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demic life

幸运的是,在新冠疫情封锁期间,终于不用忍受毫无意义的会议、令人头疼的通勤和臭烘烘的公用冰箱。但教职员还为什么样的解脱而高兴呢?他们对未来的返校有怎样的期待?这些学者有话说

4月 30日

玛丽·彼尔德(Mary Beard)最近承认自己是每周工作100小时“狂人”的推文引发热议。但学者们如此拼命工作合理吗?谁有权决定?这些学术狂人应当对此保持沉默吗?让我们听听这些学者怎么说

2月 20日

年轻科学家们的职业受作者排序的影响,因此纷争在所难免。由大到小地排列作者的贡献是为了确保每人都得到应得的认可。但这样就能相安无事了吗?顺带一提,本文的第一作者是杰克·格洛弗(Jack Grove)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