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界必须停止对会议的追捧

加里·托马斯(Gary Thomas)认为,我们因参加国际会议而对环境造成的损害要大于受益

September 1, 2019
Airport plane
Source: iStock

“我想是2010年埃亚菲亚德拉库尔火山灰云首次让我对会议的成本效益分析产生了好奇。当冰岛的巨型火山开始向空中喷射出火山灰时,很明显,许多学术界人士被困在了海外学术会议上无法返回。我的经历可能不够典型,但我似乎找不到任何典型的人。他们被困在洛杉矶、泰国或里约。是只有我才有这种感觉,还是垃圾邮件的数量告诉我在类似泰国(注意,从来不在沃尔索尔或胡弗汉顿)这样的好地方召开的会议数量呈指数级增长?

我必须首先坦白:我从来不喜欢参加会议。我在高等教育行业工作了35年,很多时候是作为一名期刊编辑,我大概平均每年参加一次会议。毕竟,每个人都告诉我,“跟踪学术动态”,保持与学术界的联系,是我的职责所在。

就参加国际会议而言,这意味着花一两周的时间准备,伴随着旅行、失眠、不适、时差、成本(自身的成本和我所在的机构的成本)问题,最重要的是,还会破坏环境。我们学者必须承认,我们对长途航班具有重大需求。很多时候,我坐在飞机上,看见旁边有人在看会议报告(是的,我很爱管闲事)。这难道是巧合吗?我可不这么认为。

我在美国参加过几次为期五天的顶级国际年会,有15000多名代表出席。我想每位代表及其所在机构在会议费、住宿、差旅、生活费和其他杂项上的总开销约为2000美元(约合1640英镑)。

这样算下来,高等教育团体在会议上的总支出约为3000万美元(约合2460万英镑)。再重复一遍:每年三千万美元,就为了一场会议中的一个主题。更不用说碳排所放造成的外在成本,以及中断教学、研究和写作的机会成本了。难道没有更好的方法将3000万美元花在我们的研究上吗?

花了这么大的成本,得到了什么好处呢?遗憾的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甚至在“顶级”会议上,听的都不是很好的论文,通常看起来是匆忙准备的,目的是为了被纳入会议记录和装点个人简历。

当今,即时通讯十分便捷,你可以立即通过Twitter或其他几十种方式说出你发现的东西,现在,一旦论文未通过同行评议,或者未获得资助,那么提交会议论文似乎成了默认选项。卓越研究框架专家组说不受出版地点或类型的影响,这都是骗人的话,否则试试让你的大学接受一篇会议论文作为你的参考文件。这事儿根本就没戏。

如今,会议论文在人们眼中是这样的:通常是初步的,没有经过谨慎思考,也许只是用来试水,并由来自学术团体或专业协会成员的评论者粗略地评审(如果有评审的话)。

但是,现场开会可以建立关系网。当然!建立关系网是去参加会议的合理理由。是的,与人们当面交谈是件多么美好的事。在洛杉矶这样的地方就非常好。但是值得花三千万美元这样做吗?

一些同事抗议说,“面对面交流是无可替代的”。嗯,事实上有一个替代品——事实上,现在替代品太多了,因为现在是2019年。有Skype、WhatsApp、Facetime(都有超级简单的视频会议设备)、Twitter等等。让我们保持联系!对于那些想“跟踪研究动态”的人来说,有各种各样巧妙的小工具(问图书管理员)可以自动提醒你关注感兴趣的主题。

然而,现在气候变化的威胁迫在眉睫,我认为真正需要关注的是,我们学者在参加毫无意义的会议的途中向大气中所排放的温室气体。

从伦敦到旧金山的一次长途航行中,一个人会产生3.3吨二氧化碳。如今,温室气体排放量比1990年增长了114%,国际航空要负最大的责任。我们如果要实现政府制定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三分之二的目标,就必须采取措施。鉴于学术界对参加会议的热情丝毫不减,我认为他们做得还远远不够。

加里·托马斯是伯明翰大学的教育学教授。

登录 或者 注册 以便阅读全文。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s are a huge boon to academics, allowing them to hear about new findings, make new connections and, above all, enjoy the physical manifestation of their virtual global community. But is all that footfall worth the huge carbon footprint it leaves? Joanna Kidman is increasingly unsure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

Recent controversy over the future directions of both Stanford and Melbourne university presses have raised questions about the role of in-house publishing arms in a world of commercialisation, impact agendas, alternative facts – and ever-diminishing monograph sales. Anna McKie reports

3 Octo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