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开放获取费似乎高得离谱,但很多人会为它买单

多萝西·毕晓普(Dorothy Bishop)说,学者们仍然执着于声望指标,但同行审稿人可能会认为《自然》期刊在牟取暴利

十二月 1, 2020
A pile of $100 dollar bills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11月24日,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宣布计划为其《自然》期刊引入开放获取权限,并将收取高达9500欧元(约75000人民币)的文章处理费用,这一消息在推特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尤其遭到鄙视的是一项名为 “指导性开放获取”的附加试点计划。根据该计划,作者可支付2190欧元以获得同行评审、编辑评估和在《自然》期刊系列合适刊物上发表的推荐意见。

出版商的声明是这样开头的:“我们完全致力于开放研究。”不过,公平地说,这项承诺要经历很长时间才能达成。虽然长期计划是将《自然》转变为完全开放的期刊,但从2021年开始,情形仍将是混杂的。因此,利润丰厚的传统商业模式将继续存在,即读者和图书馆为获得作者免费提供的期刊内容而付费。

施普林格《自然》期刊面临的问题是,包括欧洲研究理事会(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维康信托基金(Wellcome Trust)和英国国家科研与创新署(UK Research and Innovation)等主要机构在内的资助者对这种模式已不满意。在支付了研究费用之后,他们希望研究成果能够立即免费获取;他们越来越多地要求研究人员遵守“S计划”,这意味着只能在开放获取渠道发表文章。

然而出版商不愿意放弃他们的巨额利润。因此,如果图书馆和读者不打算支持这些服务,其他人就必须提供。通常这最终会落在资助人或主持研究的机构一方。

对于许多在一线工作的学者来说,9500欧元似乎高得离谱。这当然大大超过了其他期刊收取的文章处理费,后者往往在1000英镑到3000英镑之间。施普林格·自然出版商认为,《自然》期刊的成本远高于这个数字,因为他们聘用了内部编辑和新闻发言人,而且他们处理的论文远远多于发表的论文。

确实,较高的退稿率给论文带来了声望,一直到研究成果发表。对于资助方来说,9500欧元——通常是研究成本的一小部分——是值得为此付出的代价。然而,我们无法容忍的是研究基金(通常来源于税收)将流向一个据说2019年营收17.2亿欧元、营业利润率超过20%的出版商。除非推行有力的免收政策,否则低收入国家的人员以及那些没有丰厚研究资金的人将无法使用该系统。

我发现了两个替代方案。资方可以简单地设置开放获取资助限额,并告诉那些希望在《自然》期刊上发文的研究人员从他们的研究资金中弥补差额。例如,如果他们不得不放弃带薪实习,或者不得不缩短几周的资助,这可能会使更便宜的开放获取期刊看起来更有吸引力。

另一种选择是研究人员停止向《自然》期刊长期提交论文。人们早就认识到,高影响因子并不能保证期刊的质量,而有些科学领域痴迷于在《自然》、《科学》和《细胞》等“魅力期刊”上发表文章,可以说具有破坏性和误导性。因此,越来越多的研究机构签署了“旧金山研究评估宣言”(San Francisco Declaration on Research Assessment, DORA),该宣言否决了在评估单个研究人员时使用影响因素的做法。但旧习难改,似乎当谈到声望指标时,学术界仍然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那么,这个“指导性开放获取”试点计划怎么办?一个明确的目标是帮助作者降低开放获取出版成本。然而,它有一个计划旨在将更多的论文汇集到现有的施普林格·自然开放期刊《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和《自然通讯》( Nature Communications)中,这些期刊远没有更专业的《自然》研究期刊那么挑剔,而且出版成本也远低于更专业的《自然》。

该计划也不会适用于旗舰期刊《自然》,而是适用于三种特定学科的期刊:《自然-物理》(Nature Physics)、《自然-遗传学》(Nature Genetics)和《自然-方法》(Nature Methods)。您可以向这些期刊提交文章。如果您认为合适,可以选择支付不退款的费用2190欧元,以获取编辑评估和同行评审。如果您的论文适合发表在这些期刊当中,将支付一个额外的开放获取费用——但仍然低于标准开放获取费。

这对于作者来说似乎相当冒险,但是,假如你被告知你的论文只适合《自然通讯》,你会比直接提交《自然通讯》支付更多,即4790欧元而非4380欧元。最坏的情况是,你的论文被拒绝了,你也不会得到任何退款。

出版商的理由是,额外的成本覆盖了“指导性开放获取计划”中涉及的额外编辑工作,但这一解释与另一个计划目的冲突,即减少作者依次提交文章给不同期刊所造成的编辑工作量。

总而言之,我不认为指导性开放获取计划能成功。它太复杂,且似乎会制造利益冲突——出版商通过将大多数论文推荐给较低层次的期刊获得经济利益。

此外,推特上的反应表明,如果审稿人认为期刊从他们的无偿工作中牟取暴利,这一方案可能会导致审稿人哗变。以前也曾有过对出版商的联合抵制,可收效甚微,但直接对同行评议收费是一种新的做法,可能会打破审稿人的守约局面。

多萝西·毕晓普(Dorothy Bishop)系牛津大学发展神经心理学教授。

本文由陈露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

相关文章

Reader's comments (2)

A point which Professor Bishop touches upon in her final sentence but which needs to be developed further is the idea of "paying for peer review". In essence, I am certain authors are not paying for peer review but paying for peer review to be facilitated: peer reviewers rarely receive remuneration for their labour. Instead, they do it either through a sense of duty towards their scientific community or, more cynically, to ingratiate themselves to editors for when they submit to the same journal. Maybe it is time for reviewers to stop working for free for journals which are making vast profits from our peer reviewing?
So yet more open access publications for the richest. The established rate is too high for most and the rate for Nature is exorbitant. Given that authors now do far more of the work than when I started in the days of submitting physical manuscripts, the whole thing is a rip-off. Makes me glad to be in the last stage of my career and almost free of the crazy system that has develop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