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同流合污”玷污全球化名誉

一位教授说,大学未能捍卫其参与国际社会活动的正当权利,因而被卷入公众反全球化的泥沼中。

十一月 1, 2019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一位教授称,大学进行的国际外联活动受到了民粹主义的攻击,因而让自身陷入了反全球化的泥沼中。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政治学家约翰·胡齐克 (John Hudzik) 表示,有人宣称大学忙于参与国际社会活动,从而忽略了当地社会,大学却未能充分质疑这种说法。

他说,这将大学卷入普通民众对全球化的认识中,即认为全球化是对民生的威胁。

胡齐克教授表示,大学未能强调突出其国际化活动(国际外联、与外国合作伙伴进行合作、招聘外国教职员和学生)与全球化之间的区别。部分人认为,全球化就是“一群国外的坏人对我们做坏事”。

胡齐克教授告诉《泰晤士高等教育》: “(两个概念)确有混为一谈的危险。(这)意味着鉴于所有正当理由,公众对高等教育机构参与国际参与的支持逐渐减少。”

密歇根州立大学负责全球参与和战略项目的前副校长胡奇克教授表示,国际参与,与基础研究一样,可能会产生意外收获。研究人员在国外所做的研究可能应用到国内,反之亦然。

他说:“这不是零和游戏。你必须有接触到那些全球性想法、创新和人才的途径。”

在澳大利亚和美国,进行国际参与的大学都受到了攻击。卧龙岗大学政治学家格雷格·梅勒伊什(Greg Melleuish) 在针对民族认同向议会提交的调查报告中警告说,澳大利亚的大学“认为自己本身就……具有国际性质,没有履行其对澳大利亚人民的国家责任”。

梅勒伊什博士写道:“澳大利亚各大学的建立是为了国家利益。但是,他们在忠诚度方面,主要将自己视为国际化院校。(因为)他们想提高国际排名,并尽可能多地吸引外国学生。“

“后果之一…就是澳大利亚学术界对促进澳大利亚相关事物研究越来越不感兴趣。实际上,如果有人将研究重点放在澳大利亚上,那么对他尤其不利,尤其是在人文和社会科学方面。”

胡齐克教授对梅勒伊什博士的观点深有同感。他说:“当你轻率地努力提高自己的全球排名时,你是在按照那些标准行事,而不是(解决)那些对你的社区很重要的(问题)。这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同行评审的研究,而是我们也需要评审同行的研究。”

john.ross@timeshighereducation.com

后记

Print headline: Universities are ‘failing to defend global outreach’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read this article.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Overseas branch campuses have mushroomed in the past two decades, but with the risks larger than initially assumed and the returns less certain, stories of abandoned ventures have begun to mount. Ellie Bothwell asks whether the model still has a future 

6月 20日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