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数字教学的实用指南

新冠疫情可能会延长对大规模在线学习的需求,因此我们就如何更好地进行在线教学寻求了专家的意见,涉及课程设计、保持参与度、选择软件和进行远程实验等

八月 20, 2020
Illustration of nuts, bolts manual book, various objects and computer screen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课程设计

要向学生证明我们的学术主张,就必须以可能范围内最佳的证据和实践为基础,制定我们的教学和评估方法。仅仅延长上一学年的临时安排是不会受到欢迎的。

在香港公开大学(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我所在的专业与继续教育学院于5月下旬着手向学术人员咨询,应如何根据他们最近几个月的经验来设计课程和评估方法。这最终形成了一个涵盖准备、交付以及支持和评估的框架,并被提炼为一套可供共同参考的指南。

我们希望这些指南能帮助学术人员继续反思教学实践,在给他们适应和修改的机会的同时,让他们能够确定自己的实践模式。就学校行政管理层面,这些指南也能帮助我们改进如何支持教师的各项规定。

但是,系统地整理现有做法还不够。我们还需要考虑哪些因素可以指导良好的教学实践,我们要为学生提供哪些培训,以及如何衡量这些努力是否成功。在线教学提供了战胜许多固有挑战的机会——这一前景可以让教师在额外工作带来的紧张中保持积极性。

例如,应该如何组织在线课程?课程通常会持续一两个小时,但这样的以讲师为中心的长时间授课并不适合在线教学。在开发课程设计模板的过程中,我们通过研究相关学术文献,重新采用了标准课程计划。许多有效的方法在中小学阶段很常见,但却很少见于高等教育(如“工作计划”,即为准备在整个学期或学年中教授的内容制定的计划)。

交互式在线教学中应进行简短的授课,穿插以学生为主导的讨论和其他活动。当授课不再占主导地位时,翻转课堂(flipped classroom)才能真正实现,而这要求学生事先阅读在线资料。但是,要使在线课程取得成功,教师和学生都需要摆脱标准方法的束缚。在这种方法中,课堂时间的使用往往被规划得过于细致。

我们为两小时在线课程提供的参考模板中有至少两个10分钟的休息时间。我们的建议并非基于授课中注意力时长的不确定性证据,而是因为研究表明,休息可以提高学习效率。通过测试哪种类型的休息能带给学习者最大的利益,我们可以扩大证据的基础。

另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是如何传授21世纪的技能。我校是开设以“数字素养”和“为工作中的学习做准备”为主题的专门课程的众多高校之一。但是,这种固定的方式难以确保真正的学习体验。学习内容和评估仍然是由教师驱动的,诸如信息搜索之类的技能可能不是学术界以外的优先事项。

此外,“Z世代”学习者的技术水平还很不均衡。他们天生就准备好吸收技术,然而这并没有自然延伸到软件学习。因此,我们的指南规定了书面作品、演示文稿和录音的标准化文件格式。这将使数字素养的教学向未来的协作式工作模型推进,使用微软团队(Microsoft Teams)等工具,并超越传统的微软办公系列软件,扩展至Qualtrics、Google Forms、Facebook和YouTube实时流媒体等平台。

由于在线时间不再主要用于授课,还可包括简短的、规定形式的评分活动;这些活动确保学生承担对自己的学习逐渐增长的责任,并抵消了过度使用书面作业的趋势。

如果目标是培养有创造力的问题解决者和有效的沟通者,则应鼓励模仿行业演讲风格的在线演讲。这些快节奏的演讲包括Pecha Kucha(或称“闪电演讲”,用于艺术和设计领域)、电梯演讲(elevator pitches,用于技术领域)和其他形式的促进主动学习的同学互教活动。这些都要求充满热情的教师进行尝试,从而为这种试验方法在高等教育中的有效性不断添加新的证据基础

简而言之,从危机中脱颖而出的高校将是那些教导学生作为思想家的高校;这些学生具有在后新冠世界的不确定因素下工作的技能。我们的在线教学法必须体现并进一步实现这一目标。

曾德源(Benjamin Tak Yuen Chan)系香港公开大学(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李嘉诚专业进修学院院长。他还是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专业进修学院的荣誉副教授。

