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长典型特征:62岁男性科学家

对世界400强大学领导层的背景分析显示:校长一职流动性大,缺乏多元性

九月 5, 2019
Man in office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高等教育领域最引人关注的一点,就是经常看到大学新校长走马上任的信息。有时候,我们似乎每天都会收到这类邮件:内容要么是宣布新校长上任,要么是现任校长离职。

泰晤士高等教育对世界400强大学的校长进行了背景分析,最新的数据分析似乎证实了一点:现任校长的平均任职期只有5年。

大约三分之一的大学中,校长是从2017年起才开始任职的;大约五分之一的大学中,校长是从2018年或今年才开始任职的。

这引起了一大疑问,大学校长流动如此频繁,究竟是因为这种做法有可取之处,还是因为这仅仅只是高度国际化的体系运作造成的自然结果?在这一体系中,各个学校都致力于寻找最优秀的人才。

这只是泰晤士高等教育独家数据中众多有趣的发现之一。该数据还研究了世界400强大学领导阶层的一些典型特征,如年龄、性别、受教育地点、学科背景以及工作经历。

除校长任期这项数据外,数据还显示这一普遍现象:校长为62岁的男性,曾在世界300强大学攻读理学学士学位,来自当前任职大学所在国家,最初都是以外部招聘的方式入职。

然而,各国之间也存在一些有趣的差异。

例如,在世界400强大学中,美国大学的校长年龄明显偏大(平均在64岁左右),且任职已达七年之久。在德国也是如此,任期更长(接近8年),尽管这可能与德国的校长选举制度有关,在德国,校长一职有固定任期。不过,德国校长的年龄接近总体平均年龄。

同时,在占有相当比例世界400强大学的国家中,最年轻的校长通常来自瑞典(58岁)和澳大利亚(59.5岁),在校长一职上任期最短的校长来自中国和法国(平均不到三年)。在瑞典,大学女校长人数最多,而在法国,大学女校长人数则最少。

分析世界400强大学校长的本科背景,可以发现,理学专业占据2/3,而在英国和美国,校长更可能是艺术和人文社科背景出身,数据显示,在英国和美国,约有一半的校长是人文社科背景出身。

排名最高的大学,在培养未来领导人方面,也表现出了很强的主导性。

在世界400强大学中,接近四分之三的大学校长来自于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单里的大学,而世界400强大学中的30位校长,更是在世界前10名大学接受过本科教育。其中,剑桥大学出身的校长人数多达7人,位居榜首,哈佛大学(6名)和普林斯顿大学(5名)紧随其后。

在招聘模式方面,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尽管全球领导力市场的言论不绝于耳,但总体而言,校长很有可能来自国内。

但新的数据显示,人们目前略微倾向于从其他大学聘请校长,有充分的数据表明,在350多所大学中,有200多所大学的校长是由外部招聘而来的。

然而,在近140所院校中,仍有相当一部分大学的校长是从大学内部选拔产生的,相比英国和澳大利亚而言,这一趋势在美国和德国更为明显。

不过,大学从高等教育部门以外招聘人才的情况仍然非常罕见。大约有40位校长之前并不是高等教育部门出身,其中许多人甚至还在别的部门(如基金会)工作过。

曼彻斯特联盟商学院的商务部主席蒂莫西•德文尼(Timothy Devinney)教授表示:管理研究表明,企业“进行内部招聘,一方面是对企业的稳定有充足的信心,另一方面也能确保留住最优秀的人才”。

在高等教育领域,内部招聘模式在美国更为普遍,因为美国大学更有可能提高一名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以防止他们离职。而在英国,“如果你想加薪,你就要离开现有的职位,从其他学校再得到一份工作,然后这一院校会满足你的加薪要求”。

在德国,内部晋升的倾向往往备受质疑。今年早些时候,德国高等教育智库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德国81位大学领导中,有40%的人自从成为教授之后,只有在本校工作的经历。

高等教育智库中心的高级项目经理伊莎贝尔·罗斯勒(Isabel Roessler)帮助编写了这份报告。她表示: 这种极端的孤立状态正在发生转变。她说:“领导人应具备哪些重要的技能,人们的观点已经发生了改变……现在领导人需要更多的管理技能。”

罗斯勒博士说,在过去的几年里,越发普遍的现象是:任命大学校长“已经不仅仅是学术圈的决定”,“咨询机构也开始介入帮助大学”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机构对于校长的标准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

她补充说,尽管最终的候选人仍然需要通过大学评议会,获得学者的支持,但事实上,学术界拥有更加开放,更加多样化的视野,也有助于改变领导格局,尽管在德国境内,因为语言和其他障碍,招聘极其受限。

与此同时,西澳大学校长道恩•弗雷什沃特(Dawn Freshwater)表示,要想选拔不同类型的校长,选拔流程至关重要。但“我们也必须看看他们是怎样得到支持的”。

她警告说:“提供一个‘满足多样性要求的候选人’太容易了,候选人会象征性地当选,然后惨遭淘汰,这样就回到了‘正常状态’。”

弗雷什沃特最初接受的是护士培训,她来自英国的工人阶级,她补充说,更好的支持将有助于确保“大学领导能够代表整个社会”。

她说:“人们往往不愿思考领导力的核心是什么,对一些人而言,如果前任校长是上流社会的男性白人,那么下一任校长也应当如此;如果前任大学校长是一名科学家,而且正派能干,那为什么不能再找一个这样的人呢?”

“真正审视领导者的潜力和能力,着实需要付出不少努力。这需要开放的胸怀,开放的思维,打破常规思维,去尝试新的和不同的东西。这就是一所大学真正需要做的。”

simon.baker@timeshighereducation.com

后记

Print headline: Typical v-c is male, 62, a scientist – and in the job five years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