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与疫情:2021年值得关注的主要趋势

高等教育与研究领域广泛受到疫情影响。学术界将在2021年持续关注过去一年中出现的一些趋势。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介绍其中5个趋势,及其在接下来几个月中的可能发展

一月 15, 2021
Researchers in PPE
Source: Getty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国际学生招生

去年,疫情对高等教育的影响引发的许多关注都集中在其对国际学生招生的影响上,尤其是对那些严重依赖这些学生而获得收入(和研究人才)的国家造成的影响。

但是,由于在不同国家收集和发布数据的方式不一,关于疫情在这一领域造成的短期和长期的确切损害,整体情况仍不明朗。

一些最清晰且最令人担忧的数字来自美国。据国际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称,在美国,在校和以远程方式开始课程的国际学生人数都减少了40%以上。

在英国,传闻招生情况良好,但签证数字显示,从中国等主要市场寻求入境英国的人数显著下降。这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国际教育咨询公司教育洞察(Education Insight)的创始人兼董事珍妮特·伊列娃(Janet Ilieva)表示,这是2019/20年度及此后学年最终招生的不确定性的主要原因之一。

她说,从长远来看,“在教育机构母国提供教育与通过跨国教育手段向海外提供教育之间的界限将更加模糊”。

伊列娃博士说:“从中长期看,在校的国际学生和身处海外的学生之间的差异将消失。这也可能减少旅行并因此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


中国学生的向外流动性

与国际招生相关问题相对应的是疫情是如何改变或加速人员向外流动的,尤其是与中国有关的人员流动。

几位专家预测,这场疫情将加速人员流动的“区域化”。中国学生希望在亚洲其他国家学习,甚至根据疫情趋势,希望不出国而在线上学习。

考虑到过去十年来,中国向境外的人员流动是如何推动了世界人员流动的,这表明我们可能将目睹国际学生流动的根本性变化。

但是,教育洞察的珍妮特·伊利娃表示,长期前景仍不确定。

疫情期间的一些国内调查显示了“中国学生不愿出国留学”和转向东亚的流动性,但其他指标表明,与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其他留学目的地相比,英国在中国学生中仍享有“越来越高的人气”。


预印本的兴起

疫情伊始,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便争先恐后地研究起新冠病毒及其社会意义,在传播新冠研究时选择预印本方式的做法激增。

数据表明,随着越来越多同行评议研究的出现,这一趋势已在2020年结束。但是仍有人认为,疫情将永久性地促使国际研究界使用更多的预印本。

但是,根据来自数字科学(Digital Science)旗下平台Dimensions的数据(包括预印本和同行评议研究的数据),预印本出版早已呈上升趋势,疫情只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

根据数据,2020年共有约40万篇预印文章发表,比前一年增加了47%。尽管其中有3万9千本被分类为与疫情有关的文章,但这仍意味着非关疫情的预印本增长了1/3,增幅高于前两年。

数字科学首席执行官丹尼尔·胡克(Daniel Hook)表示,在新冠研究中使用预印本,以及围绕预印本数量上升的一般性讨论,都吸引了其他研究人员进行尝试。但是数据表明,近年来如“研究广场”(Research Square)这样的新平台的开放推动了预印本出版数量的持续性上升。


研究合作

从2020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21年的国际旅行限制,引发了人们对长期跨境合作将受到怎样的影响的疑问。

关于2020年研究合作的一般模式的早期数据表明,尽管受到限制,但全球各地的科学家仍在继续合作。但一个主要问题是,在缺乏会议这样能见面并交流思想的线下空间时,新关系网要如何继续蓬勃发展。

有关疫情相关研究的具体数据也引发了人们的疑问,即政治因素是否可能在某些领域改变了国内外研究之间的平衡?

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高等教育研究中心教授珍妮·李(Jenny Lee)曾在疫情期间与其同事约翰·豪普特(John Haupt)研究了合作模式。李教授说:“鉴于疫苗民族主义预计会有所上升,大家可能会更加关注科学与地缘政治之间的交集”。

然而,她补充说,从2020年的研究中得出的最有趣的发现是,“尽管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但国际合作仍在增长。

她说:“在国内和国内研究中,科学研究的总量都将持续增长。国际合作所占份额究竟会显著上升还是下降,将成为2021年的关键问题。”


疫情封锁对学界女性的影响

为了控制疫情,许多国家都在整个冬天再次实施严格的封锁措施,其中重要的措施包括关停学校。而这些措施对女性研究者的影响可能会引发新的关注。

去年的研究表明,在春季,欧洲和北美的疫情封锁意味着孩子们必须留在家中,而这期间女性撰写研究文章的比率有所下降。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生态与进化生物学副教授梅根·弗雷德里克森(Megan Frederickson)对此现象进行了调查。她说,尽管有这些发现,但她不觉得高校在最近一次封锁中采取了措施为女性研究者提供及时帮助。

弗雷德里克森博士说:“据我所知,疫情封锁已经对女性研究人员产生了更大的影响,但是很少有高校试图就此进行有意义的应对。”她补充说,应对措施也需要解决后疫情时代的问题。

“从长远来看,如果在护理、家务,以及教学和服务义务方面没有落实性别平衡,我们就无法在学术界实现性别平等。”

simon.baker@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陆子惠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