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无法忍受仓促转向网上授课,我们需要B计划

马特·詹纳(Matt Jenner)称,高校合作开发核心在线课程可能是保持质量的唯一途径

四月 30, 2020
Synchronised swimmers and digital connections composite
Source: Getty montage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世界各地的大学被迫迅速适应新的教学方式。学者和专业工作人员竭尽所能,以期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作出最好的应对。而针对这些举措的反馈大部分都是正面的,至少从学者的角度来看是如此。

但是,现在我们也应该考虑接下来的学期,并认真思考新冠疫情后大学校园的样子了。然而,目前最触手可及的选项都并不太令人满意。

从表面上看,我们需要在继续进行紧急远程教学、把所有课程放到线上、或是祈祷一切恢复正常之间选择。但这些选项都有重大隐患。

紧急远程教学并不是在线学习,而学生也会感受到这两者的区别。尤其是在封锁之下,教师的精力和精神受到越来越大的伤害。很少有学者能承受这种草率的转变,而且他们在未来几个月中将无法获得足够的时间和支持,以开发自己的在线学习课程。最终,教学品质和教师的热情将会消耗殆尽。

此外,由于网络不佳、学习空间不足、日程安排不便或生活受到干扰等诸多原因,一些学生将继续被远程教学排除在外。这种模式缺乏可持续性。当前的问题可以被弥补,但将来还是需要实际的解决方案。

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必须立刻采取适当的措施,以确保学生可以继续接受正常教育。这些措施需要在出现更多学费退款的要求,以及国际学生进一步减少之前落实。

如果封锁继续下去,高等教育可能会继续严重依赖全线上学习,或高度融合的线上与线下教育。但是,开发有效的在线学习需要先期投入,而回报可能要等到数年,而不是数个月后。在当前大学财务和人员都很紧张的情况下,高校真的可以设法将每个计划中的课程都设置成质量有保证的在线形式吗?尤其是这些课程可能只会使用一两个学期。

值得庆幸的是,还有另一种方法。大学联盟可以开发一套精简版的集中性且有针对性的在线课程,从而为当前情况专门建立一套课程。这样的做法将朝着支持学生、避免倦怠和坚持学术严谨的目标努力。

精简后的课程仍应为学生提供学术、就业和社会生活所需的经验、知识和技能。大学联盟将与来自各个行业的专家合作,指导这套课程的主题。课程的内容和活动适用于从大学新生到继续学业的研究生在内的学生,这包括拥有不同教育经历,及处于不同教育阶段的所有学生。

如果封锁限制放松,并且一些学生能够幸运地被允许重返校园,则可以与其他人一起远程学习。不能返校的学生将能够在线上接触到一个丰富多彩的,充满社交性和包容性的学习环境。教师们将得到支持,以更好地与学生进行互动交流,从而建立起作为大学生活基础的社会纽带。

尽管针对集中式课程的具体呈现仍存在争议,但我们可以探寻公认的毕业生所需的素质和学习能力。对于本科生而言,学科主题可能包括学术素养、电子知识、数学、统计和数据处理、批判性思维、修辞和辩论、环境和可持续性,以及企业家精神和创新。研究生的课程主题可能包括研究方法、数据和文献评论撰写、高级数据建模和处理技术、设计和管理学术项目、论文写作和计划,以及职业规划。

在构建的课程中,可以允许主题的叠加,一学期中的选课最多可涵盖3个主题。每个主题都可以以精简模式(合4周50个学时)或完整模式(合12周150个学时)构建。每个课程的学习水平都会清晰标明,以供学生在选择课程,以及教师在备课时参考。这些课程可以遵循已有的学术管理体系,以确保它们的高质量,并可以按照类似于EMC通用微凭证框架(EMC Common Microcredential Framework)的标准进行制造。

此外,在适当的情况下,课程内容可以作为开放的教育资源,或在知识共享许可下对外共享。这将使课程价值远超出大流行病的迫切需要。而允许其它学术机构重复使用这些课程,也可以保证所有高校在这场危机中都不会被抛下。

评论家会尖叫:“这是流水作业!”“我的实验课程怎么办?”但是他们必须认识到当前的世界性问题是大流行病、封锁、失业和经济衰退。我们无法坐视学生、老师或所有高校因无法提供可持续的高质量在线学习计划而陷入困境甚至破产。我们必须把握住这个坚持标准、保持参与度,并支持学生的备选方案。

我们都想恢复正常。然而现实是,未来是未知的,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提早计划。您的实验课可以容后再议。

马特·詹纳系未来学习(FutureLearn)的学习主管。

本文由陆子惠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Reader's comments (1)

Thinking of options beyond the emergency switch to online learning is certainly necessary. And while I agree that we cannot go on with simply moving lectures online, there are some cases where the labs cannot wait. I am talking of medical education, particularly in my field, which is veterinary medicine. There is a lot that can be taught remotely, but there is no way to teach practical skills without being in the presence of an actual animal. Or access to diagnostic material. Should we perhaps consider how we can provide in person education that is sustainable even during flare ups of a pandemic that will, most likely, occur in the future months or years? At least for those disciplines that require in person teaching, could we re-think the way we set up physical spaces to allow for teaching during lock-downs? I don't mean just spacing out chairs and making people wear masks, I mean focusing on hygiene, providing tests and vaccines (when they finally become available), and really allowing sick people to stay home - something most employers speak of but secretly discourage or at least look down on. Essential work goes on, even during lock downs. Is teaching practical medical skills not essential? After all, would you want to take your dog or cat, or trust the health of your cows, chickens or sheep, to a veterinarian who practice his/her skills on a simulator?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