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晤士高等教育领导力峰会:中国大学“并无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

中国顶尖大学的教务长坚称,我们也存在预算难题

July 20, 2019
Tsinghua University vice-president and provost Bin Yang
Tsinghua University vice-president and provost Bin Yang

据泰晤士高等教育领导和管理峰会报道,西方认为中国大学受到政府慷慨资助,这一看法是错误的。

清华大学副校长兼教务长杨斌表示,中国的大学正艰难应对政府资金萎缩、员工福利昂贵且程序繁琐、新兴慈善文化亟待全面发展,以及校友根基需进一步壮大等一系列难题。

杨教授在由香港城市大学主办的峰会上说:“与当今民意相反,政府资助中国大学这一说法并不属实。”

“如今,中国大学为了保持竞争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亟需寻求外部捐赠,并与杰出的行业利益相关者和企业家合作。中国大学的预算在过去20年里经历了根本性的变革,对政府资助的依赖程度大大减小。”

“这对大学管理流程、人才招聘等都有影响。管理这一变革越来越具有挑战性。”

杨教授表示,根据中国教育部的规定,自1995年以来,清华大学的学费一直没有上涨,本科生学费实际上被“冻结”为每学年5000元人民币(约合580英镑)。

他表示,高等教育行业面临“独特的财务挑战”,另一个例子是其优渥的的就业和退休福利。他补充道,要想裁员“非常困难”。

杨教授说,大学也有义务为师生提供低成本的住宿。“这些做法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现在还存在疑问。”

这位清华领导人表示,尽管中央政府继续补贴大学,但这种补贴“越来越少”。他说,研究经费取决于学生人数的“规模大小”,财政支持是“根据大学的学生人数分配的,而不是其他标准”。

杨教授说,中国的大学正在接受西方的筹资方式,但“我们必须记住,慈善事业直到最近几年才开始在中国站稳脚跟”。

他解释说:“在40年前那次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大学的校友没有能力捐赠。”

杨教授说,尽管如此,开发替代性收入来源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并以清华大学在21世纪初启动的高管工商管理硕士项目为例,该项目为该大学提供了更多资源。

他说:“这类项目通常吸引四五十岁的学生,他们已经领导了成功的企业,是公司所有者和创始人。他们已经成为为大学提供奖学金、讲席教授甚至教学设施的主力军。”

清华大学约70%的捐款来自定居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地的华裔“朋友”。但随着校友在海外创业热土扎根,这种情况也将发生变化。

杨教授称,目前在香港有4000名清华校友,而在硅谷,清华校友则有14000名。他补充道:“当清华大学校友里有更多的人创办自己的公司,具备更强的企业家精神时,未来校友捐款的形势将一片大好。”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后记

Print headline: ‘We have budget troubles too’

登录 或者 注册 以便阅读全文。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

Recent controversy over the future directions of both Stanford and Melbourne university presses have raised questions about the role of in-house publishing arms in a world of commercialisation, impact agendas, alternative facts – and ever-diminishing monograph sales. Anna McKie reports

3 Octo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