认作弊的学生们说,他们绝大多数是在考试中这样做。

虽然书面作业一般是学术不端行为的沃土,但在考场作弊的学生并不比那些远离监考人员完成项目的学生更容易被发现。

南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Australia)的一项新研究对这种“常识性论述”提出质疑,即大学可以通过放弃论文、采取考试来遏制学术不端行为。研究人员在《高等教育研究与发展》(Higher Educatio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撰文警告称:“尽管基于大量文本的评估形式不能免于合同作弊这一现象,但考试本身也是不安全的。”

研究主要作者罗威娜·哈珀(Rowena Harper)说,作弊行为“就藏在眼皮底下”,利用了现场考试而助长的“虚假的安全感”。她说:“大学以为,因为学生们坐在单独的桌子上,他们就肯定在做自己的事情。”

“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并非如此。学生们已经变得非常善于掩饰他们互相抄袭并参考对方答案的程度。”

研究人员重新分析了全球最大的合同作弊数据集,以确定哪种评估方法最容易作弊。他们比较了由澳大利亚教育部门委托进行的一个较大项目的部分数据,对1100多名教育工作者和14000名学生进行平行调查的结果。

该研究调查了一系列评估方法中不同类型的作弊,包括作业外包、考试帮助和替考。在学生报告的10种最常见的合同作弊类型中,有7种涉及到考试中的秘密互助,尤其是多选题和简答题被证明是重灾区。

相反地,那些被教员发现的10种最常见作弊类型,均与冒充他人作品相关,其中论文被认为最具欺诈性。工作人员发现造假论文的比例是学生报告的2倍。同时,学生报告多选题与测验的比例是工作人员查出的2倍以上。

合著者特蕾西·布雷塔格(Tracey Bretag)说,现在反对书面作业的呼声“迅速高涨”,因为它们太容易造假了。 她说,推特上一个名叫“#放弃论文”的标签反映了这样的观点——书面作业太容易被外包,而且没有体现出学者在识别这种作弊行为方面长期积累的专业知识。

她警告说:“对问题进行短视、简单化的解决方案将变得无效。”

该研究强调了在笔试和口试中作弊的低检出率尤其值得关注。哈珀博士介绍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学生作弊技术,比如利用私自带进考场的假牙。

布雷塔格教授说,考试和实践测试都很有价值。“但它们不是万能药。我们一直在发布的研究表明,任何类型的考察任务都可以被外包。”

“仅仅因为你在进行口头报告,并不意味着你没有让别人来做所有的背景研究、笔记整理和幻灯片制作。”

她说,当有些学生在演讲展示中表现不佳时,讲师倾向于“为他们的懈怠扣分”,以为他们只是不擅长报告演讲。她说:“他们不擅长报告演讲,因为他们甚至都不了解自己的作业。”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张万琪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Most universities still rely on exams and assessed essays to grade their students. But as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employability and student satisfaction all rise up the agenda, many experts are suggesting that assessment needs to much more closely resemble real-world tasks. Anna McKie marks the arguments   

5月 23日

Reader's comments (2)

It might also be helpful if there was a more robust disciplinary approach to cheats. They should be sent packing, kicked out of the university rather than made to do the assessment again with only a bare pass mark awarded however well they do the second time around. They are not worthy of receiving any degree, even a poor one - it devalues the degree for everyone else who has worked hard for whatever they achieve.
I agree with m.robertson8_291084 point of view. Also, I'm sorry to say so, although to have this feeling pertains to a different domain.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