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压力迫使中国女性学者重新考虑生育

与有终身合同的女性相比,持定期合同女性提早或推迟家庭计划的可能性为前者的两倍

十月 9, 2020
Chinese lady holding toy whale
Source: Alamy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一项调查显示,中国高校中持固定期限合同的女性学者改变生育计划的可能性是有终身教职同事的两倍。该研究表明,受限于缺乏对母亲友好的职场实践,中国高等教育体系引入的“不出版就出局”思想愈加严重。

这项由453位女性研究人员填写完成的调查发现,签订不稳定工作合同的被调查者中有69.1%提早或推迟了生育计划,而获长期合同的女性中这一比例为37.1%。

“正处于‘不出版就出局’评估体系产生根本变化的进程中”。仅在15年前,一些中国精英大学才开始实施借鉴于美国的终身教职制,在这个制度下,学者们首先签订定期合同,然后以生产率接受评估。此前,中国的公立大学传统上提供无期限的终身编制。

尽管这一新系统提高了中国大学的引文数量和全球排名,但对女性员工,尤其是希望组建家庭的年轻学者来说,也产生了负面影响。

这项由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分校的李秉勤合著并发表于《高等教育研究》(Studies in Higher Education)上的研究还发现,持固定期限合同的女性在任职期间生育的可能性更小,仅有32.5%的女性选择在此期间生育,而持终身合同的女性中这一比例为41.1%。

持不稳定合同的被访者中有48%的人抱怨称,在她们怀孕后,其所任职的机构并未延长合同或减少工作量,还有37.4%的人表示并不清楚她们的大学是否有支持女性的政策。

一位受访者说,由于她工作的大学奉行“不出版就出局”的做法,因此,没有任何临时女性雇员在合同期间生育。有几位刚刚成为母亲的受访者表示,她们在经历产后抑郁症时“不敢请假”,而另一些受访者则因为“无法应对压力”而选择辞职。

在接受研究人员采访时,已怀孕6个月潇潇(音译)说,其任职的位于上海的大学里没有人与她谈过法定的产假,她也不知道如何申请才不会损害自己的职场前景。另一位受访者小陆(音译)则被团队负责人告知:“做博士后期间,请尽量不要怀孕。”

其他受访者则表示,她们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就选择了生育,因为她们认为招聘人员对尚未生育的已婚女性求职者会有偏见。

沈博士表示,当前的情况是“不公平的”,因为一些中国精英大学采用了西方式的终身教职制,却没有采取相应的劳动保护措施,比如提供更好的育儿假。

她说:“相对而言,西方大学起步较早,可能已经发展了更多对家庭友好的做法,例如引入‘暂停考评时钟’的政策。一些对终身教职制还比较陌生的中国大学,通常缺乏如何降低女性学者工作成本的指导。”

该论文强调了中国女性学者面临的潜在风险,并解释说,她们通常要到30岁中后段才能获得终身教职,此时她们的生育能力可能会下降。

沈博士说:“缺乏对家庭友好的政策可能会加剧学者,特别是女性学者的工作压力。”

joyce.lau@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