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大流行并不意味着寄宿教育的结束

丽贝卡·布兰克(Rebecca Blank)认为,由于被迫转向线上,大学教学将会发生变化,但面对面的互动仍将具有持久的价值

八月 31, 2020
Students sitting on a lawn
Source: Getty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在这次新冠大流行期间,许多讲师对远程教育的利弊有了更多的了解,许多人对在线教学也更加精通。虽然新冠疫苗的到来将使教职工和学生可以不用戴口罩,或在课桌之间保持两米的情况下回到教室,但这种体验却不可避免地改变了我们的一些教学实践。

首先,要强调的是,我强烈反对那些预测最近广泛使用的在线课程将终结寄宿教育的观点。无论是在正式的教室里,还是在深夜朋友们讨论重要问题时,面对面的学习都有很大的价值。我们不仅仅用嘴交流;我们用整个身体进行交流,当你看到一个完整的人,你就能更好地理解他们在说什么,以及他们对争论的感受。此外,在亲身交流中存在一种自发性,可以产生不同的讨论。实际在一起的群体与通过视频连接的群体的反应是不同的。当我们能看到人的时候,我们能更亲切地了解他们。

有研究清楚地表明,在线教育对于那些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参与一个话题,并且清楚地知道他们想从教育中获得什么的人很有效。这就是为什么在线专业硕士学位效果如此之好。但在纯网络课程的18岁大学生中,学业失败率非常高。当你还在探索自己的选择,还在想弄清楚自己是谁、想做什么时,寄宿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这是因为寄宿远远不止是课堂内容。你会结交新朋友,这些朋友通常来自与你非常不同的成长背景。你会离开父母独立生活,想办法把陌生人变成室友和朋友,通过参与学生领导的组织、社会活动、实习、社区参与或与教职工导师一起参与研究项目等拥有各种各样的课外学习经历。

但是,说寄宿教育将具有持久的价值,并不等于说我们最近对全面在线学习的尝试不会有任何影响力。至少有3种重要的方式将改变大学教学。

首先,教师们学会了新的教学策略,使他们能够利用教育技术提高学习效率。有些地方适宜使用预先录制的讲座,这样教师就可以把宝贵的课堂时间花在与学生更直接的交流上。我认为,未来会有更多的教师选择“翻转课堂”,即希望学生们在课堂上单独听课提前学习大量内容,然后聚在一起进行更积极主动的学习。这可能意味着要一起解决问题,研究材料的应用和含义,或者对所提出的观点进行辩论。

其次,在与学生的互动中,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会更少。大流行让一个预先设定的时间表不那么重要。讲座通常是不同步的,所以学生不必在周二和周四上午11点到下午12点上课。学者的“上班时间”变得更加宽松,可以安排在教职员工和学生都方便的时候。预约咨询也是如此,没有人必须亲自到场。事实上,目前在许多此类会议开展时,教师和学生都位于不同的大陆。

我完全希望师生之间的视频会议能够成为常态。尤其是研究生们,他们告诉我们很高兴不用路上花30分钟来参加一个15分钟的会议。虽然学者们希望非教学时间里免受打扰,但他们将更愿意进行快速对话或用电子邮件交流。在我们学校,教职工反映,近几个月来,他们花了比以往更多的时间与本科生进行一对一的交谈。学生不用在教职员的门外排队。然而,当可视化十分重要时,可能仍然需要面对面的谈话。比如说,当你试图解释如何解决一个技术问题或数学问题,或者观察一个学生解决问题你能知道他们哪里出了错,或者老师可能想拿起铅笔勾勒出另一种解决方法。我们的线上课程技术仍然使这种互动学习更加困难。

第三,人们对远程教育越来越适应,这意味着在线课程和学位的供给将会加速。我预计许多机构将扩大他们的在线学位,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更多的课程将提供混合模式,学生可以选择面对面和在线课程的搭配组合。事实上,我怀疑许多大学会宣传招进来的学生即使不能亲自参加,也可以完成他们的学位。对于年龄较大的成人学习者来说,这种灵活性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但即使对于年纪较小的学生来说,这种灵活性也可以让他们在提高学术水平的同时出国学习、从事实习或承担家庭责任。

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我们所有人面临的挑战是,即使教学模式变得更加多样化,也要确保有效地追求教育使命。我们都知道,无论是在现场还是在网上,老师都有可能教得不好。监测这些不同形式的教学质量将非常重要。我们需要确保讲师拥有开发高质量数字内容所需的技能和工具。

我最后有一点警告。一些人认为,更多地使用在线工具将会降低高等教育的成本。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认为这是真的,至少对关心学习质量的机构来说是这样。教师们将花费同样多,甚至更多的时间来准备在这个新世界里教书。我们知道,学生通过听来吸收内容的大课通常远不如学生与材料互动的课(做习题、写论文、做项目或讨论想法)有效。这需要班级规模适合学生和老师互动。

当我们度过了人身距离管制和分散式学习这段非常奇怪的时间后,我们需要评估一下这段经历教会了我们什么。聪明的教师和优秀的大学将利用这一大流行带来的新技能和改变的思维方式,为学生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

丽贝卡·布兰克(Rebecca Blank)系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校长。

本文由陈露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Print headline: This is not the end of residential education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