Illustration of ruler, pen tape, rubber and computer screen

选择教学技术

在新冠疫情之前,教育技术行业正在稳步发展。大学已逐步采用并加强授课录制、虚拟学习环境和数字文本等技术,虽然它们只是对面授教学和图书馆的补充。据报道,2019年,美国公司对该领域进行的投资达到了17亿美元(约118亿人民币)。

新冠病毒的流行和疫情造成的封锁揭示了技术能为学习体验带来的灵活性和机遇,而上述的投资数额将成倍增长。但随着这种增长,技术供应商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那么,高校应如何确定其需求,以及哪种解决方案最能满足该需求呢?

首先,高校必须使其学习技术适应其使命、方法和学科组合。比起科学学科,有些系统更适合人文学科。比起说教式教学,一些高校倾向于基于问题的小组式社会学习。一些学科更具有沉浸性、更实用或更基于工作,因此需要更细致的教学方法。一些像数学这样的学科,在标准键盘和“自带设备”的环境中陷入两难。其他学科,例如在英语学科中,固定发布的资源将需要具有启用注释层的功能。

在大型的多院系高校中,根据学科需要甚至可能采用不同的学习平台。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一项研究发现,与工程、设计或音乐系的学生相比,当学生们在校园中行走时,他们可以辨别商学院学生与众不同的外表和感觉。在虚拟世界中为什么不能做到这一点?

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把数字化提升到另一个层面,为教学提供了更多以学生为中心的、个性化和具有适应性的机会:教学可以根据个人情况、先前学习情况和不同的学习速度来调整授课方式。

不管你是教500名还是50000名学生,在使用同伴之间相互学习和评估的方法时,都要考虑功效。这时需要决定人为干预、自动化和工作流程的程度。如果部署了人工智能,则要考虑避免机器偏差。

另一个考虑因素是形成性和总结性评估。新冠疫情表明了手写考试现在是多么的过时,以及通过适当的检查和平衡手段,在线评估能够怎样提供更加真实的体验,并为评分提供更可解读的考卷。但是,如果把数字监理作为衡量评估的唯一方法,那么高校应该如何缓解学生对隐私的担忧?

商业模型、市场、规模和灵活性要求也是重要的考虑因素。高校是否希望开发符合共享内容对象参考模型(SCORM)标准的灵活教学法,以便将其重新用于不同的受众,如大规模的在线公开课程、可累积的微认证、持续的职业发展或行政教育?

毋庸置疑,我们不能孤立地选择要学习的技术。这一技术必须在其他技术的生态系统中具有交互操作性,并且还必须具有抵御网络威胁的能力。因此,它需要有一个开放的体系结构。我们应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专有认证和专有接口。同样,某些技术可以作为独立系统运行,因此可以复制企业系统上已存在的功能,例如计费和注册协议。当高校希望中央企业资源计划(ERP)软件优先时,需要关闭该功能。

在企业层面,收集指标以供学习分析引擎使用或放置cookie轨迹以跟踪学习者的行迹,并支持干预措施和商业智能系统也可能被认为很重要。

在这一构架下,高校必须考虑为学生提供课外和引导支持。该平台将如何与咨询、职业和语言支持联系起来?

员工也需要支持。孤独的学者独自开发程序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线学习对象现在可能涉及模拟、触觉(人工触觉)、虚拟角色、增强现实和游戏化(通过向学生展示他们与同龄人在不同类型的活动中的平均水平相比如何,来激发学习)。这一切都需要一条生产线,其中包括主题、许可、图形设计、学习技术、编辑和制作方面的专家。

关键的一点是灵活应变。一个成功的学习体系结构必须设计得适合高校的需求,并与适当的技能和文化相匹配,以使其发挥最大的潜力。

克里斯·科布(Chris Cobb)系伦敦大学(University of London)负责运营的副校长兼副首席执行官。


保持包容性

当前,线下高等教育受到了严重限制,高校的当务之急是提供包容和灵活的在线学生体验。这是指要考虑到学生生活的现实,并试图适应他们正在学习的变化和不平等的环境。

在疫情暴发之前,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中所有即将入学的本国学生里,有近1/4都是进行在线学习的远程学生。远程学习可以在白天和晚上的灵活时间进行,又不用花费时间和费用前往校园,这为那些原本无法选择大学的学生提供了机会。疫情暴发前,典型在线学士学位的学生画像很可能是:女性,年龄在25岁以上,家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兼职学习,同时处理着重要的家庭和工作事务。

