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致澳高校损失超过17000名员工”

大学和政府对该部门的损失规模意见不一,而其情况可能在2021年继续恶化

二月 2, 2021
dismissed dismissal fired sacked retrenched retrenchment unemployed unemployment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高校代表机构“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ies Australia,UA)表示,去年的疫情使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机构至少失去了17300名员工,而与2019年相比的收入损失约为18亿澳元(89亿人民币)。

“澳大利亚大学”对39家成员机构的调查显示,新冠疫情对澳大利亚高校就业岗位造成的损失比英国要大得多。根据英国的一份报告,在前7个月的疫情暴发期间,104所英国大学共计报告裁员3000人。

UA的首席执行官卡特里奥娜·杰克逊(Catriona Jackson)表示,与此前预计的2020年收入相比,澳大利亚教育行业遭受了4.9%(即30亿澳元)的重创。今年将是“更具挑战性的”一年,因为这些大学将面临2亿澳元的进一步削减,使其收入比2019年的数字低5.5%。

“我们一直说,大学的收入将面临多年的冲击。在未来的几年内,(累积的)影响将被感受到。没有任何社会部门能再不裁员的情况下吸收这么大幅的收入下滑。”

这个17300人的裁员数字(涵盖了长期雇员、临时员工和不续约的定期合同员工)很可能被低估了。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前注册主任兼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LH马丁学院的名誉研究员特蕾莎· 贾(Teresa Tjia)估计,2020年有多达36000名临时就业的大学职员失业,约占146000名临时工总数的1/4。

杰克逊女士则预测今年的就业形势将进一步紧张。她说:“这些人才的流失对个人来说是毁灭性的,并且对大学社区和澳大利亚的知识储备不利。”

报告的收入损失与去年的估计一致。UA曾在4月预测,高等教育行业在2020年的收入将减少30亿至46亿澳元。

然而,澳大利亚教育部长艾伦·塔吉(Alan Tudge)估计这一损失远低于4.9%。他说,公立大学的国际入学率仅下降了5%,这意味着该行业的收入损失约为1.25%。国际学生学费收入占该行业总收入的1/4。

他对天空新闻说:“各大学的情况可能有所不同,但如果仅下降1.25%,这并不是一场危机。”

但是,澳大利亚创新研究大学联盟(Innovative Research Universities,IRU)表示,由于新入学国际学生人数下降了23%,其会员机构的收入减少了10%至15%。该组织在初步预算的文件中表示,2021年的情况“更加糟糕”,因为成员机构预计第一学期的海外学生比上年同期减少30%至50%。

这份初步预算称,在读学生已经准备好在线完成学业,但是“他们并未被刚入学的新生所继任”,此外,“对那些首次考虑(留学)的人来说,其影响更大”。

“大学通常会在今年年中看到另外80000名高等教育学生入境澳大利亚,但2020年第二学期来了又走了,没有新学生,在线课程的学生减少了。”

IRU希望政府允许“安全且可行的隔离检疫”安排,以便国际学生可以进入澳大利亚。它说:“其他主要的国际教育中心……已对学生开放通行。”

“ 新冠的低感染风险似乎对澳大利亚有利,但是……对许多学生来说,赴美国或英国求学并不会比待在自己的祖国有更大风险。”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

Reader's comments (1)

Some predictions state that the Australian borders might remain closed until 2022, meaning that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ouldn’t be able to return to their current institution or enroll to study abroad (in-person). The current percentage of revenue loss has cost the institutions between 11 and 24% of their workforce. Onc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re allowed to return, do you think the intuitions will return to normal (i.e., a similar number on staff as before), or will the loss of revenue mean the universities will need to operate with a smaller staff? Some feel that Australia might lose its status as a top spot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due to the de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