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工作使人“无暇锻炼”

由于工作需求和自我期待,健康和运动的需求往往被忽视

十月 29, 2020
Two people watching an artist doing yoga in a container
Source: Getty
An academic career can make staying healthy a challenge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一项研究表明,长时间工作给学者留下有限的锻炼时间,英国和澳大利亚仅有1/5学者进行足够的运动来保持健康。

以两国数十所大学900多名学者为对象的研究显示,仅有20.4%的澳大利亚受访者和18%的英国受访者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每周2.5小时中度有氧运动的指南。相似比例的受访者达到90分钟。相比之下,约55%的澳大利亚成年人符合这些基准。

除此之外,超过半数的受访者,包括56.7%的澳大利亚学者和60.2%的英国学者,认为自己的身体健康评分为“好”或者“非常好”。虽然10所大学中有9所为员工提供工作场所的锻炼活动,大多数受访者(澳大利亚77.4%与英国88.2%)称从未参与过。

默多克大学(Murdoch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现,工作正在侵蚀学者们进行锻炼的意愿。他们在《高等教育研究》杂志上报告说,鉴于他们在工作上花了很多时间且经常久坐,这个现象“并不奇怪”。

这份在新冠疫情前开展的调查覆盖了有关健康、工作与生活方式的许多议题。其结果与以前的发现相呼应,即大学是艰苦的工作场所,受访者每周工作约17个小时,并在心理健康指标上的得分“大大低于人口标准”。

首席研究员凯西·费瑟斯顿(Cathy Fetherston)认为,鉴于教育和健康通常是相辅相成的,这一发现具有讽刺意味。但是她怀疑学者们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可能是自欺欺人。

默多克大学的护理负责人费瑟斯顿教授说:“他们知道维持健康所需要采取的措施。他们经常评论自己的体重和饮食习惯,并抱怨他们做的运动不够,(但是)除非他们个人优先考虑,否则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进行锻炼。 (他们说)这是我明天或下周要做的事情,当然明天和下周他们也不会去做。”

该团队警告说,随着新冠疫情加速“工作与生活合并”,这些问题可能会升级,这个概念是当时的社交媒体“脸书”高管埃米莉·怀特(Emily White)在2013年创造的。该论文指出:“当工作压力导致过度工作时间和工作与生活合并可能使参与变得困难时,仅通过健康计划来鼓励健康的生活方式是不够的。”

调查还发现,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学术界是“召唤”,而不是单纯的工作或职业。

费瑟斯顿教授承认,许多学者加剧了工作与生活的合并,例如在停工期间不必要地监视工作电子邮件,但是外部和“内在”需求(学者的高度自我期望)使此类活动不可避免。

“能够说出‘我拒绝’是很好的,但这可能与您是谁以及您认为重要的事情背道而驰。由于承受的压力过大而无法提供所需的工作质量是十分令人沮丧的。”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张万琪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Print headline: Workload erodes will to work out

Please
o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相关文章

玛丽·彼尔德(Mary Beard)最近承认自己是每周工作100小时“狂人”的推文引发热议。但学者们如此拼命工作合理吗?谁有权决定?这些学术狂人应当对此保持沉默吗?让我们听听这些学者怎么说

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