但是,既往研究表明,参与在线教育的机会并不一定会转化为积极的结果。疫情前,澳大利亚在线学习的学生在拿到证书前退学的比例是在校学习学生的2.5倍;成熟的年龄和兼职时间表与更高的学生流失风险密切相关。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至少一部分是因为大学的政策和流程在设计时往往还是考虑到全日制的在校学习者,这给承担其他紧迫责任的人(如就业或照料家庭这些必须优先于学习的责任)留下的灵活性不足。可靠的互联网访问已被证明是另一个关键的公平性因素。包含了一份近期进行的问卷调查的澳大利亚研究表明,无论是由于地理位置还是财务限制,互联网连接质量差都是充分参与学习的重要障碍。

在疫情期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学生在家中在线学习。因此,高校必须吸收从研究中汲取的关键经验教训,以学习如何提供更公平的在线学习体验,来支持和鼓励所有学生,包括长久以来未被充分代表的学生群体。

这里有3个要点。首先,是从年龄、经历和生活状况以及这些因素对学生学习体验的影响方面,认识和理解学生群体多样性的重要性。

其次,我们迫切需要学校即时的、有针对性和包容性的交流,以便为学生提供“及时”的信息、鼓励和支持。其中至关重要的部分是在线的师生交流;这反过来又鼓励了学生之间的互动。

第三,我们的设计必须为线上教学服务,以确保能够提供更引人入胜的数字体验,并通过教师的大力参与建立互动和参与。可以将视频、实时流媒体和其他交互式多媒体等技术的使用保持在较低水平,以确保在联网方面有困难的学生(他们许多都在偏远地区,同时/或社会经济状况欠佳)不会被无意中排除在线上教学之外。

如果这些证据充分的建议被采纳,数字交付将兑现其诺言,并将首次使高等教育真正普及并面向社会的各个方面。

凯西·斯通(Cathy Stone)系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castle)人文与社会科学院的副教授,也是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国家高等教育学生权益研究中心的兼职研究员。

 Illustration of people working with one person falling from the sky

向何处寻求帮助

如果新冠疫情的状况只允许大学校园在新学年部分开放,那么所有人都将不得不适应新的环境——部分时间在校园里,而其他时间在校外上学。

这种混合状态破坏了许多惯例,尤其是学习和教学进行的地点。在校园内外为所有学生建立公平、可访问和具有包容性的学习方式将是一项挑战。每个学科都有自己独特的环境。

那么,学者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为新学年做好准备呢?首先,不要试图所有事都亲力亲为。为了使灵活的方法获得成功,团队教学将至关重要。

在你的大学内部寻求支持。学校的教学中心或其他类似机构拥有很多支持资源,可以通过现有的校际技术对你进行指导。这将真正帮助你坚实地基于将教授的内容,仔细思考并计划将采用的活动、内容、反馈和评估。这也将帮助你为同步和异步课程的设计和教学规划时间。

同时,你可以探索疫情封锁期间在教师群体间共享的许多资源和实践示例。英国学习技术协会(UK Association for Learning Technology)对疫情的回应提供了广泛且不断更新的资源库。该协会还定期举办免费的在线讲座,涉及包括版权在内的一系列主题。员工和教育发展中心(Staff and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Centre)在整理和分享资源,并组织在线讲座。

考虑评估和反馈。这是重新设计评估策略并转向更灵活方法的绝佳机会。凯·桑贝尓(Kay Sambell)和莎莉·布朗(Sally Brown)的新冠疫情评估工具集全面介绍了其他方法。

另一个建议是成为在线学生。是的,我是说真的。注册免费的在线课程,并将其作为学习和反思你作为在线学习者的经历。开放大学(Open University)的“为成人学习者创建课程”在理论和实践层面都为在线教学提供了全面的指南。

