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排名大幅提升被视为一把双刃剑

峰会报道,大学吹嘘自身排名激发了政府对指标的兴趣

七月 23, 2019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在香港举行的一场会议报道称,大学在排名中夸大成绩是在玩火自焚。

管理人员告诉泰晤士高等教育领导和管理峰会,当大学在最新的排行榜上宣布他们的成就时,他们冒着点燃政府“衡量一切”的热情的风险。

根特大学校长里克·范·德·沃勒说,学术领袖有义务将他们的排名结果放在更广阔的背景下考量。他在香港城市大学的论坛上说“你必须解释排名究竟是什么。”

“现在有很多种排名,但它们只告诉你他们正在衡量的东西。我们有责任向政府传达这一信息。我们必须说出来,而且必须反复说。”

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校长里安·莱切特(Rianne Letschert)说,当大学管理者利用排名结果来提升自己的形象时,他们有可能损害自己的事业,因为政府有“利用排名来对付我们”的倾向。

冲绳科学技术大学院大学的塞西莉亚·卢(Cecilia Lu)表示,指标的使用有可能削弱学术界和政府之间的信任。

她表示,高等教育行业需要深入了解如何“负责任地教育政府官员正确使用这些指标”,以使绩效评估等机制不削弱学术界进行“变革性”研究和教学的能力。

开普敦大学前校长马克斯·普莱斯(Max Price)说,排名助长了大学之间无益的竞争。他补充道:“每所大学都想做得比下一所更好。”

“排名体系存在严重缺陷,总体上而言,对高等教育行业起到的是负面影响。有更好的方法来恰当地使用这些指标。”

普莱斯博士说,大学排名从本质上来说属于“顺序量表”,大学被单独评分,往往掩盖了真正的进步。他说,大学可以提高他们的教学、研究和声誉分数,拥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出版物和引文数,可是排名仍然下滑10位。

“大学的每项标准都在逐年提高,但排名仍然会下降,因为别的大学已经和你平起平坐了。大学在排名中的位置不一定能衡量大学表现变好了还是变差了。”

他说,类似于酒店一星到五星级评分系统的方法更可取,因为世界排名前200位的大学在影响力、声誉和出版率方面堪称典范,理应得到这样的认可。“学生和政府需要知道的是,大学处于某一个等级。他认为,如果大学符合标准,那么就不应该限制每个等级中的大学数量。”

爱思唯尔全球战略网络副总裁安德斯·卡尔松(Anders Karlsson)同意,排名不断下降可能会危及大学。他说,大学是知识经济的组成部分,各国政府希望能够评估大学的贡献。

卡尔松博士说,对于像政治家这样“时间紧迫”的人来说,单一的数字很容易理解。但是支撑大学排名的数据包含了大学成就的详细信息。他说:“带来的挑战就是,要透过数字表面来讲述大学背后的贡献。”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