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将美国大学卷入与中国的“病毒之战”

专家警告称,对中国“窃取”病毒研究的指控有可能损害美国的疫苗研发和海外招生工作

五月 18, 2020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gestures as he speaks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on the COVID-19 outbreak at the White House on February 26, 2020
Source: Getty
Virus and villains: Donald Trump has claimed that the coronavirus originated in a Chinese lab. His administration has warned universities to be alert for Chinese espionage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特朗普政府正在将美国大学卷入其基于新冠病毒对中国的严厉指责中,警告称中国试图“窃取”相关研究结果,从而获得率先研发疫苗所带来的政治奖励。

美国大学的领导者们长期以来一直认同中国的间谍活动会构成威胁。但是,这些大学领袖已警告政府及其国会同盟,他们在应对该威胁时所采用的方法和语气,可能会损害中国人能对美国整体科学事业所带来的更大贡献——主要是指新冠病毒研究相关的国际科研合作以及对计划留学美国的潜在中国学生的影响。

在逐步升级的一系列行动中,特朗普政府指责一个中国病毒实验室因疏忽“制造”了疫情、削减它此前一直在接收的研究经费、扩大对与该实验室合作的美国学者的调查,并告诉所有美国大学提防与病毒有关的间谍活动

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美国助理司法部长约翰·德默斯(John Demers)说,他认为来自中国的以学术界、政府和行业为目标的间谍活动由来已久。德默斯在接受泰晤士高等教育的书面采访中称,自Covid-19暴发以来,这些活动已延伸到包括寻找疫苗和治疗方法等领域。

在谈到新冠病毒科学时,德默斯说:“尽管其商业价值很重要,但成为首个开发出治疗方法或疫苗的国家,这一地缘政治意义意味着中国将尝试使用一切工具,包括网络入侵和内幕人士来获取它。 ”

近日,白宫一位顶级顾问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采访时将所谓的中国“偷窃”动机形容得更加直截了当。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经济学和公共政策名誉教授、现任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说:“他们会使用这种疫苗牟利,并以此绑架整个世界。”

美国大学协会(Association for American Universities)政策副会长托宾·史密斯(Tobin Smith)表示,美国的科学家们意识到他们面临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间谍威胁,并很愿意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合作对抗这些威胁。

然而,他说:“试图为当前的病毒大流行寻找指责对象的政客们必须非常谨慎,不能伤害那些正努力寻找治疗方法的一线科学家和大学。”

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研究副校长克里斯托弗·克莱默(Christopher Cramer)说,由过度反应带来的潜在后果现在尤其严重,因为与病毒相关的旅行禁令和实体课堂受限,美国大学今年秋季已经预计面临国际学生的流失。

特朗普政府长期以来将中国视为一个战略威胁,并抓住了Covid-19作为扩大这种担忧的理由。

特朗普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声称,是中国任由该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中流出,并称中国在将事态保密的同时囤积医疗物资以应对暴发,所以应以某种方式被追究责任

美国迄今为止的应对行动包括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削减了此前拨给这所武汉研究机构的约37万美元(30万英镑)新冠病毒相关赠款。美国政府及其在国会中的一些共和党盟友还要求德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解释与这个武汉实验室的研究联系。

此外,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部已经开始向大学传播德默斯提出的要求,让这些机构密切关注近期试图“窃取”Covid-19相关研究成果的可疑行为。

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研究国际科学数据分享的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戈斯汀(Lawrence Gostin)说,这种普遍关注似乎是正确的。

戈斯汀教授说,国际社会目前未能充分共享数据,从而阻碍了疫苗和治疗方法的研发工作。但他补充说,未能分享研究结果并不表示盗窃行为是正当的,而且窃取科学数据也不太可能加速治疗方法的研发。

戈斯汀教授说:“这是恰恰相反的。”他警告说,学术间谍文化正颠覆大学的进程,并有可能导致其他滥用,比如增加美国国内监视行为和对选举的干扰。戈斯汀教授同时还说,美国政府妖魔化中国人的努力也是有害的。

史密斯先生所在的美国大学协会代表了美国和加拿大许多顶尖研究大学,他表示,该组织的成员尚未从联邦调查局那里得到足够详细的信息,无法全面评估美国政府关切中国对新冠病毒研究兴趣这一行动的性质

他说,在防范间谍活动方面,美国大学已在与FBI的合作中逐渐赢得信任,但是如果诸如NIH削减武汉实验室拨款的行为被证明主要是受到政治驱动,那么大学将对此感到担忧。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是美国大学基础研究经费的领头提供方,该机构在新冠病毒暴发期间已经意识到自身处于沉重的政治压力之下。

国立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按预算规模排名第二的中心,其主任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因其对病毒的理解和正确反应一直受到特朗普总统及其政治盟友的批评