考虑一下你的教学表现。联络时间的管理不复以往,而且将不仅包括面对面交流时间。让你的学生知道你是谁,以及让学生进入的线上空间里有你和他们同在。例如,你可以在虚拟学习环境中发布定期更新。使用支持性语言。并且要让学生明白你何时何都能提供一对一支持。无论你的学生在哪里,他们都应该能够感觉到你的存在。

由于有些学生在校,有些不在,因此,比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的是,对所有学习和教学活动,以及更广泛的支持机会的时间、场所、举办形式和原因进行清晰的交流和标注。在课程开始时花一些时间,培养每个人对使用将涉及的线上和实体空间的信心。这样,如果本地疫情封锁要求所有人都离开校园,学生们也有已建立的沟通渠道,并可遵循明确的路径。

但仍有一个要素是感受。与你的学生和同事一起学习。抽出时间与他们坦诚交谈。将关怀和福祉作为课程的核心。考虑可以鼓励学生参与同步和异步活动的低风险方式,以在线上和实体空间中建立一种群体感。同时,鼓励学生们分享什么对他们有效或无效,并解释其原因。

让他们知道,你们都在一起学习“在校生活”的新方式。

希拉·麦克尼尔Sheila MacNeill)是一名独立顾问、开放教育专家和作家,她研究支持数字学习和教学的各个方面,并主要关注英国高等教育。她曾担任格拉斯哥卡利多尼亚大学(Glasgow Caledonian University)学术发展:数字学习部门的高级讲师


鼓励Zoom课程中的参与度

参与度在任何学习环境中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可以提高注意力。Zoom教学也不例外,但是一些鼓励参与的技巧有些特殊。以下是10个技巧。

1. 以小测验开始课堂。课堂一开始,就应该立刻让学生进行一个针对过往学习内容的3到4个问题的小测验,或对几个问题做出简短的回答。这有两个效果:激活过往的知识会帮助今天的学习,以及使学生立刻活跃起来。同时,迟到者不会影响其他人的参与。

2. 说明你的方法。让学生了解这节课的内容,以及它如何与课程的其余部分联系起来,这有助于他们建立联系并提高注意力。同时,让教学法更明确:阐明你为什么要使用某些类型的问题,定期总结,并强调参与的重要性。了解了你的方法会如何帮助他们成功,学生们会更有动力。

3. 引发非言语性的反馈。让学生们表示是或否(比如用竖拇指或倒竖拇指)会提高他们的注意力和参与度。改变问题的类型也会在课堂中产生幽默感和乐趣。你在呼吸吗?猫王真的离开这幢楼了吗?猫比狗更好吗?

4. 提出口头问题。作为学习手段,非语言反馈最好与其他评估一起使用。与面对面教学的设置一样,进行有效口头提问的关键是询问、等待和检查。给学生思考答案的时间会激活搜索的过程。不要立即对答案进行肯定或否定,让问题“存留”一段时间对鼓励参与很重要。因为一旦你提供了答案,大多数学生就会停止思考。随机选择学生回答能让你检查学生的理解程度,并让学生保持专注。

5. 为书面问题留出空间。让学生写下答案既可以证明他们是否了解这一内容,也可以增加课堂活动的模式。学生之间的活动也能提高他们的参与度。但请记住:学生不能同时阅读、写作和倾听,因此,当老师不在进行示范或指导时,必须打开软件的聊天区域。这一点很重要。

6. 以民意调查为指导。小测验不仅可以激发学生们的思想,并加强他们的长期记忆,还可以帮助你检查他们的理解程度,并在必要时调整课程。Zoom会话可以运行许多应用程序,例如Quizizz, Kahoot和Mentimeter等。

7. 允许学生分组讨论。把整个班级分成小组的成功取决于向学生提供足够的内容知识,指导他们如何处理并检查其是否正常运行。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在线问题专家Tim Klapdor 建议我们“通过突出学生的想法来鼓励讨论,并使用激发作为一种讨论的工具”。

