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罗伯特·德弗里斯(Robert de Vries)和约翰·杰里姆(John Jerrim)说,只有失败者关注优秀的科学,因此“最好”去造假,改变方向并依托裙带关系

1月 20日

因为巨额的投资以及对学术出版的全力支持,中国大学的全球排名大幅上升。但在中国为下一个五年计划做准备之际,乔伊斯·刘(Joyce Lau)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建立一个“中国哈佛”的宏伟目标能否实现

1月 7日

黛比·科顿(Debby Cotton)、伊丽莎白·克里弗(Elizabeth Cleaver)和迪利·冯(Dilly Fung)称,不可避免的术语或低质量研究并不是否定整个学科的理由

12月 2日

尽管有越来越多竞争性奖项出现,但正如某位获奖者所言,“每个学科的年轻学生都曾幻想荣获诺贝尔奖”。目前,成千上万的人涌入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浪潮之中,那么颁奖委员会是否会最终放弃对某一位科学天才的偏执呢?杰克·格鲁夫(Jack Grove)如是说

8月 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