关于美国共和党人对资助武汉实验室的抱怨,国立卫生研究院负责研究补助金的最高官员迈克尔·劳尔(Michael Lauer)反应不同寻常。已公布的电子邮件记录显示,劳尔博士急切地要求大学及其他相关研究人员提供有关这项工作的详细信息,而这项工作的目的是为了阻止今后发生类似的病毒大流行。

美国教育部也加入了进来。它指责许多美国大学未能报告与海外合作伙伴之间的财务往来,而其依据是一项鲜为人知的联邦法律的要求,它还导致德克萨斯大学被要求披露与该武汉研究所合作的详细信息。

史密斯先生建议大学应保留对此类行为的判断力,同时等待其背后原因的更多细节。但他补充说:“攻击那些正在一线寻找病毒大流行解决方案的大学、科学家和医疗研究人员,纯粹出于‘谁可能对中国实施更严厉的制裁,谁就能获得政治分数’,将无助于寻找疫苗和新疗法。”

甚至连五角大楼的一位高级战略家也一直在敦促决策者将重点放在提高美国的科学能力上,而不必担心中国为改善其自身能力所做的努力。

美国国防创新部主任迈克尔·布朗(Michael A. Brown)上个月与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共同撰写了一份研究报告,警告称美国在经济和技术领域的“超级大国马拉松”中无法与中国抗衡。

布朗在布鲁金斯论坛上在提及该报告时说,与强大对手进行竞争的“行之有效的策略”是对基础研究进行强有力的投资。他说:“在技术竞赛中,永远都不可能靠防守赢得胜利。”

尽管这种国家层面的考虑可能是长期的,但目前因病毒大流行而加剧的中美紧张关系的后果,对美国的大学来说似乎更为直接。

美国大学目前受益于约100万国际学生,通常他们支付的学费是普通公立大学学费的许多倍。这其中大多数学生(约37万)来自中国,且绝大多数攻读科学相关专业

克莱默教授说,与中国抗衡的其他潜在影响之一,就是美国研究机构可能会失去许多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学生,而这些学生占实验室劳动力的很大一部分。

他说,在许多科学与工程专业的研究生课程中,“国内申请人数不足,无法达到联邦资助研究项目所需的人员数”。

然而,麻烦事远不仅仅是在实验室里。病毒大流行所造成的校园关闭已经使美国大学行政人员恳求特朗普政府减少针对国际学生的签证障碍。

代表着约450个机构负责人的总统高等教育和移民联盟(Presidents’ Alliance on Higher Education and Immigration)本月表示,预计秋季的国际学生入学率将下降25%

美国大学校长们警告称,这将使美国大学损失100亿或更多美元,同时威胁到美国的工作岗位和科研能力,“包括与应对和预防疫病大流行有关的研究”。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本月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与签证有关的障碍极大地阻碍了顶尖外国学生来美国就学。

乔治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Georgetown’s 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于12月发布的另一项研究关注对人工智能至关重要的技术。研究发现,虽然美国从历史上来看很擅长说服科学领域的国际学生毕业后留在该国,但如今移民政策相关障碍正在蚕食这一优势。

在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窃取”可能有助于治疗Covid-19信息的同时,它却一直在退出各种进行共享的官方渠道。除了削减武汉实验室的资金外,美国政府还威胁要终止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助,并放弃可协调Covid-19全球研究工作的努力

德默斯先生并未回应记者要求举出学术环境中实际盗窃案例的请求。取而代之的是,他说,中国从学术和公司实验室“窃取信息”的企图反映出其对Covid-19的理解,即它是目前生物医学研究领域中的“圣杯”。

他写道:“这些行动突显出了中国是如何选择不共同努力抗击这种疾病的……这是让人难过的。”

paul.basken@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Print headline: Universities dragged into Trump’s virus battle with China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Reader's comments (2)

As long as the CCP has it's Thousand Talents program and Confucius Institutes exerting control over Universities and Chinese nationals there will be problems. We've had Ambassadorial 'visit's' used as cover for Chinese espionage in the past, with female 'secretaries' getting 'lost' only to be found inspecting research equipment, some of us know enough manderin to understand their discussion was scientific not esthetic. One spinout was burgled for their trade secrets shortly afterwards, no doubt guided by the in-house embedded party official... Trump may not be anyones favourite, but on this he's not too far from the mark, the CCP is a huge threat and playing their 'game' to keep Chinese students coming with their money is at best short sighted, soon only the CCP's trusted Fuerdai will be the only ones coming, just enough to keep reporting back and studying the latest developments in things such as computer security.
The increasing politicisation of the pandemic is a matter of concern, never mind people suffering a recurrance of a 'Reds under the bed' mentality regarding China. The hot air from self-interested politicians is already obscuring scientific evidence, and it's becoming harder to hear and act upon scientific/medican advice with the clamour from politicians who attempt to usurp or second-guess that advice and peddle 'recommendations' of their own. As for a vaccine, whilst it's nice to be the one who produces the first one (and probably there's a Nobel Prize for Medicine lurking in the wings...), who gives a monkeys as long as a reliable one hits the streets before long?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