8. 要求屏幕共享。当小组返回主课堂时,让小组展示和讨论他们的工作、发现和解决方案可以鼓励大家积极地思考内容。同时,让别的同学根据一定的评分标准对工作进行评估可能是加强理解的有效办法。

9. 使用留言板。由你或学生写下内容,然后让学生与这些内容互动,是一种鼓励参与的好方法。你可以在这种媒介中以自己的思考过程做示范,并解释或注释一些例子。你还可以让学生在留言板上写下注释,要求他们标注关键词、补全等式等等。

10. 修改内容。如果学生仍不参与,则很可能他们只是不知道答案。作为人类,我们自然希望获得成功。在一个有很多成功的机会的环境中拒不参与,可能表明你需要补充一些基础知识。这与你认为学生应该具备什么知识无关。和所有的教学一样,好的在线教学重点在于根据学生们实际所学的知识,相应地设计课程。

保尔·莫斯(Paul Moss)系阿德莱德大学学习设计和能力经理。 


建立远程实验室

尽管在线教育可以很容易地代替面对面的授课、辅导和讨论活动,但对于具有必不可少的实际组成部分的课程而言,在线教育提出了更大的挑战。科学、医学和护理专业的毕业生都需要一些神经运动的技能,而这些技能似乎需要实操培训。

另一方面,一些大学通过其远程实验室(Remote Laboratory, 又称远程控制、远程访问、基于网络或线上的实验或实验室)为学生提供了二三十年的实践工作。从本质上讲,在这些学习环境中,学生可以在其中通过互联网远程控制、观察和操纵实体实验或设备并与之互动。它的主要优势是使他们能够随时随地进行实时实验,从而将实验室时间扩展到大学环境和工作时间之外。其他优势包括节省成本、在全球范围内使用实验室设施和技术支持,以及消除许多安全问题。预防病毒感染现在已成为又一个重要优势。

只要是由可联网的电脑控制的设备,都应该可以进行远程控制。有许多软件包可以使用户远程访问计算机并使用大多数内装软件(这几乎没有许可问题)。诸如远程桌面连接(与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捆绑在一起)这样的应用程序,或像VNC(虚拟网络计算)或其分支版本这样的开源软件,将屏幕显示、视频、音频和数据文件传送到远程的另一台计算机上。Linux或Unix用户可以很容易地使用安全外壳协议(Secure Shell)与他们的主机或服务器进行安全通信,而无需安装其他软件。

但是,如果实验设置未与计算机连接,则需要进行一些设计和开发工作才能将其转移到远程实验室模式。美国国家仪器公司昂贵的专有软件LabVIEW和相关硬件已占据这个市场的主导地位近30年。但是近年来,已经有许多开源或替代平台可供教育使用。其中包括由布莱津理工大学(Bleking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为电路实验开发的现实虚拟仪器系统(VISIR);OLAREX,一个为应用基于ICT的学习材料和方法而成立的欧洲财团;由3所澳洲大学建立的FARLABS可供学生控制设备并与其互动;以及麻省理工(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旨在为学校和大学中的共享网络访问实验室提供支持的iLab。

过去几年中,各个高校还开发了许多其他远程实验室,例如WebLab-Deusto、NetLab、Remote Labs、LabShare和UNILABS。

最近一些教育研究表明,在所有学习成果类别中,比起实操的学生,进行虚拟实验室或远程实验室的学生具有同等或更高的成绩。但是,绝大多数研究仅涉及内容知识。此外,比起高级课程,远程实验室对基础课程更有用,特别是对于有更多学习需求的学生。因此,它不能完全取代传统的实验室工作。

但是,这是丰富、加强和扩展动手实验的非常有用的方法。并且在当前状况下,它比人工模拟或根本没有实验室工作要好得多。

杨友源(Yau-Yuen Yeung)是香港教育大学(Educatio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科学与环境研究系的兼职教授。 


使用虚拟现实

即时在正常操作下,实验室课程也是资源密集型的,经常需要仔细的监督。它们也受到时间安排的限制,而工作和实验本身的性质也可能受到健康和安全考虑的限制。

新冠疫情的后续影响之一可能是将基于实验室的活动转变为虚拟活动。换句话说,与其说沉浸式虚拟现实(VR)是有趣的新颖事物或教育方面的研究工作,不如说它已成为实用技能发展和理论语境化的主要内容。

