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不会削弱中国对国际教育的需求

王艳(Sabrina Wang)说,新冠病毒不会阻止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为子女寻求西方大学教育

十月 31, 2020
Chinese student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当今年年初新冠病毒首次流行时,许多西方评论家迫切地想知道这是否会结束国际教育时代。特别是,这种病毒是否会永久地阻止每年带来价值300亿美元(230亿英镑)学费的学生离开中国?

例如,悉尼大学的社会学家萨尔瓦托·巴博内斯(Salvatore Babones)曾警告澳大利亚大学对中国收入的依赖,此前也在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撰文推测,这种流行病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一个机会使其可以召回学生,并引导他们进入本国大学。

实际情况是,一定程度的创造力帮助西方机构避免了金融灾难。以纽约大学为例,在新的学年里,该校已经将其在美国和阿布扎比的2300名中国本科生和800名研究生转移到了上海的校区。

其它国际大学也建立了针对中国学生的在线或混合课程,一些与新加坡、香港和马来西亚等邻近地区的大学合作,由于一些中国学生更倾向于留在离家近的地区,今年这些大学的入学人数飞跃上涨。

但是,我们真的看到了国际留学市场永久性调整的开始吗?我们有充分的理由不这样认为。

在1978年的一个凌晨3点,美国总统吉米·卡特接到了其国家科学顾问的电话。根据卡特的说法,这位顾问告诉他,中国时任领导人邓小平“坚持要求我现在打电话给你,看看是否允许5000名中国学生来美国学习”。卡特尔回答:“告诉他要送10万学生来。”

中国学生出国留学的开始是在美中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之前。然而,当人们对中国的飞速崛起感到惊讶时,他们常常忽视了国际教育在这一“经济奇迹”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而这是中国政府有预见并有目的地追求的角色。尽管中国最好的大学已成为知识引擎,但西方仍然被视为重要的专业知识来源。

更重要的是,中国仍然无法满足国内对高等教育的需求。根据最新统计,从2017年开始,中国有1亿15至19岁的国人。但是,中国只有大约3000所大学。即使只有50%的年轻人想上大学,每个大学也将达到近17000人:许多大学并没有这样的容纳能力。

该教育体系的压力之一就是高考,高考的困难程度众所周知,它是定量分配国内高等教育资源的一种手段。国内大学的容纳能力也不可能迅速扩大。在现行体制下,国家不鼓励私立大学,因为很难确保它们向学生灌输官方思想。但是,公立大学没有盈利能力,因此他们很难扩大招生人数。

而且,许多国内机构缺乏教育质量。因此,对中国而言,高等国际教育既减轻了国内供给的压力,又为其劳动力市场培养了合格的毕业生。它还使政府能够专注于经济中最富有成效的部门:制造业和技术开发。

家长在这种动态中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国崛起的中产阶级崇拜教育,虽然他们并不总能把握其价值或目的。由于顶级的国内机构只招收精英人才,普通学生只能在中等水平的国内机构(进入这样的大学会使他们在未来感觉较差)和异国(通常排名较高)的海外机构之间进行选择。许多人出于纯粹旅游的原因选择了后者;大多数中国学生主要是想去西方体验新的生活方式并结交新朋友。

换句话说,中国的高等教育已成为满足个人购买需求的另一种奢侈品。在为子女教育积累财富的文化中,父母很乐意为子女的海外梦想提供资金。这似乎不太可能很快改变。

王艳(Sabrina Y. Wang)是一位专注大学测试准备的教育咨询专家。

本文由张万琪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