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翻译可能会改变国际学生的教学方式

保罗·斯台普顿(Paul Stapleton) ,学者应该考虑自己是否愿意给那些几乎不懂英语、提交谷歌翻译版作业的学生打高分

August 27, 2019
lecture with headsets
Source: Getty

“任何使用过早期谷歌翻译的人,无疑都会回想起它经常生成的令人沮丧的——即使有时很有趣的——胡言乱语。然而,谷歌翻译最近对英语的译入译出方法进行了重大改进,可能会在学术界产生深远影响。

新的神经网络方法采用基于大量人工翻译文本的统计概率。该方法效果极好,在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大学里,非英语母语学生甚至可以先用母语写作业,然后提交谷歌翻译的英语版本。机器翻译不断完善,有可能给语言教学带来更广泛的变化。

据英国文化教育协会统计,到2020年,全球会说英语的人口将达到20亿左右,其中英语非母语者占大多数,这得益于将近1200万英语教师的努力。自然,在成为英语教师之前,许多人会参加大学和师范学院开设的语言教学方法和第二语言习得方面的课程。例如,在2014年开展的一项全球研究中,我和邵青发现,全球有200多个“为其他语言者教授英语”的文学硕士课程。然而,如果他们知道,与其浪费时间和金钱学习英语词汇和语法,还不如使用谷歌翻译直截了当的话,那么这些课程的关键要素——即阅读和写作——在他们眼中可能就显得多余了。

有鉴于此,我和同事梁贝基(Becky Leung)在香港的一所小学进行了一项小规模的实验,实验结果发表在《特定用途英语》(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开放获取期刊上。简而言之,该实验过程是,先让一个班的学生用他们的第二语言——英语写一篇作文;接下来,几天后,再让这些学生用母语中文写作同样的话题。在将所有学生的作文数字化后,我们使用谷歌翻译将中文版本作文翻译为英文版本。然后,我们随机将两类英文作文混在一起,并请十几名对实验不知情的英语教师从语法、词汇和可理解性这几个方面给这些作文评分。

结果,老师对谷歌翻译的英文作文的评分高于学生英文作文的得分,这进一步证实了机器翻译的最新进展。此外,在随后的访谈中,大多数英语教师表示,他们并不知道有一半的作文是由机器翻译的。结果似乎表明,谷歌翻译的准确度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可以生成质量相当好的中文到英文的翻译文本,至少是达到11岁孩子的正常英语水平。

我们猜测,翻译版作文得分较高的一个原因是,学生能够用母语表达的更复杂的观点。我们从中找到这样一些例子,即学生用汉语表达了他们以前用英语写的相同观点。然而,谷歌翻译版的作文通常更精妙,语法错误也更少。此外,用母语写作时,认知负荷可能会减少。例如,一名学生用英语写道: “Students will get tired in class.” 而在翻译版本中,则变成了“Students will doze off in class.” 在另一个例子中,一名学生用英语写道:“…use less cost for electric things”,而谷歌由中文翻译过来的版本则是“reduce spending on utilities”。我们推测,这些例子的后一个版本更接近学生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

尽管我们的研究规模很小,并且局限于某个非常特定的年龄组和母语,但它可能对未来有启示。已经有大量研究表明,在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大学里,非英语母语的大学生正在使用谷歌翻译来完成作业;随着谷歌翻译的不断改进,不难预测,这种需求将会增加。

在香港和新加坡等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地方,学生可能仍然觉得,努力提高英语阅读和写作能力是值得的。然而,在中国、日本和韩国等将英语作为外语进行教学的国家,学生的感受可能会有所不同,因为他们常常发现,学习一门与母语相差甚远的外语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事实上,他们不愿学习的可能还不止阅读和写作,因为提供即时口语翻译的新应用程序最近也面世了。

这也不仅仅是提供英语教师培训课程的大专院校才有的顾虑。所有拥有海外学生的英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大学都需要开始认真考虑,这一切对自身的评估手段意味着什么。学校还会要求申请者出示雅思或托福成绩吗?会接受谷歌翻译的文章吗?会接受由电子语音口译员主持的研讨会吗?会让那些看不懂毕业证书内容的人毕业吗?

毫无疑问,答案将部分取决于学生自己的期望——这反过来又将取决于谷歌翻译对跨国公司运作方式的渗透程度。但是,如果未来人类与计算机的合作确实更加紧密,那么自然语言中状态下的人际关系这项技能的市场回报可能会迅速减少。

保罗·斯台普顿系香港教育大学英语教育学系副教授。

后记

Print headline: Fluent in Google

登录 或者 注册 以便阅读全文。

请先注册再进行下一步

获得一个月的无限制地在线阅读网站内容。只需注册并完成您的职业简介.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非常简单。一旦成功注册,您可以每个月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获得编辑推荐文章
  • 率先获得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相关的新闻
  • 获得职位推荐、筛选工作和保存工作搜索结果
  • 参与读者讨论和公布评论
注册

相关文章

Reader's comments (1)

Much better would had been, from a century ago, to teach esperanto. Of course, the reader does not know what esperanto is. Must go to an esperanto group in your community to know.

欢迎反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评论最多

Recent controversy over the future directions of both Stanford and Melbourne university presses have raised questions about the role of in-house publishing arms in a world of commercialisation, impact agendas, alternative facts – and ever-diminishing monograph sales. Anna McKie reports

3 October