使用当前的技术,我们可以轻松地以3D方式重建实验室环境。通过标准网络浏览器、移动设备屏幕或头戴式显示设备,我们可以模拟实验室程序以提供类似的动手练习。这可以采用具有如手术技能培训、健康和安全意识,或设备操作等特定目的的复杂数字游戏的形式。有些项目甚至能通过多人游戏场景促进团队合作能力。

数字平台使院校可以更好地掌握学生的实验成绩,从而获得更好的反馈。它还可以更好地演示难以观察的过程,并通过更改现实来消除令人困惑的细节,以突出重要信息。这还消除了许多实操实验中的安全隐患。

以萨里大学(University of Surrey)的小型化工厂为例。实体工厂能提供宝贵的操作经验和对典型工业设备和仪器的实践认识,但培训学生进行安全工厂操作的后勤工作,以及在实际环境中(包括危险情况下)能模拟的操作的局限性,都可能会严重限制有益成果。

我们的虚拟创新技术可随时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访问,或可从笔记本电脑或台式机上获得完全沉浸式的3D体验;这极大地扩展了可获得的学习成果。用户能够自由浏览,并与设备及其仪器进行人机互动。这种半工业规模操作的概念证实了,典型实验室(台式规模)设备的这种“类双胞胎”式扩展变得显而易见。将来的“多人游戏”组合甚至应该能够模仿运营和管理场景。我们希望我们的最终产品可以成为教授实验室课程的合适替代者。

疫情封锁危机可能是教育革命的最后推动力。在这一革命中,参加互联网上含有实验室工作的教学项目已成为学生日常生活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可能需要的是适用于任何科学或工程学学者的,用来简单地构建真实的、沉浸式的VR模拟的工具。同时,我们需要关注教学技术人员,以帮助重建和加强实体实验室的环境。

最后,这些技术需要你的投资,以更好地提供给面向未来、反对那种眼光不广,以及实体上和后勤上都受限的教育的大学。

杨逢伟Fengwei Yang,音译)系萨里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以萨特·阿尔佩(Esat Alpay)系萨里大学分管教育的副院长,顾赛(Sai Gu)系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的中国执行副校长。 

Illustration security camera with a screen and food and a few people

安全保障措施

在线辅导看起来似乎与在学校私人办公室里进行的面对面会谈没有太大区别,但它们展现出了不同的问题。

如果一个研究人员提出要在年轻人的家里收集他们的数据,那么研究伦理委员会可能会询问有关偶然的发现、隐私暴露以及保障措施的问题。毕竟,与在校园里正式会面相比,在线上进行学生和教职员工的谈话会无意间透露出更多有关家庭布置和私人生活的信息。镜头视角会暴露人们的住处、他们的同住人、是否有孩子,以及如何度过时间的细节。如果周围摆放的是乐器或书本,那没什么;但如果是昨晚聚会的残留物,学生的男友或女友在床上,或在会谈者身后穿衣服,又或者环境中的讨论或争执被麦克风收音,则可能会带来更多问题。

在线会议的规则、规范和期望值也可能会比线下的更为含糊。即使是这样,在采取行动保护心理健康,或防止不当师生关系甚至性骚扰方面,大学也没有很良好的记录。于是学校部门在与学生进行在线互动方面更加谨慎,并采取了适当的培训和保护措施以最大程度地降低风险,也就毫不奇怪了。

在不妨碍在线会议带来的好处的同时,大学可以做些什么来支持教职员工和学生?

