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旅行禁令“阻碍冠状病毒研究”

专家警告政府,将非本国人排除在外可能会关闭获取重要专业知识的大门

三月 19, 2020
Banana skin, pitfall, risk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专家警告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不断升级的旅行禁令可能会阻碍人们获取重要的冠状病毒研究和知识。

在宣布要求海外入境者必须自我隔离两周的新规几天后,两国就对所有非本国居民关闭了边境。

尽管自助隔离的要求得到了广泛支持,但入境禁令违背了专家的建议。禁止旅行的批评者说,比起要解决的问题,这可能会制造更多问题,部分原因是他们阻碍了医疗供应和专业知识的流动,而这可能是至关重要的。

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 Sydney)流行病学教授玛丽-路易丝·麦克劳斯(Mary-Louise McLaws)说,澳大利亚缺乏“大规模灾难性”暴发的经验。

她补充说:“中国有过两次。”“他们从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中学到了知识,并且他们在应对Covid-19上做得绝对出色。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的流行病学和医学专业知识。”

她说,中国政府认识到该国正处于“临界点”,因而逐渐放宽了对通行和商业的限制。“他们在做这件事时非常谨慎,我们需要从中学到经验。”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表示,由于海外游客没有充分自我隔离,旅行限制已经升级。她说:“我们必须结束这个无法承受的风险。”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新的封锁和先前的决定是一致的。他说,澳大利亚80%的新冠病毒患者或是在海外感染该病毒,或是与返境者直接接触造成的。

但是,首席咨询机构澳大利亚卫生保护主要委员会(Australian Health Protection Principal Committee)关于旅行禁令的最新建议是,政府应维持现有的限制。该委员会早些时候曾提倡反对“进一步广泛使用旅行限制”。

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战略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主任彼得·希恩(Peter Sheehan)表示,政府应考虑逐步放宽对含有病毒的国家的旅行禁令,比如中国。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数据,在3月17日,中国记录的新感染病例大约是澳大利亚的一半,英国的十分之一,美国的十分之一,以及意大利的百分之一。

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副校长格兰特·吉尔福德(Grant Guilford)是旅行禁令的公开批评者。他说,旅行禁令是由政治而不是良好的卫生政策驱动的。他说,各国政府渴望树立一种形象,即他们“正在保护焦虑的民众的最大利益”。

吉尔福德教授说,西方国家可以通过了解中国人用来遏制疫情的专业知识、技术和“较为严苛的方法”而受益。

他继续说道:“他们对控制疫情的方式感到自豪。”“每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世界就会学到一些东西。如果我们谦虚地接受知识,我认为他们会很乐意为世界提供帮助。”

阿德恩女士说,新西兰禁令适用于人,而不是用于产品。但是吉尔福德教授说,在政府关闭了对旅客的大门后,也停止了药品和医疗设备的供应,因为运送货物的飞机减少了。

希恩教授说:“我们不应该这样阻碍学习的潮流。中国现在拥有世界上有关这种疾病及其处理方法的最佳知识。”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张万琪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