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预测:到2030年大多数高等教育将位于亚洲

寇海明(Hamish Coates)呼吁建立跨国认证体系,以在疫情后将该地区团结起来

十二月 24, 2020
Future vision an Asian university network could exploit local expertise
Source: Getty
Future vision an Asian university network could exploit local expertise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尽管许多教育专家已预见未来高等教育将向亚洲倾斜,但清华大学教育学院寇海明教授的预测更进一步。

 “预计到2030年,约有2/3的高等教育将位于距新加坡5小时航行内的地区,这意味着教育整体将更加亚洲化。” 寇海明教授对泰晤士高等教育表示: “不仅是学生,大多数突出的教职工和大学也将来自该地区。”

从理论上讲,距新加坡航行5小时内的地区将覆盖整个东亚和东南亚。如果稍加延展,它还将包括北京和东京,这两个城市与新加坡相距6个多小时。

目前亚洲已经是6所全球排名Top 50大学的所在地,而有全世界最多人口的中国拥有规模最庞大的高等教育部门。日本是亚洲地区教育的传统领导者,现在又加入了“亚洲四虎”——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这些国家和地区在1980和1990年代经历了快速发展。

诸如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泰国和马来西亚这样的大型新兴经济体正在进步。

寇海明教授建议,可以将这些历史上零散的地区团结起来,就像欧盟在高等教育领域所做的那样。他说:“亚洲应领导建立一套符合地区性的跨国认证安排,向欧洲学习并充分利用当代平台、指标和专业知识。”

他的愿景是,每个国家和地区自主管理内部的院校,但可以在此之上建立一个区域性的“监管和质量管理”体系。

东亚和东南亚的另一个优势是受新冠疫情传播和经济冲击的影响有限。“亚洲地区很好地应对了这一流行病,为其提供了发展优势。” 寇海明教授说:“这加速了已经在进行的转变。”

上个月,寇海明教授与合著者为英国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Higher Education Policy Institute)撰写的论文警告西方机构,必须制定“早该进行的变革”,才能保持竞争力。

这篇论文称:“西方大学习惯了几十年的国际学生需求增长,使这些院校在平静时期不断提高自己的定价。”

然而,后疫情时代的世界将带来学费下降的压力,而“传统的出口市场将需要更多政府支持,(并且)减少对外国学生补贴的过度依赖,提供更清晰的教育投资回报”。

这篇论文还列出了可能使亚洲学生选择离家更近留学目的地的几个因素:“具有韧性的亚洲经济和教育对(亚洲)学生而言非常有吸引力,其中许多人更喜欢当地的文化和就业网络,而且在无论如何都要花大量时间在线学习的情况下,更愿意将可用资金转移到其他机会上。”

joyce.lau@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Print headline: Most HE ‘will be Asian’ by 2030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Register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