  • 提倡应与面对面会议一样以专业态度对待在线会议。
  • 确保教职员工和学生都清楚相关礼仪。什么是可接受的视频位置?什么是合适的着装要求(例如不露出睡衣)。
  • 鼓励教职员工和学生对摄像头拍摄的画面和录下的声音保持控制,以维护界限和隐私。特别需要考虑的是,在摄像机视角内是否存在会暴露居住地址或家庭布置的详细信息(如孩子的照片)的物体、图片或其他物体。
  • 鼓励学生与室友或家人讨论线上会议的规范,来让他们知道会议进行的时间,并了解他们可能会在这些时间段被拍到或录音。
  • 认识到许多教职员工和学生不住在富丽堂皇的房子里,他们将在共享空间里工作。强调他们可以使用虚拟或虚化的背景,或者如果他们认为关闭视频源会更加舒适,也可关闭摄像头。
  • 在共享机密信息或进行私人问题的讨论之前,直接与学生确认他们周围有没有别人,或者是否在使用耳机。
  • 是否同意一场会议可以被录像或录音是基本原则。同意是至关重要的,通话中的每个人都必须明确给出同意信息。此外,还要就这些录音录像的存储方式、可以与谁共享以及在什么时候销毁达成一致。除非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否则应避免录像。
  • 员工可能会看到表明学生很脆弱或处在危险中的迹象。要提高员工们的意识,因为如果在校园里见面,他们可能不会发现这些迹象。

确保教职工知道,如果他们担心学生或其同住者的福祉,应该向谁提出问题。

确保员工知道如果在会议中感到不适时应采取什么措施,其中包括从重申控制权到结束会议等一系列逐步升级的步骤。他们还可以正式记录发生的事件。

鼓励同事们分享成功管理在线会议所使用的经验和策略。

马修·戴维斯(Matthew Davis)系利兹大学(Leeds University)商学院的副教授,也是该校商业、环境和社会科学院研究伦理委员会的主席。


鼓励教师参与

在大多数情况下,在教学设计者和其他支持人员的协助下,教师们在调整教学方法和评估手段,以适应对许多人来说是全新的教学方式的要求上,做得无比出色。

这项针对远程教学的大规模国际性实验可能会带来新的技术增强机会,以可持续的方式为更多学生提供服务。然而,即使在新冠疫情中,具有远见的高校也将积极寻找新的机会。因此,一旦疫情结束,各高校又该如何劝导仍怀有抗拒心理的教师继续保持,甚至扩展其在线教学?

以下的列表远谈不上全面,但可能会有用。

增进对远程授课和在线授课区别的了解。教师们可能不知道高等教育曾有一段为时30年的,以异步远程教育为主的历史。资深研究者和从业者都知道课程的成功在于精心构造和设计的活动和评估。没有了教学设计和准备时间带来的优势,紧急转向以同步为主的授课方式,会给学生带来非常不同的甚至可以说有所欠缺的体验。

调和每个人的需求。像任何提案一样,在线学习项目必须同时满足教师、学生和高校使命的需求,才能蓬勃发展。构建具有高度选择性,以声望为导向的项目与开放获取,以增长为导向的项目不同。然而,无论是哪种项目,其目标与高校使命进行统一的同时,也必须满足教师和学生的各种需求。对教师而言,这可能包括减轻工作量或采取激励措施。对学生而言,这可能包括开发新项目,额外的支持或减免与学校生活相关的费用。每种安排都需为高校独特的环境量身定制。

利用数据。不愿进行在线教学的教师并不是出于个人对远距离教学的不良经历(除非是最近的紧急同步授课)。这种排斥更多是基于传言、轶事和感受。但学者、研究者和科学家会对数据做出正确的回应,且在线学习有丰富的语料库可证明其功效。这包括一个完整的子类别,显示在线教学和传统的面对面教学的成果没有显著的差异。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混合学习方法比单独使用任何一种方法都能产生更好的效果。

推广教学奖学金(SoTL)。在线教学具有进行教学研究的能力的前景可能会吸引一些教师。技术增强的教学为争取教学奖学金提供了丰富的机会。就其本质而言,学习管理系统收集了大量可以进行挖掘和分析的数据。

尊重教学专业知识。在鼓励教师在线教学时,尊重和重视他们现有的教学专长和学科知识十分重要。尽管他们可能尚不知道如何最有效地在网上传授课堂内容,但他们很可能是资深教学者。关键在于帮助他们了解如何在新的授课方式中传达他们现有的专业知识。

提供支持。无论教师有多少课堂经验,他们在开发第一门在线课程时仍需要帮助。总支持部门和教学设计者、媒体开发人员,以及帮助中心的人员可以一起消除启动时的摩擦,而这些摩擦可能会妨碍某些教师尝试在线教学。新计划只有通过教师才能实现。

