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 科学家在应对新冠病毒威胁时固守偏见

这些获奖者认为,为了让政客倾听科学界的声音,科研人员对新冠疫情危险的判读有失偏颇,而这不利于公共辩论

七月 2, 2020
Michael Levitt
Source: Julia Nimke/Lindau Nobel Laureate Meetings
Michael Levitt speaks at the Lindau Nobel Laureate Meeting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一些诺贝尔奖得主认为,科学家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应对”固守偏见“,不敢就这种病毒是否像人们所担心的那样致命以及封锁是否合理等展开真正公开的辩论。

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表示,自2月以来,他因为质疑那些预计疫情将导致高死亡人数的预测而受到同行科学家的一致“责骂”。

通过对封锁程度不一的多个国家进行统计分析,莱维特教授多次公开表示,假设每个人都是易感者,那现在病毒传播速度的减缓比人们预想的早太多了,这表明可能存在某种先天免疫。

他认为,只需要15%的人口被感染,就能获得群体免疫。

他在林道诺贝尔奖得主大会(Lindau Nobel Laureate Meeting)上说:“这些数据传递了非常明确的信息。”该会议是由诺奖得主和青年研究员参与的年度聚会。受新冠病毒的影响,此次会议也转移到了线上。

但他说,在向他人分享研究结果时,“没有人对我说‘让我查一下你的数字’;他们都只说,‘别那么说’。”

莱维特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癌症研究所的Robert W.及Vivian K. Cahill冠名教授。他认为,在危机之初,科学家们就未能一致地提出“它是否呈指数级增长”等基本问题。

在讨论科学在危机中扮演的角色时,他认为“更懂得趋势变化”的物理学家和理论化学家通常比流行病学家更有资格分析疫情大流行,后者“认为自己的工作不是准确地认清事物,而是防控流行病”,这导致他们夸大了疾病的威胁。

“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听从流行病学家的意见,”莱维特教授说,“他们造成了数千亿美元的损失,受苦最重的主要是年青一代。”他补充说,“这会让‘9·11’事件看起来不值一提”。

莱维特教授认为,诸如皇家学会这样的科学机构应当早在2月份就成立一个委员会,召集多个领域的专家,而不是“一两个”声音主导这场辩论。

“相反地,我们却让经济和政治(支配)科学,”他说,“对我来说,最糟糕的反对来自非常、非常著名的科学家,他们非常害怕非科研群体会打破隔离,从而感染他们。”

许多专家反驳了莱维特教授的观点,因为迄今为止,尚无证据表明人类对新冠病毒产生了广泛的免疫力,而且在许多国家实施封锁后,病毒传播速度却有减缓。

不过,莱维特教授并非唯一一个担心科学家在大流行期间隐瞒了不确定因素的诺奖得主。201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萨尔·波尔马特(Saul Perlmutter)说,当“民主共话”不采纳科学家的意见,他们会感觉“受到攻击”,从而“倾向于固守偏见,隐藏所有必要的交流对话”。

身为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Franklin W. 及Karen Weber Dabby冠名物理学教授,波尔马特表示,科学家们感到“害怕”,不知道政界是否会回应他们,因此会“坚持某一时刻特定的科学判读”、“固守偏见直到政界作出反应”。

但1996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免疫学专家彼得·多尔蒂(Peter Doherty)为科学界应对新冠病毒的其他方面进行了辩护。他认为,在寻找治疗方法和疫苗的过程中,科研人员的工作“速度飞快、合作出色”。

这位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说:“事实上,我认为科学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我认为这是普遍的看法。”

david.matthew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陈露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