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评审者应该停止做市场的肮脏工作

过度批评反映出顶级期刊缺乏研究经费和版面,但一位匿名学者说,同行们没必要配合

二月 6, 2020
Source: ITV/Shutter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我计划对自家房屋进行一些翻新,所以正在学习关于方墙测量师的知识。他们的作用是解决邻居之间的争端。但引人注目的是,无论谁雇用他们或支付服务费,方墙测量师都不代表任何一方行事。相反地,他们为了“墙”而工作。

同样地,科学也是一个相互交织的贡献体系,可能会因错误和伪劣做法而严重受损。因此,调查同行科学家的研究计划和成果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 作为一名处于职业中期的英国学者,每年我接受数十项同行评审请求(也拒绝许多其他请求),并至少参加一次评估小组。

科学家很少像方墙测量师那样清晰地制定审查目的,但我们中很少会有人反对这一点——同行评审既不是为作者、出资人或出版商,而应全部“为了科学”。因此,在理想中,同行评审者本质上是一个合作者,帮助改进想法并纠正结果和结论。

然而,我认为,这越来越不是同行评审的主要动机。相反,随着科学变得比以前更昂贵和制度化,同行评审更像是服务于评估科学的官僚主义需求,以作为确定资金和职位分配方式的手段。

科研资源总是有限的,加上为保障学术工作而不断增加的赤字清楚地反映了这一点 —— 尽管这部分是由一种错误的观点所驱动,即剥夺人们的工作保障使他们成为更好的科研人员。这些稀缺性反过来又促使在“自尊的标记”中制造人为赤字,为资金和任命决策提供信息: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如《科学》和《自然》这样高度挑剔的研究期刊的版面。

可用资源由政治家、管理者和出版商决定,但科学家参与分配并没有错;正如霍尔丹原则(Haldane principle)所指出的,研究经费的决定最好留给科学家。然而,当你习惯于将研究视为一个可控制的产出“可交付成果”的过程时,要发现市场需求(资源配置)和科学本身的需求之间的差异并不总是容易的,因为前者的价值立即可知(甚至能提前知晓),而不是像现实中这样凌乱且不可预测地进入未知。

需要提出的令人不悦的问题是,比起科学影响,系统中的资源不足对我们在评审工作中发现推理、数据或科学生产力的缺陷是否是更大的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同意在不挑战现状的情况下评估学术研究,可能弊大于利。错误仍有待纠正,伪造的科学仍需要清除。但是,如果我尽职尽责地削弱同行想法和结果的“卓越”、“新奇”和“影响”,我是否真的就是“为了科学”在行动,而我完全知道这些指标与高质量科学的真正价值(创造力、再生性和诚信)脱节。

这个系统不可能仅仅通过同行评审而革新,但小步骤仍是可能的。最重要的是,我提醒自己,作为一个评论者,我不仅有权评论,而且能够为我的同行和他们的工作进行宣传。

如果我对一份研究手稿表现出热情,而不是宣称它对于一本著名期刊来说“不够令人兴奋”,我就会给这位年轻的首席作者一个机会去发展他的职业生涯 —— 以及让科学来留住他们的才能。如果同事的实验方法花费的时间比资金周期所给予的时间长,或者他们花时间去追求一个危险而令人兴奋却不能被验证的假设,而我不在其工作效率方面减分,我反而是在为使科学成为更彻底、更有雄心、更诚实的事业作出贡献。

如果我支持一项拨款提案,而不是一丝不苟地列出它所有的小缺陷,我会使它因为技术细节而更难拒绝。因此,即使它没有得到资金,我的评论将突出大量由于资金缺口而无法执行的有力提议。

当然,同行评审不能全部与倡导有关。选择正确的平衡是棘手的,但如果缺乏更好的战略,衡量一份审查的目的在科学和市场的需求间位置可以帮助选择。我还得出结论,即便提倡了错误的事物,也不是太大的罪过,尤其是考虑到作为一个学术社区,我们目前倾向于做相反的事情。

通过同行评审来倡导同行科学家及其科学的额外好处是,即使它不会立即带来更多资金和就业机会,它也会使学术界成为一个更友好、更积极的地方;而积极的环境可以激发创造力、促进健康的冒险尝试,这就相当于为科学服务。

作者选择匿名。

本文由张万琪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Print headline: Reviewers shouldn’t do the market’s dirty work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