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需要建立全球伙伴关系的新模式

亚当·哈比卜(Adam Habib)和伊姆拉恩·瓦洛迪亚(Imraan Valodia)表示,国际合作应侧重于塑造机构而非个人

八月 27, 2020
Source: Getty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人类最伟大的经济、社会和技术飞跃历来起源于严重危机时期,例如新冠疫情大流行。危机为变革以及经济和社会的重建提供了动力。在这样的时刻,大学有可能重新配置长期存在的安排与机制。

因此,是否有可能重新配置全球大学系统中一些由来已久但存在问题的方面?在这里,我们想专注于大学在塑造人类未来中角色的两个方面,即教学和国际合作伙伴关系。利用新冠疫情危机,我们思考可以重新配置大学系统的全球体系结构的方式。我们认为现在“本地大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但是为了使其蓬勃发展并促进更好的本地和全球秩序,大学合作伙伴本身的架构需要重新配置。

毫无疑问,新冠疫情将对大学内部的学习方式产生变革性影响。最有力的证明是向在线学习的转变。这个领域已经发展多年,但在疫情影响下得到了极大的加速。

我们几乎所有的国际一流大学都已迅速转向紧急远程在线学习。这些教学程序不是为在线学习而设计的,而是很快进行了重组。我们期望随着各种新技术被应用于教学,这种发展将继续深入。

但是,这是否标志着实体大学的终结?此外,这是否标志着发展中国家领先的大学(比如金山大学或麦克雷雷大学)的终结?毕竟,如果南非和乌干达的精英们可以在线就读哈佛或牛津大学,他们为什么要选择金山或麦克雷雷?

我们不这么认为,有两个原因。首先,在大学里学习不仅仅是简单的指导。学生在课堂以外的学习与在课堂内学习的一样多。大学促进软技能的发展、知识分子的巩固和公民凝聚力的提升。当然,这一切都不会像以前那样发生。相反,我们可能会转向某种形式的混合学习,其中部分学习将在线进行,而其他部分将进行面对面的交互。未来的大学将使这两种学习方式之间实现无缝导航。

其次,正如Covid-19所强调的那样,即使在全球大流行期间,当地环境和知识也很重要。在许多社会中,应对大流行都需要依靠当地科学家的专业知识,他们擅长于了解当地情况。例如,在南非,应对新冠疫情涉及到必须利用我们当地的艾滋病研究社区和了解我们经济挑战的经济学家的专业知识。

新冠疫情还强调需要重新构想高等教育系统的全球机构架构及其伴随的伙伴关系。这是我们金山大学致力于多年的领域。我们为建立非洲研究型大学联盟(African Research Universities Alliance)以及与伦敦大学学院(UCL)和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之间更公平的关系投入了大量资金。

I

如果说这场疫情能说明什么,那就应该是,尽管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全球性的,但当地背景和知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例如,请注意,全球各地如何制定遏制疫情的战略,以及诸如封锁之类的措施如何对全球产生不同的影响。因此,我们需要世界各地的高质量机构和人力资源能力来应对全球挑战及其本地表现。此外,除非发展中国家的机构能够同时在当地环境中进行创新,并且能够从其空间和社会角度为全球问题提出想法和解决方案,否则我们将无法找到有效、持久的解决方案来应对我们的跨国挑战。只要有能力的机构和力量不分布在全球各处,并且无法在不同情况下控制诸如传染病这样的全球性挑战,那么面对下一次危机时,这个世界将依然脆弱。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全球伙伴关系和高等教育的体制架构必须转变为“新常态”的原因。自1980年代以来,我们的全球合作伙伴关系模式并未发生根本变化。它的方法是将奖学金定向给发展中国家的有才华的人,并让他们来到欧洲和北美洲接受高等教育。预设的前提是,这些学生将返回家乡。但是过去几十年的证据是事实并非如此。在发展中国家,这样做的必然结果是本地的教育机构被削弱,人力资源能力正在减弱或根本没有得到充分发展,而且包容性发展也在受到损害。当然,我们当中有些人谈论的是人才循环而不是人才流失,以及汇款对发展中国家的重要性。但是,老实说,我们将认识到这些趋势是微弱的,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伴随人才流失和损害包容性发展的负面制度和结构动力。

我们必须强调,这不仅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对于发达国家来说,这同样是一个问题。困境就在这里。随着发展中国家人力资源能力的下降,我们应对当今时代的结构性挑战的能力也在下降。我们所有的挑战都具有跨国性。气候变化、不平等、公共卫生、社会和政治两极分化,所有这些都会对全球和地方产生影响。新冠疫情大流行就是最生动的例证。我们有机会击败新冠疫情,而且这是唯一的机会,那就是——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机构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都存在,并且能够从源头上应对挑战,无论它出现在哪里。然而,我们的全球合作伙伴关系方法实际上会破坏这一点,即使这并非它的初衷。

我们必须快速表明,我们不主张退缩到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之中。我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我们认为人类精神是共同激荡和探索的脉动(全球化,如果您愿意用这个词话);它同时也可以识别与熟悉特定事物(如果需要一个术语的话,那就是本土化)。这些不是民粹主义和本土主义政党倾向于建议的相互排斥的议程。相反,它们可以是人类生存的补充要素。

那么我们提倡的是一种全球伙伴关系的新方法,这种方法相对于个人而言,更植根于建立制度。在高等教育中,这将需要联合教学计划和分地区奖学金,这将使学生获得科学知识、发展全球意识、得以接触新设备和资金网络,但仍要扎根于发展中国家的机构中,以允许在当地环境中部署知识和技能。这种方法还可以使来自发达国家的学生有机会访问发展中国家,并拥有可以容纳他们的机构环境,以便他们也可以了解所访问的环境,并开发更多普适的技能和知识。

高等教育必须重新构想其教学、合作伙伴关系、机构架构和目标,以便在全球范围内塑造高质量的机构和人才。只有在这样一个公平的改革议程中,无论是在国家内部还是在国家之间,我们都能够应对当今时代的全球挑战,并通过这种方式建设一个更具凝聚力的人类社区,否则,人类将无法生存繁衍下去。

亚当·哈比卜(Adam Habib)系金山大学(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校长,并将于2021年1月出任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主管。伊姆拉恩·瓦洛迪亚(Imraan Valodia)系金山大学商业、法律与管理学院院长。


泰晤士高等教育将于9月2日英国夏令时中午12点发布2021年度世界大学排名。排名结果将在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学术峰会上独家公布,该峰会将探讨全球疫情制造与加速的挑战以及寻找发展变革的新机会。

本文由张万琪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Print headline: We need a new model for global partnerships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