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中国教育中介青睐英国而非澳大利亚

疫情管控并未给澳大利亚教育加分,英国在安全这一项的得分排名更高

十二月 15, 2020
Choose destination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澳大利亚的高等院校正面临失去中国学生市场份额的风险,因为边境开放问题的“混乱信息”让紧张的双边关系雪上加霜。

一项针对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等60家中介机构的调查显示,在后疫情时代,加拿大和英国逐渐成为更受欢迎的求学目的地,而澳大利亚在学生及教育顾问群体中的受欢迎程度正直线下降。

澳联邦政府对边境安排采取的“进两步,退一步”的方式,破坏了澳大利亚开放和好客的形象。政府拒绝在迎接本国公民前接纳外国学生,并放弃那些因疫情而陷入困境的外国人。

与此同时,墨尔本的新冠暴发和北京在6月发出的“歧视性事件”的警告,降低了澳大利亚的安全声誉。

这份由私营教育公司Navitas撰写的报告进一步分析了9月份对300家教育中介的调查数据,揭示了明显的地区差异。

尽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对新冠疫情的谨慎防控提高了它们对东南亚学生群体的吸引力,尤其是在越南和柬埔寨等同样遏制住疫情流行的国家,但这份谨慎并未在远东和南亚为它们带来益处。

报告的作者乔恩·周(Jon Chew)表示,虽然南亚的教育中介对国际教育复兴的前景“最为乐观”,他们预计明年下半年学生流动性将比疫情前高出25%,但英国将成为主要受益方。

部分原因是印度大量的新冠确诊病例使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看上去都相对安全。该调查发现,在安全方面,南亚教育中介对英国和加拿大的评分高于新西兰,且远高于澳大利亚。

周先生说,尽管“经济保障”一直是南亚学生的主要动力之一,因为他们希望从海外教育投资中获得丰厚的经济回报,但新冠疫情将“健康安全”纳入他们的考量。除了恢复毕业后工作签证外,英国还努力处理签证申请、保持边境开放和为相当于澳大利亚100倍的入境人数提供便利。

然而,在对安全性意识强烈的中国,教育中介对澳大利亚的防控记录更加不屑一顾。 有64%的受访者认为英国是安全且稳定的,81%的受访者认为英国是开放且欢迎学生的,而澳大利亚在该群体中的得分仅为43%和24%。

周先生表示,调查结果改变了他此前的观点,即中国学生在选择留学目的地时往往忽略紧张的政治局势。虽然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采取了类似的边境政策,但中国教育中介对澳大利亚的评价不如新西兰高,这表明“除了疫情之外,还有其他因素影响这些观点的权衡”。

这些调查结果对澳大利亚的贸易来说是备受打击的一周。中国的《环球时报》报道称,中国的发电厂已被要求从“除澳大利亚以外”的任何国家采购煤炭。

尽管北京已经禁购了大麦、葡萄酒和小龙虾之类的澳大利亚产品,但贸易争端已升级到更高的水平,因为煤炭是澳大利亚为数不多的比国际教育更有利可图的出口产品之一。

但是,对于像悉尼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这样的研究密集型机构而言,失去中国学生可能会造成更大的灾难性后果。在疫情前,这些机构的收入有1/4来自中国学生的学费。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

相关文章

Reader's comments (1)

The article rightly touches abet lightly and lacking detail on the on-going trade disputes, and now Biden is effectively POTUS elect China will ramp up it's efforts to subdue Australia. China's expansionism into the South China seas is gaining pace, now ~200Km North of Aus they are building a 'fishing' dock in PNG, spy 'trawlers' and 'protective' warships next? Darwin port and Merredin airport are now under Chinese 'commercial' control, and with so many embedded CCP members in local companies around the world accidentally revealed recently and the malign influence of Confucius Institutes in Academia it is perhaps time to stop focusing on the money and becoming a vassal state to the CCP and start thinking about state secu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