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全球学生流动受“巨大打击”将持续多年

顶尖全球化学者警告,西方大学将不得不“寻找”稀缺的海外学生

三月 26, 2020
Source: Getty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一名顶尖全球高等教育学者预测,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后,国际学生的流动性将需要至少5年时间才能恢复正常水平;而在此期间,东亚将成为区域中心。

牛津大学高等教育中心主任西蒙·马金森(Simon Marginson)表示,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发展中国家将首当其冲地受到冠状病毒引起的衰退影响,而“全球暂时萎缩的中产阶级”将对国际学生流向西方大学产生重大的连锁反应。

在倡导团体“英国大学”(Universities UK)举办的国际高等教育论坛上,马金森教授说:“国际教育的总体状况是,它将会遭受巨大的打击。我认为,从全球教育人口数量来看,我们至少着眼于一个5年的恢复期。”

他补充说,国际教育将成为“买方市场”,大学将“在未来几年寻找稀缺的国际学生”。

同时,他在一次关于国际高等教育的风险和声誉挑战的小组讨论中说,卫生安全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家庭和学生决定教育选择的主要因素”。

然而,马金森教授说,东亚在医学上和提供面对面教学的能力方面,很可能比其他地区更快地从冠状病毒中恢复。

他认为,这将导致东亚的国际流动学生“比其他地区更早地走出来”,中国、韩国和日本等国家将成为“比过去更大的区域教育提供者”。

“我们现在将看到,部分(学生)流量将从北美、西欧、英国和澳大利亚,转而进入其他东亚国家。这种影响可能是永久性的,”马金森教授说。

“如果各国希望更快地在国际教育中恢复主要角色,那么政府以提升行业、资助一些学生流动的形式提供援助将变得非常重要。”

马金森教授还谈到了大学向在线教育的转变,并说北半球的大学“正在展望以网络为主或完全线上进行的新学年”。

他表示:“实际上,我们不会在9月份看到面对面教学的回归。”他补充道,虽然从长期来看,网络教育不会取代面对面的教学,因为“从长期来看,由于成本原因,一些机构只能提供在线服务”。

他说,在线学习“需要被视为一种完全不同的产品,不同的教育体验…因此,它需要一个单独的定价结构”。

诺丁汉大学(University of Nottingham)校长兼主席希勒·韦斯特(Shearer West)也在活动上发言。他表示,随着全球高等教育的发展,海外校园模式在过去几年中“开始显得有些老旧和过时”,但她所在大学在境外的校址在当前危机中一直是“资产财富”。

韦斯特教授说,今年1月,该校在中国宁波校区关闭时,该校开发了在线学习设施,此后,该校得以在英国校园中重新使用,而宁波的一家医院则“与诺丁汉大学医院信托分享其学习到的内容。”

她说:“我们可能正转向新的反乌托邦黑暗时代,但我认为,全球的流畅性和全球联系在未来将更加重要,尤其是在国际研究合作领域。”

“全球高等教育目前面临快速被淘汰的危险,但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富有想象力,考虑为后新冠病毒一代重塑什么样的教育。”

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校长史蒂夫·史密斯爵士(Sir Steve Smith)表示,英国大学行业现在“正处在悬崖边缘,望向一个非常严峻的金融低谷”,而且“我们不确定底部在哪里”。

他补充说,大学需要“大规模和协调的努力,以确保一切回归正常时,我们能够迅速恢复”,特别是因为高等教育部门将“在帮助我们的城镇和城市恢复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他补充说:“该部门应对当前危机的方式将进一步让大学融入其社区,表明它们确实是各自地区的支柱机构。”

ellie.bothwell@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张万琪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Print headline: Student mobility to take ‘massive hit’

相关文章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