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大学入学渠道与入学率方面与西方国家呈分庭抗礼之势

中国如今对西方国家的稳固地位形成挑战

June 19, 2019
Source: Getty
Quiet strength ‘over the next 10 years, the participation rate will grow even if the total enrolment rate stays the same’

有评论称,中国如今在满足国民高等教育需求方面的表现与西方国家旗鼓相当

由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研究者所做的分析显示,中国高等教育入学率已经可以与欧洲和北美国家相媲美。

这篇文章引用的统计数据令人吃惊——过去20年里,中学的大学数量增加了两倍,注册人数增加了9倍,科学论文数量增加了14倍——中国高等教育体系蓬勃发展、迅猛增长,海外观察家对此已经司空见惯了。

而一些不大为人所熟知的数据则表明,在西方大学体系通常用来衡量自身进步的测量结果上,中国现在也处于领先地位。

该论文中所报告的一项关于性别平衡的数据令人印象深刻。根据最新统计数据,在中国,女性学者和学生的比例分别为49%和53%,而在英国,这两项数据分别为46%和57%。尽管在2016年中国的正教授中女性只占到31%,这一数据也只是略低于美国的32%。

这一发表在《Change》期刊上的论文称,在本科生中,中国的55个少数民族(占全国总人口的9%)学生占9%。相比较而言,在澳大利亚,原住民虽然占总人口的3.3%,但是拥有本科学历的人数只占全国的1.7%。

论文还称,2017年,在18至22岁这一年龄段人口当中,有46%的人接受高等教育。而在2007年、1997年和1978年,该比例分别只有26%、8%和2%。

澳大利亚正接近最近宣布放弃的40%大学入学率这一目标,而最近的数据显示,英国和美国的大学入学率分别为50%和41%,高于10年前的43%和39%。

该论文的第一作者钟周说,这些数据相互之间可能无法进行比较,因为每个国家在计算入学率时,采取的划分年龄段和教育等级的方式不同。

中国采用的是《国际教育标准分类法》中的5至8等级,下至短期课程项目,上至博士生项目,无所不包。钟博士称,主要群体是本科生,“但是这个趋势还是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她说,中国的大学入学率远远没到下降的时候,而是会继续上升。因为大学适龄人口正在减少——这是刚废弃的计划生育政策所带来的结果。“在未来10年里,即使总体入学率保持不变,毛入学率也会上升”。

钟博士称,虽然中国的高等教育可能采用各种称意的方式模仿西方国家,但同时也引进了一条有害的做法:为了完成超额的工作,提倡“996”工作制,即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一周工作6天。

她说,虽然“996”这个说法是借用于中国信息技术领域,可由于学校排名、发表学术成果“新管理”目标、引用和影响因子等因素的影响,学术界也开始采取这种做法。“可以说我们是从西方国家引进这种模式的,并在国内将其发扬光大。”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后记

Print headline: China ‘matching West’ on participation measures

登录 或者 注册 以便阅读全文。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Reader's comments (1)

Both Mao's Red China and Stalin's Red Russia switched from monopoly socialist mode of production and party education to a mixed mode incorporating elements of privately owned capitalist production and STEM education. But after a few years of experience with the mixed mode it is clear the result differs in the two formerly totalitarian states. No one doubts China far outranks Russia in recovering from the stagnation of state socialism. It is tempting to give some credit to the Chinese leaders who appear to be much less committed to Marxist ideology then the Russian leaders and remain open to elements of capitalist production.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

Recent controversy over the future directions of both Stanford and Melbourne university presses have raised questions about the role of in-house publishing arms in a world of commercialisation, impact agendas, alternative facts – and ever-diminishing monograph sales. Anna McKie reports

3 Octo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