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学生签证系统“青睐中国”

政策悖论被指破坏招募多元化学生的努力,因为许多国家的申请人都被“怀疑”

五月 16, 2021
Maneki neko also known as chinese fortune cat. Showcase with welcoming souvenir cats beckoning to enter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澳大利亚创新研究型大学网络(Innovative Research Universities,IRU)表示,澳大利亚高校试图招募更多元化国际学生的努力,正受到青睐中国的签证系统的阻碍。

在提交给澳联邦教育部门的呈件中,IRU称,现行签证流程青睐那些遵循规则的国家的申请者——“尤其是中国”,而如今政府“十分担忧”大学过度依赖中国生源。

这份文件称,扩大生源国范围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但从签证计划的角度来看,许多有可能降低中国生源主导地位的国家被认为“风险更大”。

在有关澳大利亚新国际教育战略的这份呈文中,IRU表示,政府担心来自这些国家的学生“不是可接受的签证获得者”,这是一系列破坏政策连贯性的、尚未解决的问题之一。

文件写道:“政府对国际教育和研究的整个承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因其担忧外国对大学干预而做出回应的干扰。”

这些评论反映出人们对政府新的《对外关系法》(表面上也针对中国)的担忧,该法令呼吁大学不要与越南、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地的大学达成协议。国家安全问题似乎也导致了一些研究生签证处理长达数年的延误。

但是,彻底被拒绝的签证申请通常是由于申请人被怀疑寻求“后门工作机会”或移民机会。IRU所提交的材料称,这种观念加剧了对国际教育的不信任甚至是“敌意”,反映出了对外国学生的误解。

IRU称,每7名国际学生中仅有一人继续寻求居住权。文件称,政府应该厘清成千上万海外学生的教育与“一部分学生之后被接受以移民身份留在澳大利亚”之间的“宝贵联系”。

该文件继续说,尽管如此,有关国际教育影响的“合理问题”应该被“认真对待”。它补充说:“这些担忧所需要的不仅是信息和宣传材料。”文件称,政府咨询文件的某些部分似乎“被市场因素淹没了”,而不是考虑那些“更棘手的”问题。

这份文件表示,至少在某些方面而言,中国生源在国际招生中的主导地位被夸大了。报告称,中国学生约占研究型研究生的17%,与IRU机构海外学生人数所占比例类似,而这一数字与该国在全球人口中的份额相当。

该文件还建议减少繁文缛节,比如取消获得英联邦海外学生机构和课程登记批准的要求。文件指出,这些机构及其课程已经由诸如高等教育标准和质量机构之类的监管机构注册并认可。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请先注册再继续

为何要注册?

  •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十分便捷
  • 注册成功后,您每月可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订阅我们的邮件
Register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