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将“低迷至2023年”

行业人士最担心的事或使成千上万大学员工失业并使该国损失数百亿美元

二月 18, 2021
Farina, Australia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一名位于新加坡的教育业内人士警告称,所有澳大利亚民众将受到海外招生停滞两年的“波及”。

国际教育界资深人士达里尔·方(Daryl Fong)表示,如果招聘人员所担心的延长学生隔离时间被确定为合理的,那么澳大利亚可能会损失数百亿美元的经济活动。

教育咨询公司AECC Global首席运营官方先生表示:“如果国际学生返校人数到2023年开始才出现有意义的数字,那么澳大利亚的大学和学院将有成千上万个工作岗位受到影响,”

“澳大利亚目前处于良好的位置,正欢迎海外学生返校,但各州和联邦政府需要与教育行业积极合作。”

这份警告发布前,一项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数百名教育领袖进行的调查显示,大多数受访者并不期望招生能在2023年前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该调查是在泰晤士高等教育与AECC联合举办的海外招生论坛上进行的。该论坛吸引了300多位与会人员,其注册者包括校长、大学国际总监以及私立学院和教育机构的业务负责人。

结果显示,38%的受访者认为2023年是学生入学人数恢复的年份,还有29%认为是2024年,18%预计为2025年。

本月初发布的经济数据表明,这场疫情已经使澳大利亚的教育出口收入损失了约90亿澳元(约460亿人民币)。澳大利亚统计局报告称,教育行业去年的收入约为315亿澳元,低于2019年的404亿澳元。

有近半数受访者表示,他们去年的国际学习活动减少了一半,1/7的受访者表示新生人数下降了3/4。

但这份调查也有一些乐观的发现。近1/3受访者表示,他们对招生前景感到乐观,而有2/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所在机构的国际入学人数下降幅度已控制在1/4或以下。

咨询顾问克莱尔·菲尔德(Claire Field)预测,疫情与人口统计学的相互作用已经从新的来源对国际教育产生了“压抑的需求”。她说,正在经历“青年泡沫”的地区(非洲的大部分地区以及中美洲和亚洲部分地区)现在可能会转向澳大利亚来追求他们计划接受的教育。

“疫情前,他们的政府正在努力探索如何建立足够的实体机构来教育所有年轻人。” 菲尔德女士在论坛上说: “那些政府现在可用于教育青年人口的资金正在减少,对于投资于高质量在线教育的澳大利亚机构而言,这是新的机遇。”

同一场小组讨论的嘉宾菲尔·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表示,尽管英国和加拿大等“竞争者市场”因接纳留学生返校而比澳大利亚更有优势,但这些国家饱受疫情冲击的经济可能难以为学生提供工作机会。

作为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的负责人,霍尼伍德先生敦促与会代表着重“课程相关就业能力”的计划。“从政策上讲,我们确实需要在这个等式中的就业能力方面做功课。”

教育集团Navitas的战略洞察负责人乔恩·乔(Jon Chew)表示,约有10万名潜在学生推迟了赴澳大利亚学习的计划,但他们不会永远等待。他警告称:“如果澳大利亚在9月以后才开放(边境),我们实际上让步的不仅是新生,还有选择延期学生被抑制的需求。”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