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学排名将可去可从?

邓肯·罗斯(Duncan Ross)写道,将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纳入世界大学排名、更新引用标准将确保我们的数据尽可能相关和准确

September 12, 2019
Globes
Source: Getty

Browse the full results of the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20


我们的2020年度世界大学排名将再次成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排名。无论是从参与排名的大学数量(仅略低于1400所)还是从所代表的国家数量(文莱、马耳他、越南、古巴和黑山的大学首次进入榜单)来看,情况都是如此。

和去年一样,世界大学排名所采取的基本方法没有改变。我们报告的五大领域保持不变:教学环境、研究环境、引文影响力、行业收入和国际展望。该排名保持了我们旗舰排名的地位,重点关注全球研究密集型大学。

我们的数据团队投入大量精力与大学确认数据,以及对照以前的数据和其他来源检查数据,往往不为外部所知。

“我们一如既往地与爱思唯尔合作,努力确保论文、期刊文章、文章评论、会议论文、书籍和书籍章节正确地归入各所大学。这些步骤,再加上世界各地正在产生越来越多的研究成果,意味着达到我们的1000篇论文的准入门槛的大学数量将越来越多。这个数字很可能在未来几年继续增长。

爱思唯尔继续管理我们用于文献计量的Scopus数据集。这有助于更好地匹配大学与其研究成果的关系,并增加了暂停期刊的列表——即我们的计算中不再包含这些期刊。暂停期刊数量的增加导致一些大学的研究成果数量低于我们的入选门槛,但我们认为,在进行评估时,必须同时反映出版物的质量和数量。

Brunei

除此之外,我们承诺不断提高数据质量,我们是唯一一个由外部独立的专业组织对我们的排行榜进行验证的排名系统。普华永道的团队再次与我们合作,确保我们的结果的可靠性。

但是,我们尽管在创建旗舰排名产品——世界大学排名方面没有什么变化,可是我们在排名组合的其他方面进行了重大调整。”

大学影响力排名

今年,泰晤士高等教育的一个重大变革是,在4月份推出了极具创新性的大学影响力排名。该排名利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即人类如何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可持续发展的世界的一系列愿景——作为一个框架,以探索大学在社会中起到的更广泛作用。

Wave made of plastic

550余所大学同意参与大学影响力排名——我们从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中选取了11个。

除了衡量大学如何通过研究、拓展和管理对社会产生直接影响外,我们希望这一新方法能够激励大学努力增强可持续发展,努力做到最好。有一些振奋人心的迹象表明,这种现象可能已经出现。

影响力排名的设计与我们的世界大学排名以及一系列以教学为重点的排名有很大不同。我们要求大学提供行为证据以及原始数据,这为我们提供了大学内部最佳实践的丰富范例。

明年,我们将扩大排名,将所有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包括在内,并引入额外的措施来审视教学在支持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的作用。

教学排名

我们的教学排名依然很成功,如今已覆盖19个国家共计1400多所大学。

这些排名的一个核心要素是倾听学生的心声,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在欧洲,我们接触到的学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超过12万名学生回答了我们的欧洲学生调查问卷。此外,我们根据日本大学排名的经验,并使用伊拉斯莫计划中的数据,纳入了留学生流动性这一指标。今年的日本大学排名首次包括各类国际交流项目的学生人数,以及第二次纳入非日语教授的课程数量。

同时,在美国,我们兴致勃勃地听取了关于学生贷款的辩论,并调整了我们对大学产出成果的衡量标准,以反映学生在大学期间累积的贷款中位数。

未来的变化

我们对世界大学排名未来发展的计划,包括新方法的推出,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有所发展,我们将在本周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举行的世界学术峰会上发布一个坚实的框架,与感兴趣的大学进行磋商。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将听取利益相关方的意见,并计划于2020年9月在多伦多大学举行的世界学术峰会上揭晓最终版本的新方法。数据收集将于今年秋季开始,新版排名将于2021年下半年发布。

自去年开始讨论以来,我们收到了许多积极的反馈,我们继续欢迎各方对我们所采用的方法本身和排名的呈现方式提出意见。”

Bitcoins

“很明显,我们希望尽可能减少数据收集流程的变更次数。我们还意识到,大学可能存在一种倾向,希望排名朝着最能反映自身特定优势的方向发展。

那么一年以来我们的想法进展如何?

我们已经宣布,我们正在探索未来可能采用的改进的文献计量方法。引文这一指标占排名的比重为30%,目前来源于所谓的科研引文影响力FWCI的“雪球指标”。这一衡量标准是许多顶尖大学和行业通力合作的结果,旨在比较不同发表规律的研究领域的引用绩效。

虽然它很有效,但多年来我们对它的使用方式做了一些调整:首先是考虑到论文语言的差异;其次是应对合著论文的挑战(即所谓的千人合著论文)。可是这两种改变结果都不理想,所以我们在寻找其他方式。

我们现在正在考虑使用相同的基数来计算论文的学科加权引文影响力,但是在计算一所大学的论文分数时,我们将采取第75百分位数上的分数,而不是取平均值。我们不能取中位数,因为中位数通常为零。

我们相信,这一做法将有助于我们对引文影响力有更为一致的理解,并将减少因单篇文章具有极高的引用影响力而出现的一些边缘效应。

Globe sculpture

我们还探索了其他基于引文的指标,这些指标从我们在影响力排名中使用的一系列更广泛的测量方法中得到体现,包括论文在排名前10%的出版物中所占的比例和下载次数。其中,我认为,将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出版物的比例作为候选指标这一做法是合理的;如果说科研引文影响力考察的是一所大学的典型论文,那么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出版物这一指标考察的就是表现最抢眼的论文。

影响力排名文献计量学的另一个有趣特征是,它们使用关键词搜索来定义出版领域。这跨越了传统的、层次分明的学科定义,并进一步强调了跨学科研究的重要性。鉴于全世界对可持续性的高度关注,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将它纳入世界大学排名,以此来理解研究型大学是如何为世界大学排名中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做出贡献的。

您对改进世界大学排名有何想法?请发送建议和问题至profileranking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邓肯·罗斯是泰晤士高等教育首席数据官

登录 或者 注册 以便阅读全文。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

Recent controversy over the future directions of both Stanford and Melbourne university presses have raised questions about the role of in-house publishing arms in a world of commercialisation, impact agendas, alternative facts – and ever-diminishing monograph sales. Anna McKie reports

3 Octo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