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ment and governance

即便具有男性同等绩效评级的女性也会遭受巨大薪酬不公。安·布鲁尔(Ann Brower)和亚历克斯·詹姆斯(Alex James)称,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2月 27日

玛丽·彼尔德(Mary Beard)最近承认自己是每周工作100小时“狂人”的推文引发热议。但学者们如此拼命工作合理吗?谁有权决定?这些学术狂人应当对此保持沉默吗?让我们听听这些学者怎么说

2月 20日

年轻科学家们的职业受作者排序的影响,因此纷争在所难免。由大到小地排列作者的贡献是为了确保每人都得到应得的认可。但这样就能相安无事了吗?顺带一提,本文的第一作者是杰克·格洛弗(Jack Grove)

1月 30日

虽然一些大学用国际生学费资助大型建筑项目,但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和其他地方的学生发现,他们脚下的土地才是建设高楼大厦的最佳根基。但是大学真的应该把象牙塔变成商业摩天大楼吗?约翰·罗斯(John Ross)伸长脖颈,想要一探究竟。

10月 24日

现代学者无人不知“要么发表要么灭亡”,但是,要想取得突破性学术成果,定期发表论文是好事还是坏事?西蒙·贝克(Simon Baker)评估了研究数量和质量之间关系的数据,并询问哪一个(如果有的话)应该作为优先级

7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