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办公让学术工作变得更难,而非更容易

遗憾的是我们失去了一些更微妙的东西,比如当某教授开始喋喋不休的时候,你可以对朋友扬一扬眉毛表示嫌弃,雅典娜·唐纳德(Athene Donald)说

二月 19, 2021
Water cooler conversation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在新冠大流行的日子里,学生和老师都有很多关于在线学习的话题要说。但是,在学术生活的许多其他方面,我们也深陷于只能用电子屏幕进行沟通的困境中。

有时这是有帮助的,但受限于Zoom这类应用的日子对我们的职业生活(不包括社交,尽管它在很多方面都很重要)产生了大量负面的影响。

以委员会会议为例。在我看来,在某些情况下,Zoom(或类似应用)的工作效果甚至比实际到场开会更好。在没有人能够轻松掌握局面的情况下,发起一场有组织的讨论,这是一个很大的好处。

我还没有放肆到给一名不礼貌的成员强行禁言(虽然他一次又一次地试图支配其他人),也没有把一个不守规矩的人送到等候室,并没有表现出像杰姬·韦弗(Jackie Weaver)在那5分钟会议视频中的出格之举。

人们总体上表现很好,如果想插话,就举手示意或者疯狂挥手以引起主席的注意。虽然总有时候——特别是在较小的会议——当几个人同时想插话时,就会出现典型的盎格鲁-撒克逊礼貌用语“您先请”、“不,您先请”。


THE Campus resource: Making the implicit explicit


遗憾的是失去了一些更微妙的东西。比如当某教授喋喋不休时,你不可能对你的朋友扬起眉毛表示嫌弃,因为你不知道在Zoom上应该看向哪里。我担心的是使用聊天功能给另一个与会者发一条讽刺的消息这种不明智的行为,因为你有可能不小心把它发给了所有人。当然,给你的同事发短信或用WhatsApp也是可以的,因为这不会以同样的方式产生偏差,但如果你眯着眼睛看手机,就明显表现得没有集中精神开会。

这一切都带来了系统性的变化。当身体语言不清楚时,更不容易判断其他人是否和你一样因某一观点而愤怒,也不容易衡量自己的论点是否被他人接受,因为你所能看到的是每个人都在一个极小的方框里,他们可能在厨房、卧室,或者通常骄傲地坐在一个书架的前面。

很难判断爱抱怨的某教授是否因你精心考虑的计划而不安地跺脚,也很难预测某博士何时会因强烈反对所提的预算而发火。对主席和委员会成员来说,这一切——相当字面意义上——都变得虚无缥缈,直接的结果是,在棘手的问题上达成共识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

比在委员会会议桌上发生的事情更严重的是,我们都失去了茶歇聊天的机会。我并不是说主席不好不允许有喝茶休息的时间,我的意思是那些众所周知的闲聊时刻,比如相互接触、避免麻烦、或者只是简单地与新同事建立联系,都不可挽回地消失了。

如果你和那些在现实生活中从未见过的人一起工作,那么当他们只是在屏幕上存在时,你就很难和他们建立联系。我认为这是当前的线上视频会议的真正损失——一个不同于线上教学产生的问题。


THE Campus resource: Welcoming students to your online environment


我担心,当我们最终摆脱这些封锁时,不需要赶火车、巴士或飞机的快乐可能意味着不一定能够再次与同事和合作者进行面对面会谈。

当然,原地不动也有好处,尤其是对环境。但是,更大的损失是无法在一个房间里传达微妙的情绪,或者偶遇了解一个人,从而建立稳固的关系。再加上无法通过喝茶闲聊来探讨你最新的好主意的潜在缺陷,因为线上交流会带来爆发式争吵。所有这些——如果不及时恢复的话——将使学术界的工作更加困难,而不是更加容易。

我们是群居动物。我们天生就不适合每天坐在屏幕前数小时试图处理“正常业务”。我期待着,有一天我能再次在角落里与盟友或敌人悄悄地说几句话,推动讨论向前发展;我能通过在房间里(而不是Zoom上)扬一扬眉毛来释放高等教育生活的某些无聊情绪。现实生活快来吧。

雅典娜·唐纳德(Athene Donald)系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丘吉尔学院的一名实验物理学教授。

本文由陈露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