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中评价教学

在疫情期间评估教育学更具挑战性。但邓肯·罗斯(Duncan Ross)认为,日本学生调查的初步结果揭示了一些有趣的见解

十二月 9, 2020
Online learning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2020年,高校的教学方法出现了显著变化。

如果我们试图了解在线教学对学生的影响,那么最标准的做法是进行一种双盲实验,即参与者和实验者都不知道是谁在接受特殊治疗。

当然,这是不可行的。但通常会有一个很好的替代方法:自然实验。在自然实验中,你需要找到一条分界线,随机根据一些相似特性将研究对象分组。

例如,如果要讨论某次选举中的投票是否增加了后续选举中的投票几率,可以探讨在选举前后刚满18岁的人群的行为,但其他条件与随机实验相同。

不幸的是,全球疫情各不相同,因此自然实验很难实施。毫无疑问,在这场风暴中,像日本这样的国家比欧洲大部分国家耐受力更强,而很少有国家像美国那样糟糕。结果,学生的经历也千差万别。这使得任何类型的评价都很难实施。

另一个重大挑战是,关于远程教学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尚无一致的看法。(读者可查看我们的“校园”新计划以了解一些优秀的见解。)如果我们不知道大家应该做什么,又该如何衡量他们的做法呢?

一种做法是分析学生们自身发出的讯号。在针对美国日本的教学排名中,我们向学生们询问他们在学院或大学中的体验。具体来说,我们问道:

  • 他们接受的批判性思维教导程度如何
  • 他们是否与教师进行互动
  • 他们在什么情况下必须与同伴合作
  • 他们是否会向他人推荐自己的学校

今年的美国学生调查本应在春季进行,但由于疫情和随后美国高校遭遇的困难而不得不取消。但是,今年的日本学生调查正在进行。随着日本大学从线上教学的春季学期转向部分线下授课的秋季学期,我们开始看到一些有趣的结果。

这些只是初步的见解,因此趋势有可能会产生变化。但是,初步数据显示,如果学生所在高校的在线学习量高于平均水平,与教师互动的平均得分则与去年相比明显下降。尽管教师们正在努力弥补传统教学方法缺失所带来的问题,但看来很难达到面对面教学的效果。

在线上学习量较大的高校中,同伴之间的协作评分也明显下降。这也同样在我们预料之中,但这可能是高校可以下更多力气扭转的方面。

另一个更加出乎意料的结果是,所有群体对批判性思维支持的感知都提高了。虽然在线学习较少的情况下这种增长尤为明显,但这可能与自2019年以来课程教材和授课方式的变化有关。

就学生推荐自己学校的可能性而言,以上指标都意味着什么?令人欣喜的消息是,平均而言,无论学生们经历的是何种类型的学习,他们推荐自己学校的意愿也上升了。这表明,至少在日本,高校在这充满挑战的一年中达到了学生的期望。

当然,日本只是一个国家,而不论是日本还是日本高校,与其他国家和别国高校都在不同背景下开展工作。但是,调查结果仍然显示出一些有趣的迹象,这些迹象可能会在将来为各个领域中的优化学习提供希望。

您对于如何改进我们的世界大学排名有何想法? 请将建议或问题发送至 profileranking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邓肯·罗斯是泰晤士高等教育的首席数据官。 

本文由陆子惠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o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