托马斯·卡瓦纳(Thomas Cavanagh)系中央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分管数字学习的副校长。


为残障人士考虑

在最近针对数字教学的热潮中,残障学生的需求和其他特殊需求有时会被忽略。

我们与新加坡一家为残障人士服务的慈善机构SPD合作,和6位来自不同高校的学生就在线学习的利弊进行了讨论。这些学生各自患有自闭症、视力障碍、听力下降、脑瘫和阅读障碍等疾病。我们发现,通过适当的调整,这些学生可以和其他人一样具有适应性且灵机应变。

我们的受访者谈到了线上的预录制课程能让他们放慢讲课速度,重复观看较难的部分,进行短暂休息并在注意力最佳时观看视频。一些人还称,他们通过在线平台提问比面对面交谈时更有自信。

但是,在家学习也给残障学生带来了许多挑战。我们认为,如果有适当的支持,可以减少这些挑战。在线读唇语的困难使得聋哑学生特别依赖自己的笔记员。我们的受访者说他们在进行线会议、没有记录文本的录制课程和没有事先给出材料的同步在线课程时特别困难。

一位聋哑学生评论说:“由于我没有到场出席,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对我格外优待。不管教授的内容是什么,我需要相信我的笔记员,信任他能做好他的工作。”

提前提供讲课记录和笔记,可以真正帮助学习能力不同的学生。对于正在苦苦挣扎的学生来说,在线学习的速度可能很快且充满挑战性。教育工作者还可能因为向学生推荐额外资源而不自觉地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由于所使用的字体,某些在线资料可能难以阅读。例如,患有阅读障碍的学生要比其他学生花更多的时间浏览期刊文章。

这些都会损害残障学生的士气。正如我们的一位受访者所说:“对于想要完全从课堂脱离的人来说,能够关掉相机和麦克风显得很诱人。”此外,落后或需要帮助的学生可能不愿意在大型课堂上寻求帮助。一种解决方案是让讲师提供个人或小组在线咨询的机会,这会鼓励学生在更小、更安全的空间里寻求帮助。

在我们的采访中被提起的另一个问题是社会隔离。似乎在疫情爆发前就和同龄人建立了良好关系的学生,在授课转向线上后仍保持着这种关系。但是,那些原本已感到孤立的人,这种感觉会加剧。一位受访者强调,在新的班级或新的学生群体中,认识人并参与小组讨论可能是一个真正的挑战,尤其是对有自闭症的学生而言。

因此,对残障学生来说,在线学习究竟是敌是友还是一个问题。这实际上取决于个人、环境和学习活动如何相辅相成,或不能相辅相成。对许多人,尤其是肢体残疾的人来说,在家中上课的便利毫无疑问是一个优势。但是,教育工作者在使在线虚拟环境有利于学习和讨论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但每个人的需求都不尽相同。因此,与每个人确认要如何更好地支持他们是必须的。教育者多做一点额外的努力就可以对他们产生很大的影响。

林淑梅(May Lim)系新加坡技术学院(Singapor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职业治疗师和副教授,同时也是该校学习环境与评估发展中心(CoLEAD)的负责人。该中心举办教师教学发展项目。

本文由陆子惠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泰晤士高等教育正在筹划一个激动人心的项目,以集合全球各地最佳的数字教学和学习实践。我们非常期待您的参与。在疫情期间,您学习到的哪些信息值得与其他学术同仁分享?欢迎把您的想法和推荐发送至 sara.custer@timeshighereducation.com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Reader's comments (2)

Additional insights are available in 'Evidence-based and Pragmatic Online Teaching and Learning Approaches: A Response to Emergency Transitions to Remote Online Education'. This support has been created to assist in the provision of educational continuity in these unprecedented times; it empowers the use of evidence-based teaching and learning approaches as much as possible. See https://www.emeraldgrouppublishing.com/journal/ils/special-issue-free-access-a-response-emergency-transitions-remote-online-education which is free access until the end of January 2021.
Most helpful Breene! Thank you for the link.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