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为西方提供无与伦比的学习机会

克里·布朗(Kerry Brown)和艾德·柏恩(Ed Byrne)称,对中国学生抱有成见、视其为威胁,或者假装根本不存在问题,这二者都大错特错

二月 14, 2020
Chinese students international students overseas students
Source: iStock

当全球媒体聚焦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时,西方大学中国学生数量之多再次引发公众关注。

英国大学2019年招收了13万中国学生,较2018年的11万有所增长。申请数据显示,未来一年该数字可能会继续升高。

接纳这样一个数量庞大、拥有不同文化和教育背景的新群体,不可避免地会带来一些问题。有些困难在预料之内,比如部分中国学生在适应离家如此遥远的新环境时遇到的问题。对那些在中国学习的英国学生来说,也是如此。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在英国,人们给中国留学生抹上了一层政治色彩,并认为他们会对就读院校施加压力和威胁。这其中紧密掺杂着恐慌心理——担心中国的专制政府意图影响自由民主政体的公共生活,以及窃取西方商界和学术界的知识产权。

当然,一些来自中国的学生很可能拥有其个人政治理念。但是,把中国学生描绘成拥护单一的集体政治议程、与英国为敌的群体,将是一种巨大的不公正。

首先,我们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经验是,绝大多数中国学生来英国是为了他们所说的目的——学习。为此他们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但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想要接受一流的教育,并且对外面的世界抱有好奇的、开放的心态。从本质上讲,他们的出国动机与任何其他国家的留学生别无二致。

其次,那种认为中国学生的世界观完全是由本国宣传手段所塑造的观点,这说得好听是把问题简单化了,说得难听就是傲慢无礼、大错特错。中国学生或许有与英国人相左的想法。但我们的经验是,中国学生是一个多元、复杂的群体,有着多元、复杂的观点。我们理应把他们看作有独立主张的个体。

把中国学生卷入关于影响和威胁民主的政治辩论,很可能会进一步引发更令人不快的想法和污蔑。在新型冠状病毒从源头武汉蔓延到世界各地的同时,我们也听说有中国学生在英国受到骚扰或欺凌等令人不安的事件。公共健康担忧是一回事,但因原籍和外表而歧视整个群体,可实在是另一回事。

这种妖魔化对英国也没有任何好处。留学英国的中国学生在未来将成为非常重要的中英关系搭桥人——当然,除非他们在英国受到的待遇糟糕至极,导致他们再也不想和英国打任何交道。

没人能够否认,与中国这样一个迥异的国家互动将带来挑战和风险。大学尤其需要认真思考如何应对。但是,对中国学生抱有成见、视其为威胁,或者假装根本不存在问题,这二者都大错特错。

一种明智的做法是,把中国学生看作是提供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机会去了解中国。在这个后脱欧时代,英国希望与中国有更多的商业往来。妖魔化他们不仅是对他们的不公正。从长期来看,也会给英国带来灾难。

克里·布朗系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中国研究教授、中国研究院院长;艾德华·柏恩系该大学校长。

本文由陈露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相关文章

Reader's comments (1)

This just sounds like paranoia.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

玛丽·彼尔德(Mary Beard)最近承认自己是每周工作100小时“狂人”的推文引发热议。但学者们如此拼命工作合理吗?谁有权决定?这些学术狂人应当对此保持沉默吗?让我们听听这些学者怎么说

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