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国际学生因全球疫情陷入“严重贫困”

前后对比调查表明,澳大利亚国际学生所遭受的困难远高于本地学生

八月 10, 2020
poverty poor penniless skint no money broke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一份最新报告显示,面对澳大利亚两个最大城市的昂贵住宿费,新冠疫情让许多国际学生的财务情况雪上加霜。

针对新冠疫情流行前和当下的对比调查表明,这场危机使身处悉尼和墨尔本的许多海外学生更孤独、更饥饿且陷入日渐挣扎的生活。

这项由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城市研究教授艾伦·莫里斯(Alan Morris)负责的研究发现,自3月份实行封锁抗疫以来,那些为了应对“不稳定”住房和经济状况而苦苦挣扎的国际学生比例已大大增加。

 “一些国际学生得到了来自家庭或奖学金的支持,而其他人则努力控制支出。” 他说:“但是,私人租赁市场所服务的很大一部分学生在挣扎,疫情使情况加速恶化。”

“有相当大比例(3/5)的受访者报告说,在抗疫封锁后他们失去有偿工作,而仅有15%的人报告称找到了新工作。有迹象表明,全球疫情对国际学生的就业和收入影响远远大于其他类别的工作人群。”

这项由3所大学研究人员开展的调查基于前后对比结果,包括去年末7000份调查问卷的回答,以及今年7月对800位原始受访者进行的后续调查。

首次调查显示,即便在疫情暴发前,就已经有许多学生面临着严峻问题,比如超过1/3的受访者经常为支付房租费用而烦恼,而超过1/5的人会通过节食来省出房租。

有1/4的受访者与至少一位并非伴侣的室友共享卧室,其中11%的受访者有两位以上室友。超过200名受访者表示他们被迫“轮宿”,实际上是轮流制,由不同的人在不同时间使用床。尽管情况已匮乏至此,有1/6的受访者甚至担心自己可能会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

如今,他们的情况愈加恶化——第二轮调查表明国际学生遭受了“严峻的”失业。

自全球疫情大流行以来,受访者平均损失了23%的收入。有1/5的人为省钱而选择搬家,1/3的人经常不吃饭,而超过一半的人经常为房租担心。

虽然疫情期间有暂停驱逐房客的新规出台,但仍有8%的受访者称面临被房东驱赶的威胁。

约有一半受访者试图协商减少租金,大多没有成功,但也有近1/3的受访者成功减少或延迟交付房租。

学生们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朋友和家人的帮助,而将近半数学生向所在大学或学院寻求帮助。大学提供的支持包括减少或免除学费,和提供紧急住宿、困难补助和咨询服务。

然而,仍有44%的学生担心无法支付学费,且有58%的学生表示经济压力正阻碍他们的学业。超过1/3的受访者说,他们可能不得不在毕业前就离开澳大利亚。

莫里斯教授说,当各国边境最终重新开放时,这些调查结果对澳大利亚的教育声誉并无益处。有一半受访者表示,基于个人经历,他们不太可能会向其他人推荐澳大利亚作为未来留学目的地。只有1/4的受访者表示对澳大利亚在危机期间对国际学生的支持感到满意。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