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两名女性科学家

法国科学家埃玛纽埃勒·沙尔庞捷(Emmanuelle Charpentier)与美国生物化学家珍妮弗·安妮·道德纳(Jennifer Doudna)是女性科学家诺贝尔奖的首个双赢

十月 7, 2020
Nobel, Oslo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两名女性科学家因为在基因技术方面的发现而被授予诺贝尔化学奖——这是首次有两名女性同时斩获科学界最高殊荣。

柏林马克斯普朗克病原体科学研究所(Max Planck Unit for the Science of Pathogens)主任埃玛纽埃勒·沙尔庞捷(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生物化学、生物物理与结构生物学教授珍妮弗·道德纳(Jennifer Doudna)因 “一种用于基因组编辑的方法”而荣获今年诺贝尔奖的最后一个奖项,因为她们的发现可能会成为“重写生命密码的工具”。

诺贝尔委员会于10月7日宣布该奖项,称赞二人发现的“基因剪刀”,这“将生命科学带入了一个新时代,并将在许多方面为人类带来最大利益”。

委员会解释说:“这项技术对生命科学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且正在为新的癌症疗法做出贡献,并可能使治愈遗传性疾病的梦想成真。”

诺贝尔化学委员会主席克拉斯·古斯塔夫森(Claes Gustafsson)说:“这种遗传工具有巨大力量,足以影响到我们所有人。”他补充说,它“不仅彻底改变了基础科学,还带来了创新农作物,并将助推突破性的新疗法。”

两位教授仅是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第六和第七位女性,这是历史上第一次由两位女性共同获得诺贝尔奖项。

这也是自1964年多萝西·霍奇金(Dorothy Hodgkin)首次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以来,女性首次未与男性获奖者共同分享诺贝尔奖。居里夫人(Marie Curie)是另一位未与男性科学家共同获奖的女性。

法国科学家沙尔庞捷教授曾就读于皮埃尔和玛丽·居里大学(如今是索邦大学的一部分),然后在巴黎的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获得博士学位。基因剪刀的发现源于她对化脓链球菌的研究,这是一种对人类造成了最大伤害的细菌。

这让她发现了此前未知的tracrRNA分子。在2011年,她与出生于夏威夷的生物化学家道德纳教授合作,后者在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获得博士学位。

二人共同努力,成功地在试管中重建了该细菌的基因剪刀,并简化了剪刀的分子成分,使其更易于使用。

诺贝尔委员会称,自从她们2012年发现基因剪刀以来,其应用“呈爆炸式增长”,并为“基础研究中的许多重要发现做出贡献,植物研究人员已经能够培育出能抵抗霉菌、害虫和干旱的农作物”。

委员会称:“在医学领域,新癌症疗法的临床试验工作正在进行中,能够治愈遗传性疾病的梦想也即将实现。”

jack.grove@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