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更多国际学生进入美国将是双赢之举

肯特·德弗罗(Kent Devereaux)表示,签证改革将抵消国内入学人数的下降、传播美国价值并为学生提供想要的教育

五月 11, 2021
An aeroplane flies over American skyscrapers
Source: iStock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像许多美国高等教育界的领导者一样,我对拜登政府最近宣布的消息感到欣慰。拜登政府近日表示,美国将从8月1日开始重新接纳来自巴西、中国、印度、伊朗、南非、英国和欧洲申根地区的学生。

这是个好消息,既是重新开放国界的第一步,又是一个可以就国际学生对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重要性进行更广泛讨论的机会。

尽管如此,目前每年在美国学习的100万国际学生仍面临许多后勤方面的障碍。最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如何能尽快恢复其签证签发的运行。高等教育机构可以通过发放I-20表格来完成自己的工作,但如果美国使领馆在全球范围内仍然关闭,学生将无法获得F-1签证,招生人员的努力将付诸东流 。

令物流复杂性进一步增加的事实是,许多国家被排除在“国家利益豁免清单”之外。像我们这样的机构,有来自韩国、日本和越南等国的国际学生,可能必须在短期内转移招生重点。来自被排除国家的一些学生会同意推迟他们的开学日期,而另一些学生可能会在今年秋天在线上开启学业,因为国土安全部最近的公告更灵活、使这种方式更容易。但是其他人可能会选择去其他国家学习。

但这仍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即认识到国际学生在美国高等教育中长期扮演的重要角色,并把握他们可能将扮演的更大角色。

国际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报告称,国际学生目前占美国高等教育学生总人数的5.5%;而根据美国商务部汇编的数据,2018年(可获得数据的最近一年)国际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450亿美元。

此外,即使在华盛顿经历了4年的泼酸事件和仇外心理后,美国仍是全世界学生的最佳学习选择。因此,不夸张地说,国际学生每年可以轻松地贡献1000亿美元,或在未来10年为美国经济贡献1万亿美元。

考虑到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这是更值得注意的重要细节。正如即将确认的最新人口普查结果所显示的那样(而且西部州际高等教育委员会已预测),出生率下降意味着2025年至2037年高中毕业的人数将下降近11%。除非招募更多国际学生,否则这种“出生短缺”必将在高等教育系统中造成过剩的能力。


THE Campus spotlight: How online teaching can drive the internationalis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采取这种补救措施将是双赢的。美国提供产品——美国大学学位——而对该产品的需求正不断增长。这个行业不需要我们向海外输送工作岗位或扰乱全国的小社区。实际上,高等教育是美国为数不多的能找到薪水可观、福利丰厚的工作的就业部门之一。

此外,我们不应仅仅因为国际学生在学习期间为国家提供的收入而对其进行“估价”。我们还应重视他们从长远来看可以为新发现、创新和经济增长做出贡献的潜力。

我们北方的邻居已经抓住这个机会,为国际学生提供相当于“绿卡”的签证安排,让他们在毕业后继续工作。近年来,英国、澳大利亚甚至中国也提供了研究后工作机会,从而带来了国际学生申请的急剧增加的回报。我们身处一个为了国际学生激烈竞争的市场,获胜者将获得巨大经济优势。

但优点不仅在于经济。我们高等教育系统的最大优势是它强调的美国价值体系,包括思想的公开交流、批判性探究和言论自由。来到美国接受教育的国际学生将这些价值观带回自己的国家,从而使世界更加美好。

因此,如果拜登政府真的想“更好地重建”,它必须尽其所能确保国际招生不仅能恢复到以前的水平,而是远超过以前的水平。否则,这将让美国丧失巨大的机会。

肯特·德弗罗(Kent Devereaux)系位于巴尔的摩的古彻学院(Goucher College)院长。

本文由Liu Jing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请先注册再继续

为何要注册?

  •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十分便捷
  • 注册成功后,您每月可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订阅我们的邮件
注册
Please Login or 注册 to read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