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pecialist institutions should strengthen own features for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China still needs more industry-oriented specialist research institutions with their own attributes, Yang Dan writes

May 5, 2021
graduate selfie
Source: iStock

行业性特色型大学是工业革命对专业化人才巨大需求的必然产物。世界各国在推进历次工业革命进程中无不将高等教育作为先导战略,如美国的赠地大学很多以农业、机械、矿山、交通等起家,以因应第一次工业革命对实业实学专门人才的广泛需求。第二次工业革命在欧洲催生了以电气为主的专门学院,而美国大学则选择了在机械部门向电气机械再向电气转向的发展之路。第三次工业革命则又从电气部门为主衍生出电气与计算机,再独立发展计算机等信息类学科专业。

不同于美国综合性大学的内设工学院发展之路,中国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师从欧俄大力兴办专门学校和专门学院以求速成工业化急需人才。1920年代开始的大学制度化建设,使得各类“专门学校”应运而生,比如唐山工业专门学校(现西南交通大学)等。1950年代初期,全国205所各级各类高等学校按照国家建设需求和苏联计划经济模式重组为182所高等院校,其中综合性大学为14所,工业类院校多达38所,另有师范、农林、医药、财经等专门学院130所,由此奠定了我国行业性特色型大学的发展基础。改革开放以后,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导致了部委重组以及部委大学的转型发展。大部分工业部委下属的专门学院纷纷易帜为多科性大学甚至综合性大学,少数转属教育部或并入直属高校。我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过程则无形中加快了大学综合性和国际化的步伐,同时也形成了趋同性发展的态势,对行业性特色型大学的冲击尤为强烈。

新世纪以来,大学国际化伴随经济全球化的浪潮席卷全球。大学排行榜作为大学国际化进程的重要衍生产品,也在近二十年纷纷登场,在高等教育舞台上扮演着独特的角色。大学通过各种排行榜来审视自身、观察同行、调整政策以更好适应仍在急剧变迁的世界。作为计量型的尺度,没有任何单一的排行榜能够衡量复杂多样的大学系统,更无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指标体系,即使国际知名公司推出的主流榜单如THE、ARWU、QS和USNews也各有维度。

由于大学榜单具有广泛的社会关注度和深远的国际影响力,导致部分高校出于对排名的追逐而迷失正确的前进方向和发展战略,严重干扰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这是令人扼腕的排名副作用。

与此同时,另一个亟需引起教育界高度重视的问题是,多样性和趋同性在高教国际化中并存演进的现象,这又导致了行业性特色型大学纷纷向综合性研究型大学转向。排行榜加速了趋同性发展,而趋同性发展强化了排行榜的地位。趋同性和排行榜的互相作用导致愈演愈烈的高教内卷化竞争,是“双一流”建设健康发展中不可忽视的制约因素,特别是排行榜对特色型研究型大学发展路径选择的内生影响。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深入发展,行业性研究型大学的建设尤为迫切。在制定大学发展战略的过程中,不可避免要面对大学排行这一敏感话题。任何排行榜都有促进趋同化发展的导向性。需要回答的问题是,大学是被动地被排行榜牵着走,还是排行榜适应社会发展之需主动推出促进大学健康发展的指标体系?

由于目前排行榜中以科研论文和论文引用为导向是普遍的客观存在,这当然得益于科研论文和论文引用是可以获取并容易计量的自然属性。然而,大学立德树人的社会属性无法被客观属性所取代,这也是马克思的劳动二重性所决定的客观规律。科研指标的可计量性和可获取性直接反映在世界各大排行榜中,如ARWU的两个版块共6个指标,本质上都是科研指标;又如USNews世界大学排名的13项目指标中,直接的科研指标有4项,还有3项也是科研论文衍生性指标。此外,这些论文的源头都是最初由ISI公司(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衍生而来,虽然后来不断加入新的内容,包括人文、艺术、社科等,但仍不是全覆盖型的论文收入,更不可否认其对中文、法文、德文、阿拉伯文等其他主流语种文献科学产出的忽视。因此,基于科学论文或论文引用型的指标体系因其鲜明的科学导向和语种的单一属性决定了其结果应用的局限性。

这种局限性在排行榜推出初期还未引起足够重视,造成生产论文和汇集引用成为不可忽视的学术异象。这种实为论文排行而以大学排行之名出现的名次不仅无益于科研本身的健康发展,而且对立德树人特别是教学投入产生了排挤效应。对排行榜维度的价值取向理解不全面,还会造成对排行结果的“错维应用”,普遍表现是大学趋同化,包括工程学科论文化等。

在产业变革如火如荼的新时代,工程学科论文化对行业性研究型大学的误导作用尤为明显。行业性研究型大学的特色就是学科领域优势鲜明,行业服务能力突出。如果不能正确理解排行榜的指标内涵并正确对待排名榜的社会效应,行业性研究型大学的发展必然走向二流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并永远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而放弃一流的特色型研究型大学的本然追求。因此,行业性研究型大学必须坚持战略定力,保持鲜明的行业特色,积极走智能引领的转型升级之路,充分发挥行业应用场景的巨大优势,以立德树人为根本,培养行业发展和国家战略之急需人才。

大学并非生活在真空中,排行榜的社会影响力有增无减。社会急盼更为科学、更为合理、更为多样化的排行榜,指导学生选大学挑专业,推动大学分类发展。鉴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状,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智能化战略并行推进,仍然需要更多的工业性、行业型、特色化的研究型大学,培养直接服务于行业发展的高层次人才,开展持续推动行业进步的高水平研究。这些国情、社情和校情亟需在排行榜的指标体系设计中得到充分考虑并被合理体现。

不同于发达国家的后工业化状态,世界上3/4以上的国家和人口仍然需要工业化进程和城镇化发展,而工业类大学(Industrial University)在欧洲仍然有鲜明的存在和成功的发展,这也可以成为我国行业性研究型大学发展战略的重要借鉴。

可以预期,随着大学在国计民生和国富民强方面的重要性愈加显现,行业特色型大学需进一步强化特色,主动服务国家战略,培养与社会和行业需要相适应的高水平人才,以此促进自身的高质量发展。

杨丹系西南交通大学(Southwest Jiaotong University)校长。

Register to continue

Why register?

  • Registration is free and only takes a moment
  • Once registered, you can read 3 articles a month
  • Sign up for our newsletter
Register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Related articles

Sponsored

Featured jo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