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界对“科研奖金制度”看法不一

研究人员称,一些学者认为现金奖励并不能反映科学研究“追求知识”的动力

十二月 12, 2019
Man with image of Chinese banknote

中国许多大学实施的“科研奖金制度”正在引发人文社科学者的不同看法,一部分学者支持该制度,另一些人则积极表示反对。

若能在重要国际科学期刊上发表论文,有些科研人员可以从所属大学获得高达16.5万美元(12.7万英镑)的奖励。

然而,牛津大学教育系全球高等教育中心(Centre for Global Higher Education)的博士后研究员Xin Xu表示,她近日在高等教育研究学会会议上发表的最新研究显示,并非所有学者都对获得丰厚回报的机会趋之若鹜。这项研究基于对中国75位学者、高级行政人员和期刊编辑的访谈而得出该结论。

“这项研究的结论是,学术界人士对现金奖励计划看法不一。”她说。

“不是说有了奖金回报,学者们就一定以此为目标。他们中一些人依然会维持自己所选择的期刊去发表。还有一些人寻找国际发表机会并不是为了奖励。”

“如果研究项目适合国际学术语境,那么他们就找机会去国际上发表,不管有没有奖金。”

Xin Xu博士发表的另一项针对来自6所大学65位人文社科学者的最新研究发现,有一半受访者支持科研奖金,一小部分人(14位)对此持“反对”态度,即“不会或不太会”因为奖金而寻求国际发表。同样地,有14位受访者被描述为“适应性”类别,也就是说他们虽不赞成科研奖金措施,但鉴于国内发表难度而计划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

在行动方面,大多数(40名)受访者表示,他们并不试图改变现状,会努力在国际期刊上发表文章。有16名受访者表现出“拒绝”行为,不尝试国际发表。有两位受访者,其中包括一位管理层人士,希望通过改变奖励机制或者不在国际发表的方式来表达对自己的“反叛”。另有7名学者采取了“改革”的方法,在寻求国际发表机会的同时积极探索科研奖励机制改革。

Xin Xu博士称:“一些学者表示不怎么在意学术奖励制度,因为它并不能反映出自己的科研动力,那就是对知识的追求。”此外,她也表示,人文社会学科的奖金通常低于自然科学研究,这也可能是一个影响因素。

Xin Xu博士补充说,有部分学者担心学术奖励机制会造成不公平,因为奖金通常青睐于声望更高的期刊;而另一些研究人员则认为,对有时在国内难以获得发表机会的学术新人而言,鼓励国际发表让研究系统变得更公平。

同时,有些受访者强调部分学校的奖励计划看重数量而非研究质量。

Xin Xu博士建议大学“让更多研究人员参与政策制定”,这样他们有机会影响科研奖励制度的规定,以确保该制度促进学术研究。

ellie.bothwell@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Jing Liu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相关文章

相关大学

Reader's comments (1)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the incentive schemes for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in Chinese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our recent publications might be of your interest: Xu, X, Rose, H, Oancea, A (2019) “Incentivising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institutional policymaking in Chinese higher education”, Studies in Higher Education. http://doi.org/10.1080/03075079.2019.1672646 Xu, X (2019) “Performing under ‘the baton of administrative power’? Chinese academics’ responses to incentives for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Research Evaluation. http://doi.org/10.1093/reseval/rvz028 Xu, X (2019) “China ‘goes out’ in a centre/periphery world: Incentivising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in the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Higher Education. http://doi.org/10.1007/s10734-019-00470-9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

Like the rest of society, universities have largely failed to consider the specific needs of menopausal women. Here, one scholar describes how this can lead to marginalisation and bullying – and why the issue is as important as the fight for maternity rights

1月 16日

在反专家民粹主义盛行的时代,捍卫科学真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但也更困难,易招致人身攻击。安娜·麦基(Anna McKie)的这篇文章写给那些为科学倡议而付出高昂代价的人、以及那些愿意承担起这个事业的人

1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